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目张胆
    【小季姐,到哪了?】

    【小季姐,救场如救火,你答应了可不能反悔啊!】

    消息催命式发来时,季奚低眸瞥了眼,伸手摇下车窗。

    临江秋意来得早,带着轻微的寒。

    她只吹了会儿,就觉得清醒了,甚至还有些冷。

    司机普通话带有口音,絮叨着临江特色,劝说季奚要去尝一尝江氏老店的糕点,尤其是蟹粉酥。

    季奚嗯了声,道了声谢,才低眸回复消息:【很快。】

    -

    车子刚停下,季奚手还没动,车门就被拉开。

    转眸就对上赖赖圆圆的小脸,小姑娘泪汪汪道:“小季姐,你可算来了。”

    季奚微哽,睨她眼:“忍住。”

    赖赖顿时止住眼泪,很轻地抽泣,嘤嘤两声。

    “......”季奚沉默几秒,把纸巾递给她,“导演还没哭呢,你哭什么。”

    赖赖又抽泣了下,啊了声,倏地想到她是被拉来救场做文替的,拉着季奚就小跑着进了影视城。

    她跑得急,又一路弯弯绕绕。

    季奚脚下还是高跟鞋,跟着一路小跑,眉间微蹙,倒没说话。

    片场在影视城民国建筑区,中西合璧的别墅。

    赖赖带着她绕过了拍摄,进了休息间。

    女二号阮静正在化妆。

    阮静斜眸瞧见她,脑袋僵硬地笑,“今早陆老师提起你会德语,又刚好在临江,我就猜导演肯定会把你骗过来当文替。你这经纪人当的,业务范围还挺广。”

    她还想说话,被化妆师固住脑袋。

    季奚瞥她眼,“幸灾乐祸?”

    “不敢,经纪人大人。”阮静嘴上说着,却还在笑。

    “......”

    阮静确实是季奚带的艺人,就连这部戏的女二号,也是季奚带着她谈下来的。所以,陆老师跟导演一提,导演直接拍了板。

    两人倒没多聊,季奚跟阮静交代着两天后的活动,又发了新的行程表给赖赖。

    休息室内很安静,须臾,对面休息室门被打开。

    “这江导软硬不吃,没什么背景,谱子倒是摆得挺大!”有嗔怒的声音传进来。

    季奚被打扰,皱眉。

    赖赖吐舌,低声嘀咕着:“也不知道是谁谱子大,上次拍摄,阮阮姐和她的对手镜头需要补拍,结果人家倒好,一句档期不定,让整个剧组等了一周。更过分的是,刚才在片场,导演还以为我是她的助理,连带着把我臭骂一通。”

    “江导是不好明面骂林宁洛,所以指桑骂槐。”阮静无奈。

    赖赖委屈,一想到这,又要眼泪汪汪。

    季奚嗯了声,难怪刚才小姑娘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

    对面休息室倒还没消停。

    季奚对听别人隐私没兴趣,把行程重新发了份给赖赖,起身去洗手间。

    只是没想到,刚进去不久,又听到林宁洛和她经纪人的声音。

    洗手间门被关上,季奚也不好出去。

    林宁洛大概在补妆,她经纪人出声道:“不知道阮静那边会不会接触,他们壹嘉娱乐还有流量的半壁江山坐镇,如果插手,咱们估计有点困难。”

    “这不应该是你个经纪人考虑的事吗?”

    沉默几秒,谈话继续,“行,我考虑。对了,你表哥家里不是有点背景,你不是说今天他受你妈所托来影视城给你带东西,让他介绍下身边的富二代什么的,说不定能接触到lw的高层。”

    林宁洛的声音开始不耐烦,冷嗤一声:“你说陈正歆?那就是个搞科研的书呆子,富二代?他要真有富二代朋友,我至于跟宋总那个油腻男?还说什么给我介绍靠谱的相亲对象,也不看看他周围那些大学老师都几斤几两,宋总随随便便能送我一套房,他们能干什么?”

