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买椟还珠
    铜盆水温微凉,素绸和细麻布的帕子叠放两侧,直到洗完手,何期都没能挑出肥皂的一个不是来。他活动一下手掌,淡淡的龙脑香飘散,倒压过了他身上的香囊味道。手掌上趁伙计去准备东西故意在柜下蹭到的一点灰尘连影子都没了,甚至没有澡豆留下的一点沙沙的油感,清爽润泽,恰到好处。

    “郎君感觉如何?”阿白撤下水盆,问道,“香气、大小以及使用感,请问哪里觉得需要改进吗?郎君不如留下地址与姓名,如果建议被采用,我们铺子会送一份新的试用到府上请您查看。”这是薛瑜刚教给他的顾客体验回访,既然何期不怀好意进来,就得榨干做第一个展示顾客的价值。

    “……没有。”何期上一次被这样仔细询问感觉如何,还是他娘找他试衣服的时候,生怕他觉得不舒服。他唯一能说的就是一两一次价格太贵,但他还是要脸的,拿不出钱岂不是笑话?他有些不自在,抢先道,“你们这盒子,卖不卖?”

    阿白呼吸都急促了些,“一盒肥皂八十八两银,您要挑一个喜欢的盒子吗?”这是客气话,天工坊出手的盒子几乎一模一样。

    “嗯。”何期背着手被阿白引着四处观看,瞧见觉得好的盒子就让他拿下来瞧瞧,在无数个差不多的盒子里,终于挑到一个特殊颜色的。玉色浅浅,衬着釉质和珠光都清浅素淡,配他恬淡文雅的心上人正合适。“就要这个。独一无二。”

    薛瑜扫了一眼,没忍心告诉他那是唯一一个残次品,听伙计说是一个学徒赶工迷糊拿错了他色玉珠。不过价值都一样,顾客这样想也没差,他开心就好。

    “好的,这就给您包起来。里面是龙脑香肥皂,您看要不要换成桂香的?”阿白十分贴心。

    何期:“什么啊。我只要你们的盒子。”

    阿白愣住了,他压根没考虑过这种问题,好在脑筋转得快,“这得我们东家决定,您稍等。”

    薛瑜踱步出来,“肥皂一盒,可以。但单独卖盒子,不行。”开玩笑,她就是要借天工坊的盒子抬高肥皂身价,搞买椟还珠这一套怎么行?

    “王三你做什么?取出来又不费你们劲,钱也不少给,怎么不行?”何期眼见上次落了他脸面的人出来,被羞辱的感觉再次升上心头。虽然他的确觉得肥皂挺好用,但什么朝中宫里在用的说辞,他压根不信,要是朝中在用,那这铺子还能开在西市的角落?用西市的东西,他可不想被人嘲笑。

    “我卖的是肥皂,不是盒子。郎君真想要盒子,去天工坊买吧。”薛瑜伸手吧嗒一声把何期压住的木盒合上,使巧劲拿到手中,“郎君慢走,不送。”

    要是天工坊能买到,他何必在这里纠缠!何期从怀里掏出两锭银子,怒气冲冲扔到柜上,砸出沉重闷响,斜眼看过来,“多的赏你,王三,别不识抬举。”

    “我阿耶可是——”何期卡住,他常常听方大这么说,自己要恐吓,偏偏一点底气也没有。对上对面薛瑜淡淡笑容,他缓了口气,“肥皂就肥皂,赶紧把东西给我。”他还要去找心上人,哪有工夫在这里纠缠?大不了,出门抠掉肥皂扔了。

    “那就请您登记一下,如果肥皂使用有什么问题,我们会随时上门为您查看。”薛瑜看着他应下来,也不说信,也不说不信,倒让何期有些心虚。

    何期看了眼画着竖行的单薄纸张,撇撇嘴:真穷酸。

    “只要盒子?小郎君,我们只要肥皂,你看——”

    “爱买不买。掌柜,一盒肥皂!”

    还没写完地址拿到他的那盒肥皂,何期背后突然一阵骚乱,他刚回头,两只手伸来差点打到他。

    先前还门可罗雀受人耻笑的清颜阁里竟奔进来两个人,还要抢走他的盒子,甚至连试都不打算试,倒显得他小气似的!何期哪见过这阵势,气得蹦起来,“你们干什么!”

    两人笑笑并不理他,越过他站到薛瑜面前,年长些的对着薛瑜施礼,“这位就是王三郎吧?当真年少英才,我乃祠部郎中家管事,听闻清颜阁肥皂之名赶来?。既然我先来一步,这肥皂——”

    “仆乃苏氏门下,与你同时进门,王郎君这里肥皂不少,哪需要抢一个先后?这第一块肥皂,自然是王郎君愿意卖给谁就是谁。”年轻些的那个打断他。这话他自己也不信,要不是为了抢第一个买到成块肥皂的名声好压过那些寒门,他们哪至于这么急?

    薛瑜了然。这两个都是被皇帝宣传来的世家手下,不知为什么非要挣个先后。她状似无奈地叹口气,“这……倒不是我不愿意卖给二位,但这第一块肥皂已经归了何郎君,若真想买,不如二位瞧瞧第二第三块?”

    两个针锋相对的人这才回头去看何期,然而,刚刚还在这里的人早已消失不见。在听他们自报家门时,何期心知这是自家惹不起的人,怕惹火上身再被关祠堂,趁他们没注意接了阿白手里的盒子就走,一刻没停。

    等走到方家大门口,他才呼出一口气。苏家和郎中府上怎么会去西市抢肥皂,甚至连盒子都可以不要?难道王三说的宫中朝中都是真的?要真是这样,那这份礼可真是买对了!

    然而,门房进去许久,也不见方大出来。何期只能绝了鸿雁传书的念头,垂头丧气地回家。刚进家门,就见父亲虎着脸站在门口,“还知道回来?说,去哪里胡闹了?”

    何期背后一紧,拿出肥皂献宝讨好,“儿听说一个新东西,专门买回来让娘试试,我现在送过去?”

    盒子精美非凡,不像是儿子胡乱花钱买回来的东西,何家家主气散了些,“到底去哪了?花了多少钱?你娘给的?”

    一连三问,何期差点就跪下了,一边担心再被关进祠堂,对背后赶过来的娘亲使眼色,一边老老实实将今天的遭遇说了一遍,说到花了一百两,他下意识闭上眼,等待阿耶生气的棍子落下。

    然而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何期睁眼一看,父亲居然在笑?!见他睁眼,何家家主才瞪他一眼,踹了小腿一脚,“滚滚滚,要是以后都像今天这样花钱,阿耶拦都不拦你!”

    他这是……被夸了?何期又惊又喜,怎么也想不通父亲为什么转了性子。正摸不着头脑,就见焦急赶来的娘亲被父亲拦住,打开肥皂盒笑眯眯地给她看,“喏,这东西可比澡豆好,儿子的孝心,去试试看?”要是有旁人在,就能发现父子两个讨好的表情一模一样。

    两人渐行渐远,发呆的何期直到被门房通知有方家的人上门才一拍脑袋。坏了,给心上人的那盒肥皂没了!

    那,再买一盒?

    另一边,正招待客人的薛瑜耳边突然响起一声系统提示:[梁州何期好感度+1。]

    薛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