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华国有几家大型中医论坛,“青囊”便是其中之一。

    平时除了作为学术交流的平台外,还会贴出一些名老中医的信息,好给年轻中医和医学生提供拜师或学习的机会。

    周远渡作为著名的国医大师,想跟他学习的人数不胜数——就是不走师承路线,也想亲自到周老门诊见识一下。

    然而十年前周远渡不再收徒这一消息一经传开,很多人梦想破灭。

    当时青囊论坛还掀起过一次风波——不过当然,拒绝收徒的原因自然没有提,只是引起一番众议和猜测罢了。

    如今众人一听周老竟然又收徒了,帖子热度瞬间上涨,持续飘在首页。

    1l:所以我也有机会了吗?/期待

    2l:别高兴得太早,看标题,新徒弟是叶氏医馆叶济勋的女儿,收徒门槛这么高,普通学生估计人周老也瞧不上。

    3l:就因为传男不传女所以才把女儿送到周老旁边学习吗?明明都是世家了,自己不教让别人教,害得我们这些普通家庭出身的学生连个引路人都找不到……

    4l:话也不能这么说吧,师父引进门修行在个人,学不好还得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5l:回楼上,咱这专业能一样吗?中医本就难学,需要很强的天赋和悟性,再就是有人带。你去翻翻医书古籍,但凡有名气的医家都有位非比寻常的师父!只不过现在科班模式或多或少淡化了这些。(当然你要是不求学历也可以走师承,那也得看你的荷包鼓不鼓,师父收不收。)

    6l:话糙理不糙,赞同楼上。

    7l:所以那个啥……“身怀绝技”什么鬼?啥绝技啊,楼主出来解释下?

    8l(楼主):你们不要小瞧了这女生,她确实有两把刷子的!杏林苑最近好多找周老看病的患者都是冲她去的!周老都没瞧好的病被她给瞧好了,还是过敏,就问你佩不佩服!

    9l:……啊这,所以是周远渡拜她为师?

    10l:哈哈哈哈笑死。但话说回来,叶氏擅用经方(主要以仲景方为主),只是在经方基础上融入自己的辨证思路——也就是他家的不传之秘。可你们想想,叶氏擅长的疾病和过敏八竿子打不着。

    不说叶济勋,就是同样身为国医大师的叶承玺也没收治过几例过敏患者吧?所以你们相信他家“不传女”的姑娘家有这本事?……收个徒弟而已,牛都吹天上去了!

    11l:虽然不想以出身性别盖棺定论但是,你说得似乎挺有道理。

    12l:emmmm倒也不至于这么酸吧,都说传男不传女了,你把叶氏太上皇拎出来也没有什么意义,毕竟这位女生医术如何跟他家男辈半根鸽毛儿的关系都没有(。

    13l:就是哦,请保持论坛风气,无论如何我们还是秉着学术交流、提高医术的目的来讨论的,华国那么多名老中医,拜不到周老还有别人呀!倒是我有点好奇,她过敏怎么治的?能完全脱敏吗?如果可以的话,不知楼主能否向周老徒弟要个方子来。/搓手

    14l(楼主):我只能说试试,我和她不熟。不过她是溪城中医药大学的学生,诸位谁的母校在这、或和她是同学,可以私下请教。

    15l:卧槽我们学校的!出身世家,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校花学霸!不但人长得好看,大学三年次次年级前三!可厉害了!但我听说她不久前嫁进豪门了啊,还因为兴奋过度晕了三天三夜……这怎么突然又和周老学习去了呢?

    16l:别人家的私事就别拿到论坛说了吧。(回你们学校论坛去:)

    17l:……噗,楼上这位老师可教点儿好吧。

    18l:所以是个还没毕业的学生??这牛何止是吹天上去了,都吹出大气层了吧!散了散了,人中医世家、又有周老的关系,这事儿没什么可宣扬的,该干啥干啥,把自己一亩三分地儿的病人瞧好就成了。

    ……

    通常爱逛青囊论坛的除了年轻医生外,医学生也占很大比例。

    叶竣泽这天从网吧回到家,刚进门就收到了同学的微信。

    [祁乐洋:论坛截图.jpg]

    [祁乐洋:你姐不是和宋家订婚了吗?之前我跟你打听她情况,你还说她爱慕宋家继承人,因为嫁人兴奋过度晕了三天三夜……这怎么又跑去跟国医大师出诊了?你爸介绍的吗?]

    [祁乐洋:……呵呵,我刚又问了菫笙学姐的舍友小渝学姐,她跟我说婚事早黄了!叶竣泽合着你这是在编瞎话懵人啊?把我们这些想追她的男生都给唬了,你tm地道吗?]

    看完同学的消息,叶竣泽用力把门一摔。

    提起叶堇笙的婚事他就生气,他巴不得继姐麻溜儿嫁到宋家去,这样一来宋家能拨来大把的资金不说,还能帮他家扩大叶氏医馆的规模——要知道那可是他以后来财的地方啊!

    叶堇笙是校花、是学霸,想追她的男生自然不少。

    但叶竣泽怎么可能让他们这帮穷学生得逞呢?那岂不是挡了他的财路?

