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这个名叫“周远渡”的马甲出现后,网友们顶帖的速度明显下来了。

    有那么一时片刻,整栋楼里“鸦雀无声”。

    382l(嘘,听说论坛好像不让恶搞和冒充马甲):。

    383l(自信点,确实不让):。

    384l(……所以?):。

    385l(等级为0,是本尊吗?轻轻):。

    386l(周远渡):大家发这么多句号是什么意思啊?

    387l(惊恐,且不敢出声):。

    388l(你不是一个人):。

    389l(周远渡):听说源头在这,所以特地过来说明一下,本人并未收徒,且不再收徒。且以叶堇笙大夫的功力,根本无须再拜我为师,各位同仁若有机会可向她请教。最后希望散播谣言者能够出来道歉!

    打字太慢了,年轻人的网络实在玩不来啊,哈哈。

    390l(卧槽,可能是真的):。

    391l(仍然不敢出声,但可以帮忙呼叫楼主):。

    392l(寒水石):拜见周老!我帮您@楼主,给周老您跪安了!哆哆嗦嗦.jpg

    393l:拜见周老!我不是他同事,但可以帮忙@楼主。

    394l:拜见周老!我也不是他同事,但可以帮忙@楼主。

    395l:周老好!欢迎常驻青囊论坛啊!崇拜您好久了!@楼主,周老都发话了,不出来解释一下吗?

    396l:@楼主,现在捋顺了再看你之前的发言,总觉得emmmm有点那个莲味儿,表面说得好听像是在夸人,其实是嫉妒吧?不然一般谁会随随便便给别人扣个“身怀绝技”的大帽子啊,还在同仁论坛里说对方技高过周老,这不是故意引战吗?

    397l:排楼上,@楼主,希望楼主给大家个说法,向周老叶大夫道歉,还论坛一个清净。

    398l(青囊老中医):@楼主您好,以我经验,我怀疑您这是肝气不舒且伴茶言茶语之象。

    一看是真·周远渡·老虎出现,网友们火速盖楼,齐心协力呼叫楼主。

    不超十分钟帖子已经翻过去两页,楼主终于瑟瑟发抖地出现了。

    688l(楼主):对不起!!!

    首先,把周老和叶大夫挂到论坛的确是我不对!我不该未经核实随意散播谣言!在此向周老、叶大夫及各位同仁郑重地道歉!给您们鞠躬了!

    其次,我承认我是出于柠檬心态才那样说叶大夫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因为见叶大夫能跟周老抄方,我也很想却没办法,所以才……再次向叶堇笙大夫郑重地赔个不是!

    最后,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扰乱论坛风气了!管理员可将我封号处理,给各位带来不必要的纷扰真的很抱歉!!!

    帖子又跟着盖了几层,有些网友还追问了些问题。

    不过最后大家看楼主态度还算诚恳,年龄听上去应该也不大,可能还是个学生,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倒是于哲这回办事儿还真挺给力的。

    不仅靠实力抓到了潜藏在杏林苑的楼主,把他拎到论坛解释一番。

    还特意让他本人给堇笙发了条道歉信息:

    [罗宇洸:堇笙师妹、叶大夫您好!我是杏林苑简莳老师的研究生,关于青囊论坛上的帖子实在很抱歉!发帖人是我,不求原谅,就是希望可以和叶大夫出来吃个饭,我想向您当面道歉!]

    然而堇笙这会儿怕是忙得不行,估计还没看到信息。

    另一头,直觉告诉那个叫“寒水石”的网友,周远渡本尊好像还隔着屏幕暗中观察,所以后来他也就没再发言了。

    他打算这些日子好好观察下那位药诊患者,要真如叶堇笙所说,不出七天皮损自愈,那这个方子就更有说服力了!

    韩大夫隔着屏幕笑了笑。

    -

    堇笙去玉机堂前,先到她妈妈顾澄栀家里给她扎针灸。

    经过小一个月的治疗,顾澄栀的心脏情况要比以前好多了。

    心情更是好了大半,最近还和姐妹们一起出去郊游,脸上的笑容是越发灿烂起来。

    其实室间隔缺损这个病说直白些,就是心脏左右两心室间的隔膜破了个洞,导致血液无法正常分流。

    缺损小者可在后天自行长好,但顾澄栀属于比较严重的那类,所以即便幼年做过手术也会存在诸多并发症。

    当然这病从中医讲那就是另一种理论了。

    现代人常常会以一些西医的化验指标、检查结果来判断中医疗效如何(科研亦是如此)——比如顾澄栀就打算过几天去医院复查个心脏彩超看看,如果真的见好,就可以拿去给新认识的驴友和姐妹们显摆下自家女儿的医术了。

    想想就激动!

    堇笙见她妈高兴得合不拢嘴,脸上泛光。

    心里也很是欣慰——这人要是病好了,心情也跟着好,反之一样,过往的不悦烟消云散,一个劈腿的前夫算得了什么呢。

    “堇笙啊,”顾澄栀躺在床上,身上扎着针,“你这一天天的又是上课又是跟诊,药铺如果没时间管咱就把它转让了,回头你拿着转让费投资个别的小生意也行……现在药材不好做了,而且还有个祺臻在上面压着呢。”

    说起祺臻,堇笙忽然想起开业那天来的那位萧姓先生。

    虽然他好像有些魂不守舍的,不过态度还不错,既没露出资本家的高傲,也没强行跟她谈收购事宜,反倒是将药膳包圆儿了……就挺稀奇的。

    看他体内似乎寒邪颇重,也不知那药膳吃得如何了。

    ——毕竟是第一个尝药的人,堇笙比较好奇秘境药材的效果。

    “您就放心吧。”

    堇笙安慰道:“现在各行各业竞争都激烈,不单单是药材生意。隔壁古玩店的曾老板上回还说呢,如今懂行的年轻收藏家越来越多,年龄根本不再是界限,提高个人能力才是关键。”

    她整理桌上的杂物,又笑着补充道:“咱把自己的药铺打理好就行啦,到时候给您换栋大房子!”

