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堇笙有想过周老可能会问她些什么。

    毕竟现在科班出身还没毕业的学生,的确没几个会看病的。

    这一上午周老让她开了那么多方子,既然认可她的思路,自然也就想多了解些。

    中医又是门看重师承的学科,问问师父的情况也正常。

    只是她没想到周远渡会提起“失传流派”这些……

    倒也不愧是涉世颇深的老者,问话都如此巧妙。

    把这两件事结合在一起,一方面暗示他内心有这种疑虑,另一方面又把主动权拱手相让,即便堇笙不给出真实答案,也不会博了谁的面子。

    ……倒是她该如何回答呢。

    有些失传的东西人们好歹知道它姓甚名谁。

    可“扶源流派”……怕是现代人听都没听过!

    堇笙“上辈子”曾研究过中医各家学说,每本书都详细记载着历代医家学派。

    却根本未曾出现过“扶源”二字的影子。

    更何况她在古代还亲眼见证了师门灭绝的事实……

    如果这时候把她师父的尊姓大名报出来……

    第一,一个失传流派的传人根本无人知晓;

    第二,要真这样说,那岂不类似于有人在大言不惭地显摆——“我的师父是华佗!”一样地滑稽……

    经一番耐心斟酌,堇笙神情自若地回道:“前几年大学暑假,我为图清净一个人去泷城转了一圈儿,中途偶然遇到一位年近百岁的中医大师……她看我好学,所以就教了我些东西。”

    暑假的事他们自然没法考究,一般人谁也不会先想着去叶家调查。

    就算真去……以叶家那群人对她的忽视度,估计也答不上来。

    不过瞎话归瞎话,她这么编也并非毫无依据。

    ——古时候木龙丹唯一的产地在木龙县,正是当今的泷城。

    身后,温暄听她这样一说不由得再次感叹——学霸不亏是学霸!她暑假一放早就全球各地玩儿嗨了,哪还有心思静下心来学习?

    堇笙果然不一样啊,加上一上午看她给患者开方,温暄对她的崇拜更深了。

    周远渡听完年轻人的话,思索两秒问道:“那这位大师,现在还在泷城吗?”

    “已经故去了。”

    堇笙垂下眼帘。

    周远渡心中一梗,不禁唏嘘:“唉,那真是太可惜了!”

    “不过你这诊治思路啊。”

    气氛还没来得及陷入低沉,周老便转开话题:“我以前从师爷收藏的一本史书里见过,倒也不是什么著名的史书,甚至可以说非常冷门……它记载的都是些古代小众郡县的发展衰落。可就是这么本儿史书,里头竟然记载了些中医的东西!你说神不神奇?”

    堇笙心中一亮。

    ——这倒是她没有想到的。

    “其实在小暄的那个方子里,五味子它再好,也不如木龙丹吧?”

    周远渡又露出一脸慈祥的笑容:“那本书里讲到一个名叫 ‘木龙县’的地方,专门生长一种草药,名字就叫 ‘木龙丹’。”

    堇笙微怔,听他继续说:“我师爷也给我讲过这味药,但它早就灭种了……小笙啊,你认识的那位大师也提起过吧?我看小暄那方子里面,你还写了这味药。当然,用五味子去替换,是最精妙的选择了。”

    听他说了这些,堇笙难掩激动道:“那个……周老师,这本书还留着呢吗?若是方便的话,可否借我一览?”

    周远渡:“应该还在师爷的遗物箱里,我回去翻翻。”

    ……太好了!

    如此一来,扶源流派或许并非全无考据。

    ——毕竟木龙县,也算是师父和师爷的出生地了。

    他们曾挖掘出木龙丹的珍贵价值并发扬光大,或许那书里还记载着些别的什么也说不定……

    沉默间,周远渡回味起师爷去世前吐露的只字片语,又联想到堇笙刚才说的泷城老中医,内心忽然敞亮起来——兴许这支身怀绝技的门派它并未失传啊!

    就像旁边这位年轻人一样,世间诸事难以预料,多得是看似普通却卧虎藏龙。

    他长舒一口气,话语如他字迹般苍劲有力:“小笙啊,别看我这一把年纪了,如果真有哪门子失传的手艺,我也想在有生之年,尽一点绵薄之力将它保护并传承下来啊!”

    堇笙着实有被感动到:“周老医术不凡,还有着如此先天下之忧的情怀,今后我一定会向您好好学习的!”

    因为进一步讲,周老日后很可能会成为扶源流派的神助攻啊!

    后面的温暄:???

    之前谁说叶堇笙社交技能为零来着?(她自己)

    就这商业互吹的水平……好家伙。

    几人趁着情绪高涨又聊了几句。

    这时,隔壁的于哲于大夫也终于下了门诊,满脸兴奋地冲进周老诊室。

    跑到堇笙面前:“我想了一上午可终于想起来你是谁了!早上听名字就感觉特别特别耳熟!”

    堇笙一脸懵逼:?

    “你就是那个谁!”于哲眼神发光,咧嘴笑道,“挺有名儿的那个叶氏医馆、叶济勋他女儿!嘿呀!怪不得你开那方子那么有效呐!还颇得周老赏识,不愧是中医世家出身的小孩啊!”

    堇笙:“…………”

    得,这盆冷水泼得也是够及时。

    堇笙无语地回道:“某些中医世家医术传男不传女,所以我的医术高低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请不要误会。”

    于哲一愣:“……啊?”

    “去去去!”周远渡眉头一皱,弹了弹手指示意他出去,并朝他发送了两只白眼,“这看了一上午的病,还把自己给整出问题了不成?不提前搞搞清楚就来瞎说。”

    于哲:“…………”

    -

    后来的一个多星期,堇笙都会去周老的门诊。

    舍友们或许觉得这位学霸勤奋好学,除了上课全勤外,还利用休息时间跟师学习。

    但只有堇笙自己知道——涨功德的滋味有多香!