    所以他早早就把叶宋两家联姻的事宣扬了出去,还特意渲染一番——宋家独子年岁虽大,但叶堇笙爱慕至极,一朝嫁豪门、昏迷三整天,如同女版范进中举……

    ——这便是之前传进堇笙舍友耳朵里的那个谣言。

    [叶竣泽:关你屁事!我乐意!]

    [祁乐洋:……]

    叶竣泽气得手抖,骂完同学后又点开对方发来的截图。

    谁知不看也就算了,一看简直快把他今天在网吧充的币子都给气尿了!

    叶堇笙竟然巴结到国医大师周远渡?!

    这种好事怎么能够轮到她!

    真是他爸牵的线吗?

    他爸明明只对他一个人好啊!从来都不关心继姐的……

    叶竣泽把鞋胡乱往玄关一踢,朝客厅大喊:“妈!奶奶!出大事了!你们快过来!”

    “怎么了怎么了?”杨芝夏一听宝贝大孙子委屈的声音,跑得比年轻人都快,赶紧托起孙子的脸关切道,“竣泽,你怎么脸色这么难看?谁欺负你了吗?快跟奶奶说说,奶奶帮你揍他!”

    “哼,谁欺负我了?”叶竣泽挪开她的手,嘴都快撅天上去了,“你去问问你那乖儿子吧!不让我姐嫁人也就算了,还把她送到周远渡那儿去?对女儿这么好,可真是亲爹啊他!你们自己看吧!”

    说完把手机塞进杨芝夏手里,整个人躺倒在沙发上:“我要喝水!”

    也不怪堇笙之前说他是新时代巨婴,在家向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杨芝夏戴上花镜的功夫,叶济勋和姚芷晴夫妻俩也从房间出来了。

    感受到气氛不妙的姚芷晴先一步上前“教育”:“竣泽,奶奶是长辈,不许这样跟奶奶讲话。你都多大了,要喝水自己去接。”

    叶竣泽朝她翻了个大白眼,并将二郎腿伸到茶几上,眼神示意她的话一点分量都无。

    姚芷晴:“……”

    一头雾水的叶济勋走到杨芝夏旁边,和她一起查看手机上的论坛截图。

    谁知刚看明白怎么回事,就被叶家奶奶的大嗓门子给震撼到了:“叶济勋你给我出来!”

    “还有你!”杨芝夏指着儿媳道,“芷晴啊,我知道你教导有方,可你总得先搞清状况,我们竣泽受了这么大委屈,你还这样说他,我这个当奶奶的多心疼啊!”

    姚芷晴柔声安慰:“妈,您别急,您血压本来就高,一急我们也担心啊。先说说怎么回事,咱们一起想办法。”

    “想办法?”杨芝夏怒目圆睁地斜眼看向叶济勋,“我看有些人脑子抽了!联姻那事一拖再拖的不说,还给那死丫头找了个师父——国医大师周远渡!你都没给咱竣泽介绍过这种机会!”

    “……”叶济勋被她两眼瞪得发毛,可论坛上那么写,他是有理也说不清啊。

    叶济勋:“不是,妈……”

    “不是什么你不是!”杨芝夏边给孙子接水边数落,“你看那论坛说得都是些什么话!什么 ‘不说叶济勋,就连叶承玺也治不好’……你们听听!真是有辱我老叶家的名声!叶氏医馆如今祖传七代,还能败给她一个黄毛丫头不成!”

    杨芝夏吹凉杯里的热水,轻轻放在大孙子面前。

    转身朝着叶济勋胸口上就是一拳:“我告诉你,你要不就给竣泽也争取到这个机会,一碗水端平!要不就赶紧把那丫头叫回来让她嫁人!她这都多长时间没回家了?家里人不吃饭了?一姑娘家家的自己跑出去像什么话!叶家白养她这么大了?”

    姚芷晴通情达理道:“妈,笙笙她还小,再让她玩几年也没事,家里交给我就行,做饭打扫洗衣服我都没问题的……”

    “怎么没问题!”这回换叶竣泽不乐意了,“你怎么总胳膊肘往外拐!我姐不嫁人我的医馆还开不开了!”

    姚芷晴:“……”

    合着她练就的一手好茶艺全被她的无脑儿子给怼了。

    当然这对刺激婆婆还是很起作用的,杨芝夏血压显然跟着上来了:“就是说!她以为她拍屁股走人就没事了?为了竣泽的前程,她就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随后继续瞪向叶济勋:“你,白吃那么多肉了!连女儿的婚事都办不好吗?快把那丫头叫回来,再去联系下周远渡,让他也带带咱们竣泽,多一个老师教总没有坏处。下回再敢偷着偏心眼儿,就别想进家门!”

    叶济勋:“……”

    他不是,他没有,他白布掉进染缸里,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

    不过第二天。

    叶济勋还是准备让徒弟先去杏林苑打探个究竟。

    谁知刚到叶氏医馆,隔着老远就听见那个向来木讷的二徒弟沈敬林,热火朝天地跟其他徒弟们讲:“堇笙师妹可牛掰了!上回我拿着叶老师开的颗粒剂,人家一鼻子就闻出里面药物成分和剂量,绝了!”

    “真的假的?”

    “骗人呢吧?”

    沈敬林愤愤道:“骗你们干啥?她连周远渡老师单开的那二十克柴胡都闻出来了!咱老师当时惊得下巴都掉了!”

    叶济勋:“…………”

    孽徒背地嚼舌根,就问你气不气。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