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这天周老出诊,堇笙很早来到杏林苑。

    刚进大门就发现一奇景——十几位穿着一样花式服装的患者整整齐齐地排在周老诊室门口,有男有女,年龄基本都在五六十岁左右。

    堇笙脚步一顿,这是公园交谊舞大队的人组团来瞧中医了?

    “哦豁。”刚进来的于哲大夫显然也被这一景儿震撼到了,看到堇笙,又笑眯眯地打招呼,“小叶啊,来挺早!你爸送你来的?”

    堇笙:“……”

    不提她爸会秃头吗?

    “于老师早。”

    堇笙不失礼貌道:“我大四,住宿舍,坐地铁,不需要别人送。并且我需要再向您重申一下,无论是我的生活还是我的医术,都和叶家没有任何关系。”

    于哲愣了愣:“啊?这样啊,可你爸上次还说……”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迎面而来的一位交谊舞队员打断,其嗓门之高亢几乎整个门诊大厅都能听见:“就是这个小姑娘!周老新收的那个小徒弟!”

    排队的患者们脑袋齐刷刷朝这边瞅来。

    堇笙看清她的脸,认出是上回来看哮喘的那位患者王春灵。

    ……所以那支交谊舞大队是她带过来的吗?

    王春灵满脸激动:“我跟你说啊小姑娘,你上回那方子可太神奇了!这才俩星期,我都能碰狗啦!血压竟然也下来了!”

    堇笙顿了下,纠正道:“……啊,您说周老开那的方子啊。”

    “害!你就别跟阿姨谦虚啦!”王春灵摆摆手,“我给周老微信汇报病情的时候,人老人家都跟我说啦!说那个方子啊,大部分都是借鉴了徒弟的思路!你说你年纪轻轻,就成小神医了呢!”

    她转头指了下身后伸长脖子满眼放光的交谊舞大队:“这不,我今天把我的兄弟姐妹团都带来啦!他们有的人对海鲜过敏,还有对花粉酒精芒果花生蟑螂过敏的,哦对!还有想来调血压血糖的,回头你跟你师父,一起给他们好好调调!”

    只见交谊舞大队一路人马齐齐点头,眼里的期待都快如浪潮般翻涌出来了。

    堇笙嘴角抽了抽:“…………”

    “不是,您说啥?”于哲拍拍王春灵的肩,皱眉发出质疑,“啥徒弟师父的?您不懂可别乱讲……”

    王春灵一股子热情突然被他浇灭,十分嫌弃地翻个白眼:“怎么啦!这小姑娘的师父是著名国医大师周远渡呀!什么乱讲不乱讲的,你不服?”

    于哲:?

    他倒也不是不服,就是觉着奇怪。

    周老不是好几年前就不收徒了吗?

    听这患者的意思,周老似乎还借鉴叶家那小孩的开方思路来着?

    ……不会吧?

    他平时就算对周老一口一句“师父”地喊,那也是因为他能(没)说(事)会(犯)道(贫)啊,也不是什么真正的师徒关系……

    这,什么情况?

    于大夫黑人问号脸.jpg

    门诊大厅一群排队的患者听到王春灵的大嗓门后,目光纷纷落在堇笙身上。

    ——这就是她说的那个小神医吗?也太年轻了吧!

    与此同时,来杏林苑出诊的其他老专家和跟诊的学生也陆续进来。

    他们中有人听到王春灵的话,内心活动也非常震惊和复杂。

    ——周老又收徒了?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堇笙只觉得此时此刻,众人的眼睛仿佛聚光灯般凝聚在她一人身上。

    她“……”了两秒,面带微笑地回复王春灵:“您搞错啦,周老不是我师父,我也不是他徒弟,我就是来帮忙敲电脑的。您先过去坐会儿吧,马上开诊了。”

    王春灵听得有些迷糊,不是师父那是什么啊?

    周老那么看重这小姑娘,难道她还能是师父不成?

    堇笙说完就走。

    她倒是解释舒坦了,可身后那些老专家和学生还懵着呢——就算她不是周老的徒弟,周远渡也是出了名的不让学生跟诊啊!

    本来最近他们就发现周老诊室多了个女学生,问周老也没问出个明了的回答来……

    今天又听患者说什么,周老居然还借鉴学生的思路?

    他们简直更疑惑了!

    见于哲来得早,他们便默契地将他围成一圈儿,探头朝他投去盘问的目光。

    于哲尴尬地摇头:“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然而这帮人平时见惯了他对周老师父来师父去地献殷勤,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他。

    “你不知道谁知道啊?我外甥也溪城中医药的,上回说想跟周老抄方,周老直接拒绝了!”

    “是啊于老师,我们也想跟周老学习啊!有一次见您跟那女生说话,所以是您介绍她来的吧?”

    “于老师也帮帮我们呗!和周老、哦不,和 ‘您师父’美言两句呗!”

    于哲:“……”

    他要有这本事还轮得着你们……

    “不是不是!”于哲叹了口气,终于想到逃脱之计,“人家姑娘她爸是叶济勋!哪轮得着我给牵线儿啊?而且听说周老和叶氏医馆还有来往,毕竟他家的颗粒剂那是做得一绝啊!上回周老还去找叶济勋他徒弟抓药了呢……”

    大伙儿一听,啊这么回事,也就灰着脸散去没再继续追问了。

    原来是叶济勋的女儿啊,那可真幸运!

    不仅出身小有名气的中医世家,还有机会跟著名的国医大师学习。

    真羡慕!

