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目张胆
    男主文替拍摄结束,江导倒是满意地笑出声,侧眸瞧见季奚,又笑:“小季啊,我就猜嘉言能把你骗过来。”

    骗。季奚扯着唇角,嗯了声。

    江导和他们壹嘉娱乐来往不少,自然认识她,也知道她不跟外人打交道的性子。棚内其他人也陆陆续续注意到多了个人,还是个美人,极品美人,低喃着往这边边看。

    “我的妈,季奚啊,难怪去年一张照片能转发几百万,我要是有这颜值,做什么经纪人啊。”

    “操,真是极品骨相美人。”

    低语声嘈杂着,江导依旧笑眯眯地:“放心,不泼你。”

    季奚:“......”

    道具组开始换书桌的陈设,季奚过去时,男人似乎已经不在棚内。倒是剧组内的小姑娘都低声议论着:“江导哪找的文替,这脸这手这身材,也太帅了吧,清冷禁欲挂我永远爱啊!”

    “陆男神、程男神,对不起,我要暂时爬墙一天!”

    小姑娘激动着,季奚眸子微阖,打量着桌上的陈设。副导演在一旁说着注意事项,又提醒她把外套脱了。

    她倒没矫情,把米白色外套交给一旁的导演助理。因为谈事情,她穿了稍正式款式又简单的黑色裙子,搭了西装外套。

    眼下只剩黑色收腰裙,锁骨处白肤和完美的肩颈线条露出。脱下外套,白而纤长的手臂线条柔软,至手腕处,像是一帧中世纪的油画。

    季奚有个优点,但凡她一认真,会自动忽略周遭所有人。她扫了眼一旁被合上后还摆得规矩的钢笔和信纸,愣了下。

    看来搞科研的都有强迫症。

    钢笔是万宝路的,季奚对这个系列很熟悉,限量发售,而且是典藏版。她想着剧组倒是舍得,拿起钢笔,把笔帽随意搁在左手边,毫不规矩。

    副导又不放心地叮嘱着,说他会在一旁提醒信件内容,让她用德文写下来即可。与阮静说得一样,落款要用中文。

    内容不算长,季奚久待过德国,比了个ok的手势。

    导演和工作人员调整好设备后,忽地出声:“action!”

    身旁导演助理低声念着内容,提醒季奚。季奚倒是没什么困难,完成第一部分后,导演直接喊了“cut”。

    第二部分是女二给身在德国的男主写信,男主曾是她的德语家教。字里行间里都是爱极生恨地指责,可最后,却是乞求男主回来。

    季奚沉着心思,目光落在信纸上。

    一声“cut”,导演拿着对讲机说了声谢,作为标准手控,似乎对一天的不顺利中还有这么两场简单又省心的拍摄很满意,说了句算是有了一点进度。

    “小季老师要不要来看看?”江导晃悠着右腿调侃地笑,季奚红唇微扯,没兴趣。倒是赖赖不知什么时候凑过来,把手机屏幕递给她。

    灯光昏黄,晦明晦暗。唯一的一处光透进来,落在白皙的手腕上。洁白莹润的指尖轻握黑色钢笔,字迹流畅,小指处沾了些许墨汁,黑白交映着。

    季奚眉心微跳,赖赖凑到季奚身旁,低声:“我怎么觉得,今天这两场写字的镜头,都拍得活色生香的。”

    “......”

    -

    剩下的戏份才是正经戏份。

    工作人员收了信件,忙着转换场地,布景。

    赖赖是阮静的助理,没继续待在这里。

    季奚接过导演助理递来的外套,道了声谢。只是坐得久,腿有些麻,她索性没动。

    “季小姐,那我们就先过去了,等会儿会有人来整理场地的。”导演助理提醒。

    季奚点头。

    外面有动静传来时,季奚没在意。她弯腰,伸手轻揉小腿。

    直到林宁洛的声音传来,“表哥,你早说是介绍这个男人给我认识啊。”

    对方还没来得及回话,就有脚步声渐进,有人压低声音说了句什么。

    那位“手艺”一绝的,还真是林宁洛的相亲对象。

    季奚腿上缓了缓。

    有人进来时,林宁洛声音更甜了:“表哥,中午我做东,请你们到影视城的听楚轩吃饭吧。”

    听楚轩是高级会所,会员制,门槛颇高。

    整个临江,只有影视城这边一家。

    陆嘉言也在会员之列,菜品是一绝,可价格也是一绝。

    陈正歆正犹豫着,就瞧见男人神情寡淡地往书房内室走,蹙眉理着微湿的袖角。

    陈正歆:“......”