    “那他还要跟你介绍相亲对象?”

    “呵,”林宁洛冷笑,“我妈托的,说是他们中什么研究所的,我可没兴趣。那些都是什么人,无趣又迂腐,也配?”

    季奚划着屏幕的指尖顿住,眸子早已冷下来。那边林宁洛的经纪人叹了口气,“行了,代言我再想想办法。不行的话,就回江北组个局,让宋总牵个线。”

    声音逐渐消失时,季奚抿着唇角出来,在洗手台旁洗手。

    -

    刚回到阮静休息室,赖赖就迎上来:“小季姐,导演助理刚才来找你了,说是林宁洛还要休息,先拍文替镜头。”

    季奚想了想,她看向阮静,“私人假期推后一天。”

    阮静默契出声:“见品牌方?”

    季奚点头,赖赖不明所以,阮静笑着凑近她:“林宁洛惹到你了?”

    季奚挑眉,红唇轻扯:“惹大了。”

    阮静微愣。

    “对了,公司不是说wn不确定会找亚洲明星代言,咱们先不考虑的吗?”阮静问。

    季奚想了想,“我回江北之后会约品牌方确认,你先好好拍戏。”

    同时,休息室的门忽地被推开,年轻男孩目光茫然地扫了眼室内的几个人。他目光停在季奚身上两秒,稍顿,问阮静:“阮阮姐,小季姐回来了吗?”

    赖赖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化妆师笑着指了指季奚:“小季姐在那儿呢。”

    年轻男孩啊了声,目光又转回季奚身上。半晌,只好尴尬道:“小季......老师?”

    季奚生得好看,肌肤冷白如玉,整个人穿着黑色及膝裙带着米色西装外套。露出的小腿直挺,白得让人挪不开眼。没上妆的五官又太优越,带着似有若无的神秘。饶是站在以神颜盛名的阮静身边,也毫不逊色。一淡一浓,相得益彰。

    他没想到,微信上高冷的小季姐,居然这么年轻,还这么......

    美艳。

    他找不出别的形容词了,那一声“姐”实在是叫不出来。

    “别叫老师。”

    季奚不喜,阮静轻声交代,“我提前问过了,是我和林宁洛的文替。字迹一样也无所谓,剧本里我俩的字都是男主教的。不过落款记得用中文,名字不一样,副导会提醒你。”

    “......”季奚点头,跟出去。

    -

    年轻男孩边走,边不好意思地交代情况道:“本来我们有德语文替的,刚好一男一女,是对情侣。谁知道早上两人都没来,我打电话一问,才知道赌气分手了。女孩边哭边说:我都分手了难过成这样了,你还找我做文替!有没有人性!硬是把我说得一愣一愣的。”

    男孩很健谈。

    季奚微哽,他继续,“我这也没办法,副导演知道了,直接夺电话骂过去。结果人家倒好,一赌气,一张车票飞回了家,还哭着说副导演不是人。这,搞得跟我们副导演甩了她似的。”

    “......”她想象了那个场面,抿起唇角。

    “临江这边高校不多,就一所理工院校,影视城位置又偏,一时实在找不到人。还好陆老师拍早戏的时候,提了句小季......季小姐会德语,救场如救火啊,季小姐你就是来救火的。”

    “.....算不上。”

    他口中的陆老师,是这部戏的男一号,也是壹嘉娱乐的老大,季奚的老板。

    -

    两人别说边走,就到了片场。

    男孩诶了声,“在拍男主文替,找到人了?”