    周六这天,温暄提议宿舍四姐妹一起去资深猫奴程小渝家玩。

    堇笙刚好空出时间便爽快答应,而白染和小渝却犹豫了……

    她们必然是担心温暄对猫毛过敏,别又像上回似的呼叫120。

    白染虽然相信堇笙的水平,但哮喘发作它也难受啊!温暄这是想的哪出?

    何况堇笙给她开的那个药方她才吃了俩星期。

    人们常认为中医治病慢,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好了?

    最后温大小姐只好使出软磨硬泡的绝活,声称自己见不到元宝就会抑郁,一抑郁就导致肝气郁结,时间久了发展成乳癌,俩人就见不到她了……

    白染和小渝“……”地看向堇笙,最终还是被堇笙说服,犹犹豫豫地上路了。

    车上,堇笙拽来条毯子披在身上——好挡住她的香囊。

    走进医馆,便看到信笺给出的好消息:

    【恭喜神医妙手回春!】

    【功德值共计五千六百八十三,君可积攒,亦可换物。】

    周老的患者是真多啊,这一周三个半天就赚到五千多的功德值!

    堇笙开心得不行。

    不过要是按照与茯苓价值相当的药材去兑换的话,也只能得到十一二种草药。

    这对于一家药铺来说可是远远不够的!更何况像人参、西洋参、灵芝、冬虫夏草那些名贵药材,五千还真兑不到……

    堇笙:“……”

    空有满腔鸿鹄志,怎奈功德不近身……

    但这倒是也难不倒她。

    毕竟顾澄栀的药铺如今惨淡如云,就算现在把几百种药材都集全了,也不见得能翻得起身来。

    有总比没有强,她可以先从简单的药膳类入手。

    信笺也表示:

    【若能以食疗解痛,功德值亦可增长。】

    完美!

    甭管它多少,蚊子腿也是肉!

    堇笙双眼闪烁着爱财的目光,按照信笺给出的选项,精心挑选出十二味草药。

    这样一来,她就一共有十三味药了!药膳妥妥的!

    “堇笙,堇笙?醒醒呀堇笙,咱们到啦……”

    听到舍友们叫她,堇笙一个激灵睁开眼,握紧手里的香囊,小心藏进口袋。

    ……唇角一丝充满希望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收回去。

    程小渝:“我发现堇笙最近特别嗜睡耶,在宿舍的时候也经常睡睡睡。”

    白染:“这你就不懂了吧,人家学霸靠睡眠营养大脑!”

    温暄:“没有哪个神医是不爱睡觉的!从今以后我也不熬夜了!我也要成为堇笙那样的神医!”

    堇笙:“…………”

    程小渝家。

    程父程母热情招待,给宿舍姐妹花端来水果零食。

    然而温大小姐一见到元宝根本顾不上吃了!

    连忙跑去把小猫抱在怀里,左亲亲右亲亲,拿出手机各种自拍,还发了条九宫格朋友圈。

    小猫咪真软萌啊!

    毛茸茸的仿佛能化解一切烦恼,世上怎会有这么可爱的生物呢?

    温暄感觉自己开启了新世界大门。

    旁边几个舍友跟她说话她都听不到了……

    白染边吃水果边担忧地观察她,过去好久发现温暄居然一点事儿都没有,这也太稀奇了!

    她不由得朝堇笙看去,直觉告诉她是堇笙的药方起作用了!

    内心对她的崇拜之情简直快顺着两只大眼冒出来。

    堇笙:“……”

    几人愉快地玩了一整天。

    临走前大家竟发现……温暄躺在地毯上,元宝整个猫屁股坐在她脸上不动,因为生气被她吸得太久、尾巴摔得啪啪响,可温大小姐还一脸很享受的样子……

    程小渝:“…………”

    真是甘拜下风!

    从今往后“资深猫奴”这一美名怕是要拱手让人了!

    ……

    回程路上。

    温暄接到她妈的电话。

    本以为家里有什么事,谁知她妈一开口,百年不得一听的温柔语气让她起了浑身鸡皮疙瘩:“那个,我的宝贝暄啊。”

    温暄:?

    这是打开新世界大门后出现的幻听吗?她妈竟然喊她宝贝啊喂!

    “妈看到你发的朋友圈啦!是只蓝白小英短吧?真好看!”

    说起来温母也是位资深·云铲屎官了,奈何过敏养不了,只能在网上边看照片边给心里挠痒痒。

    她顿了顿,问温暄:“大宝贝儿,你那个朋友是叫堇笙吧?”

    温暄迷茫地嗯了声。

    “害,上次妈那个比拟可能不太恰当啊。”温母笑得有些不好意思,“这中医和古玉还是不一样的……毕竟咱这玉是死的,人是活的啊!那什么,回头没事儿带堇笙来咱家玩玩呗?”

    温暄:“…………”

    她可比任何人都了解她妈,她妈能这么说,那绝对是想找堇笙开方了……

    当然温暄早就有请堇笙去家里做客的计划。

    但她身为女儿被她妈杠了这么多年,这回可终于逮着机会扳她一局了!

    温暄淡定回复:“妈呀,这有句古话讲得好啊——‘医不叩门、师不顺路’,您说为什么古代人都管看病叫做求医呢?求医求医,您总得有个态度嘛……”

    电话那头愣了两秒。

    终于恢复一如既往的语气:“贫嘛贫!地址发来!”

    不就是登门拜访嘛!

    那小孩……

    哦不,那位小神医就是人在火星,为了以后实现养猫儿子的愿望,她飞也要飞过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