    人是被自己好说歹说拉过来的,平白无故地又被副导求着做了文替不说,有洁癖的人还被泼了杯茶水。陈正歆心里犯虚,咳了声。

    林宁洛又说:“表哥,你还没介绍这位哥哥呢,哥哥也是科研所的吗?方便的话,能不能加个微信?”

    陈正歆擦了额头的汗,没搭话。

    季奚刚动了动小腿,没打算继续听,要走。同时,不疾不徐的脚步声渐近。

    直至,进到书房内室。

    她下意识抬眸,彻底怔住。

    -

    入目即是男人挺拔的身姿,再往上,季奚表情微变,要走的动作彻底停住。

    两人目光交错,停顿了几秒。

    外面收拾场地的道具师说了句什么,季奚没听清。

    她抿着唇角,没出声。

    男人神情寡淡,白色暗纹衬衫微卷,清冷矜贵。他眉眼清隽又深邃,眸色很浅,鼻梁、唇角,直至下颚线,清瘦流畅。像是画师勾勒精雕出的艺术品。

    他眸低似有浮光,继而,眉眼微阖地下移目光。

    落在她手边。

    被他规整搁置的钢笔,此时笔帽在走手边,笔身在右手边。随意摆放,斜着搁置,莹润白皙的指尖下压着信纸上还胡乱画了乌龟和几句德文。信纸也随意平铺着,被收信件的人不小心打乱着。

    凌乱,不甚规整。

    陈正歆忍不住眉心一跳。

    乖乖,早知道自己就不拉这位来了。也不知道究竟是自己舍命陪君子,还是这位在舍命陪君子了。不过,这位美女好眼熟啊......

    “对妹子温柔点。”陈正歆压得很低声。

    季奚也注意到他的目光,稍顿,刚才她觉得冷,只顾着穿外套,钢笔还没来得及合上。

    不对,钢笔不是剧组的?

    他蹙眉看被摆放得歪斜的钢笔和信纸,抿起唇角,神情寡淡又清隽,说不出的禁欲和性感。季奚莫名想到第一版镜头,目光挪向他青筋微露骨节分明的手指时,不自然地挪开目光。

    两人都未说话,陈正歆先察觉了不对。嗅到八卦气息的陈正歆咳了声,惊讶又不确定道:“你们,认识啊?”

    静默半晌,季奚抿住唇角没说话。倏地,清冷的嗓音响起

    “错了。”

    陈正歆一愣。

    “语法错了。”

    温良目光落在她手边信纸的德文上,陈正歆怀疑自己自己听错了,这么个极品美人在跟前,这人只想到一句“语法错了”?而且,人家写得挺好的啊,哪里错了......

    “......”季奚低眸扫了眼信纸,是错了,只是刚才着急,所以才少了两个词汇。

    她敛眸没吭声,直勾勾地盯着气质清冷的男人。

    -

    须臾,季奚抿住唇角,低眸把手中的钢笔合上。

    许是林宁洛的那声“哥哥”使然,亦或是男人的冷淡使然使然。季奚放下钢笔,起身,直视男人。她长发微卷,打理得很好,部分垂至胸前,墨发雪肤,还有若隐若现精致的锁骨。贴身的小西装外套勾勒出腰身,可堪盈盈一握。

    男人衬衫西裤,清冷矜贵。

    季奚努力压住眸底的东西,须臾,红唇轻扯地淡笑。她声音很低,细眉微挑地凑近些许,“哥哥,怎么都做文替了?”

    陈正歆摇头,想着又是位被高岭之花拒绝的妹子,只是这妹子实在好看,可惜了......

    可下一秒,男人蹙眉,神色平静地顺着她的话嗯了声。

    陈正歆不可思议地扶了自己下颚,一旁的林宁洛也瞪大了眼,倏地想到网上对季奚的评论。高冷、美艳、如盛世优昙。思及此,她嗤笑一声,什么高冷美艳,原来也是上赶着勾搭男人的!哥哥妹妹,也叫得出口.......

    觉得自己窥见了大八卦的陈正歆已经开始结巴了,“那,那个,真认识啊......”

    “不认识。”

    季奚出声,随意将被自己画了乌龟的信纸团成团,丢进垃圾桶里。她没抬眸看男人表情,往外走。

    男人目光微敛,盯着她的背影须臾,低应了声。

    “嗯,是不认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