    就是不知道水平怎么样,看她也就刚上大学的年纪……

    -

    一上午很快过去,王春灵带来的交谊舞大队轮流看完后,昂首挺胸队伍整齐地离开杏林苑。

    有的患者觉着稀奇,还专门打听了下情况,大队人马纷纷表示——周老门诊有个小姑娘特别神,你去了就知道!

    ……至于怎么神,队员们相视而笑卖了个关子,这让有些患者心里痒痒得狠,连忙掏出手机在网上抢号。

    这边堇笙吃完午饭也准备离开了。

    临走前,周远渡从包里翻出本老旧的书来:“小笙啊,这就是我师爷那本史书,你看看,旧得作者名都磨没了……你拿去看吧。”

    堇笙欣喜地接过书:“谢谢周老师!我去复印一本就还给您。”

    毕竟是周老师爷的遗物,尽快归还双方都比较放心。

    ……

    下午堇笙回学校上完课,又来到溪城市里顾澄栀的药铺。

    这两周她每次给顾澄栀扎完针都会来药铺打扫,虽然为节省资金没有重新装修,但现在看上去也亮堂多了!

    玻璃窗干净得像没有一样。

    堇笙在秘境将兑换完的十几味药材取出实物。

    把中药斗橱的小格子按自己的习惯重新排列完顺序后,分别将草药装在里面。

    好药不愧是好药,闻着都不一样!

    整间药铺都弥漫起淡淡的药香!

    忙活完药斗子,她忽然想起什么,忙跑到马路斜对面的菜鸽驿站取了个大快递回来——这是她前几天为药铺特意定制的牌匾。

    药铺换名需要审核,但牌匾可以先挂上。

    虽说挂牌匾是个体力活儿,可她在古代曾给师父医馆挂过——只不过最后还是靠大师兄的力气挂上去的,她也就图沾个喜气儿。

    当时澜雪那只兔子还在他们脚底下急得不行。

    隔壁古玩店的曾老板取快递回来,抬眼一看——好家伙,这姑娘家家的怎么自己爬上去换牌匾了?也不请个师傅来,牌匾那么沉摔着可咋办!

    他赶紧叫来店里几个年轻小伙子帮忙,没多会儿便将崭新的牌匾挂好了。

    年近五十的曾云沛在这条街做了二十来年生意,瞧这女孩眼生,还以为隔壁的中药铺子终于被转让了:“小姑娘,你以后是这儿的老板了?”

    “差不多。”堇笙掸了掸身上的灰,脸上笑容清澈,“我是顾老板的女儿,替我妈接管药铺,刚才真是谢谢您了!”

    这倒是曾云沛没想到的。

    不过这么一来,是不是就说明以前的顾老板心脏病严重了?所以才让女儿接管的?

    看这孩子年纪不大,听说好像还在念大学,也不知道能不能行啊。

    这药铺开得大不如从前了,还不如提早转让及时止损呢……

    当然曾云沛心里这么想,倒是没有表露出来。

    他抬头欣赏牌匾,嘴里不由得念出声:“玉机堂……”

    酝酿几秒忽然道:“好名字啊!这是 ‘黄帝内经·玉机真藏论’中的那个 ‘玉机’?小老板这名字起得挺有水平。”

    ——明耳人一听就是懂行的。

    堇笙点头:“曾老板也懂中医?”

    倒是这名字不是她起的。

    而是借用了师父以前医馆名的其中两个字。

    “害,略懂皮毛,但我很信中医!”曾老板笑笑,甩了下他飘逸的男士马尾辫,“都是咱华国的精髓啊,我在古玩界闯荡这么些年,其实很多传统文化它都是相通的!”

    堇笙低头瞥见他手指上戴的玉扳指,淡淡一笑道:“和田玉勾云纹,辽金的?”

    闻言,曾老板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一眼准啊这是!

    “小老板这眼力绝了!”

    曾云沛满眼激动:“对了,你这店今天新换了牌匾,那就寓意辞旧迎新、东山再起!我搞古玩的,认识很多书法家,回头给你请副对联儿来。咱就在隔壁,以后多交流啊!”

    堇笙爽快答应。

    其实这些奇珍异宝什么的,她虽是个大夫,但在古代时也没少收藏,师兄师姐们经常送她当礼物,自然也就略懂一些。

    和曾云沛互留联系方式后便告别,堇笙回药铺又精心布置了一番。

    她将昨晚拟好的几张药膳方子画成广告牌,挂在橱窗最显眼的位置,并取出一些药材摆好当展示品,以供路人观看。

    趁着休息的空闲,她本想去秘境看看上午在周老门诊增长的功德值。

    结果拿起信笺却发现一件怪事……

    功德值倒是算清了。

    可她现在什么都没做,功德值怎么一直涨个不停呢?

    堇笙有点懵,拍了拍信笺,而信笺却像故障的机器般没搭理她……

    只显示如下:

    【功德值+31】

    【功德值+36】

    【功德值+33】

    堇笙:???

    好家伙这是开外挂了吗!

    堇笙一高兴没站稳,朝药铺大门的方向踉跄几步,却发现功德值涨得更多了!

    【功德值+83】

    【功德值+86】

    【功德值+88】

    堇笙笑眼弯弯——竟有这等好事!

    大门方向有财星啊!

    人在秘境时现实世界也能操控自如。

    于是她边朝大门方向移动,边查看功德值变化——竟然真的越长越多!

    绝绝子!!!

    直到她迈出药铺,整个人撞在一宽阔的肩膀上,功德值简直快要爆表了!

    堇笙还没来得及收回笑容,就听身后传来一道低沉男嗓:“玉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