    季奚望过去,拍摄场景在书房,带着厚重失修的味道。

    器材、灯光、和工作人员几乎挡住了所有视线。

    她没什么兴趣,还是被年轻男孩叫到了监视器后。副导演乐呵呵地,开心得合不拢嘴:“绝了,真绝了。”

    季奚无聊,这才往监视器上看了眼。镜头内清隽修长的指尖握住墨色钢笔。

    冷白的肤色,清瘦,线条流畅。青筋在冷白的皮肤下,克制又禁欲。可莫名地,在特写镜头下,无端多了几分欲色。旖旎地让人想知道,这双手,如果与人交缠着,会是怎样春景。

    倏地,季奚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很快将目光从镜头上转移。

    忍不住感叹,江导就是江导。连这种镜头,都能拍出情爱的质感。

    他正想着,副导忽地回过神来,冷不丁地打断现场的安静:“江导!”

    还想让灯光师调整位置的江导一愣。

    副导一脸无可救药地提醒:“咱们是要拍德语!写字!你让b镜往上拉干什么!”

    “操!”

    江导猛地回过神,把对讲机一把丢在副导身上,“老子手控不行啊!”

    副导:“......”

    “把对讲机给老子捡回来!”

    江导尴尬地咳一声,副导忙哈腰捡了回来,“请好吧您嘞。”

    两人合作多年,自然不在意这些。副导小心提醒,“这位那气场你可见着了,本来人家就没打算帮忙,要不是我和他朋友一起求着,人家压根眼神都不给我。所以祖宗,你就把那点控收一收,行吗。”

    “滚蛋。”江导没耐心。

    年轻男孩感慨一声,“这么难搞啊。”

    季奚低眸,没在意。

    棚内小声惊呼了下,季奚侧眸撇过去,发觉林宁洛也来了。

    她笑得很甜,一一跟工作人员打着招呼,停在盯着人群焦点的拍摄处的男人旁。林宁洛叫了声什么,戴着眼镜的男人笑了笑,把手中封装得很温馨的盒子递给她。

    “谢谢表哥。”她甜声道。

    一句话,撇清了和男人可能会有的绯闻。

    季奚没所谓,想到林宁洛的话,疑惑往男人身上看了两眼。

    又默不作声地收回,盯着监视器。

    由于江导原因,需要重拍。有人去交涉,男人应该配合了。这回镜头特写倒是给了男人的手和握着钢笔写德语的动作,男人的落款是男主的英文名。

    清瘦凌厉的笔力。

    季奚不知不觉看得入神,想着,他该写中文,瘦金体。

    一定很漂亮。

    导演不知是有意无意,拍着,还是让b镜往后上拉了拉。握着钢笔的手,青筋若隐若现的手腕,扫过流畅的小臂线条至白衬衫半卷处。无端的性感禁欲。

    季奚沉默几秒,有句话她想说,但忍住了。

    “茶水呢!”江导忽地出声,“a镜保持,b镜下拉,往前推,c镜跟近,下拉。”

    同时,镜头里握着钢笔的手微顿,一杯茶水顿时泼下。

    这是女二恼羞成怒的片段,不知谁嘟囔了一句,“靠,不是去掉了这个部分吗,没提前说啊。”

    棚内很安静,工作人员下意识地地盯着镜头。

    季奚也忍不住盯着。

    监视器里的男人似也没料到,顿了几秒,慢条斯理地继续落款,停笔。

    继而,动作不急不缓地把钢笔合上。水滴顺着他的手背蜿蜒流下,或滑过指尖,或透过指缝。

    啪嗒一声,掉落在红木书桌上,化作极小的一滩水渍。蜿蜒着。

    “卧槽。”副导演没忍住,这也太......

    其余人颇有同感地点头,心照不宣地没吭声。

    “cut!”

    一声下,副导额头上的汗都快下来了,就连一旁戴着眼镜的男人也急忙挤了进去,声音从嘈杂中透过来:“没事吧?”

    男人似乎没说话,在围上去的人中安安静静的。

    季奚看不清,索性收回目光,想着这人如果跟林宁洛的表哥认识,相亲对象?

    还是林宁洛的相亲对象,季奚沉默着,真是可惜了。

    如此品相绝佳的手艺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