    “这孩子……”顾澄栀都快感动哭了,也不知女儿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成熟,还挺能说会道的,“大房子不重要,你好妈就放心啦!”

    这时,局促的房间里传来一道敲门声。

    “澄栀妹妹,我是秀妮姐,快开门呀!”

    像这种隔音很差的筒子楼,从门外喊无异于站在眼前大叫,怕是外面一层的人都能听到。

    顾澄栀还扎着针,堇笙便起身从床缝挤了出去。

    正准备开门,对方却又来了句:“澄栀妹妹不是我说你,你说让你家孩子暂时接管药铺也就算了,怎么连祺臻药业来谈收购这么大的事,说都不跟我说一声,就被她给拒绝了呢?”

    顾澄栀还不知道这件事,听后有些惊讶,也有点慌。

    倒是堇笙还挺庆幸的,这位不管事的合伙人可终于找上门来了——堇笙早有计划,就是不和对方划清界限,也要将她某些行为和态度掰正过来。

    堇笙开门,笑道:“因为不想贪图蝇头小利啊。”

    张秀妮一看开门的人不是顾澄栀而是她女儿,想起自己几秒钟前喊出的话,瞬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试着挽回尴尬的局面:“害,小笙怎么过来啦!我还以为刚才你妈跟你打视频呢……”

    她瞥到一身针的顾澄栀,不由惊道:“唉?你给你妈扎的针灸吗?”

    张秀妮和顾澄栀也算是老校友了,当年学的药事管理专业,后来两人的药铺红火起来就从小单位辞了职,拿着可观的收益在溪城周边买了几套房子。

    所以现在纯靠收房租过日子。

    不过她和顾澄栀来往这么些年,印象中顾澄栀这病也不是一年两年了,这会儿竟然找自家女儿治了起来。

    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算有女儿光环但这也太不靠谱了吧……

    “正好我刚腾出个桌子来,张阿姨进来坐吧。”堇笙指着夹缝中的小桌道,“注意别碰到我妈的针。”

    张秀妮:“……”

    要不是来谈重要事情,她也不会来这种地方。

    顾澄栀也是惨,离婚前前夫不让她拿钱做投资。

    离婚后又赶上经济不景气,投资炒股连环亏损……

    张秀妮脸上有那么两丝同情又有那么一丝嫌弃,但还是坐在了小桌上。

    沉默了会儿,打算赶紧谈正事:“那个,小笙啊,阿姨的意思是……咱那药铺都成那样了,还不如就让人家祺臻收购了呢。”

    “张阿姨,”堇笙语气平淡道,“您之前不是一直不想转让吗?怎么祺臻一来反倒改了主意?”

    张秀妮之前当然不想转让,就算每个月少到几百块那也是钱啊!

    可祺臻不一样啊,张秀妮摆摆手:“孩子,你刚刚接手可能还不了解祺臻的地位,萧惟曦这个人听说过吗?别看他年纪轻,那是真心了不得呢!都快垄断整个药材市场了!他要是来谈收购,费用肯定不少给!”

    趁她还没继续往下埋怨。

    堇笙便打断:“张阿姨可能是对咱的药铺没信心了,才会说出这种 ‘任人割韭菜’的话来。不过倒也能理解,不然以您这样精明能干的女强人性格,怎会向权势低头呢?”

    是不是真·女强人堇笙不敢说,但分钱捞钱的能力还是蛮强的。

    张秀妮莫名感觉这姑娘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愣是中了她的激将法,强行解释道:“害,咱现在不是困难嘛,你妈她身体也不好,人总要面对现实吧……”

    “要不这样吧,”堇笙站起身,拿来棉球给顾澄栀起针,“想必张阿姨也很久没去过药铺了,咱们现在过去看看,之后您再做决定也不迟。”

    决定自然不是留给她的,倒是能来个帮手可并非坏事。

    迟疑片刻,张秀妮点点头。

    三人便一起出发来到玉机堂。

    谁知也是赶巧儿了。

    她们刚到门口,就见祺臻药业的萧惟曦和他助理站在大门外等候。

    看见堇笙后,萧惟曦助理大步跨上前,神情难掩激动:“叶老板!您可终于来啦!”

    他将手中的复古礼盒提到堇笙面前:“这是我们萧总的一点点小意思,自从上次他服用了您的药膳,症状大大见好啊!”

    助理打开礼盒盖子,里面一块雕工了得的和田玉壁屏风顿时映入众人眼中。

    ——这可真是“亿”点点小意思呢……

    堇笙并没有接过礼盒,而是笑了下:“光是药膳的话,这礼未免也太贵重了……”

    “是祺臻的萧总吗!”

    可她话还没说完,就被身后的张秀妮打断了。

    此刻她仿佛见到救世主一样,就差抹泪了:“唉呦!萧总,萧助理,这孩子她还小,上回是她不懂事啊!您们要是还想收购药铺的话,我是这药铺的管事人,今天咱就可以签协议!”

    堇笙:“……”

    助理愣了下,下意识抱紧礼盒:“那个,您是?”

    还没等张秀妮做自我介绍。

    萧惟曦便步伐沉稳地走向前,彬彬有礼道:“恐怕要让这位女士失望了,我们今天是来找叶老板谈合作的。”

    张秀妮:???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