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目张胆
    听不出情绪的淡声。

    陈正歆稍语塞,表情怪异。

    高跟鞋落在地板的声音缓慢消失,陈正歆还没回过神来,林宁洛轻哼了声。

    男人寡淡地从桌上拿起钢笔,指腹很轻地摩擦了下,敛眸,收进西裤口袋里。

    陈正歆正要措辞缓解尴尬,被林宁洛抢了先:“表哥,我助理订好位子了。这位哥哥也一起去吧?”

    她抬眸看向男人,敛下惊艳和悸动。她这个所谓的表哥,总算靠谱一回。

    陈正歆啊了声。

    男人蹙眉。

    “不用,”他抬腕看了眼时间,“下不为例。”

    林宁洛以为他改主意要去了,心头一喜。

    了然的陈正歆顿时眉心一跳,“温教授,温大教授,我保证,没下次了。”

    他下个月的课还需要这位帮忙呢,光这一回拉着人来陪自己见林宁洛,又文替又泼水的,自己这小心脏都快没了。

    还敢有下回?

    男人低眸看了眼时间,转身下楼。

    随即,陈正歆看向林宁洛:“宁洛啊,我们还有事,先走了。舅舅舅妈的东西和话都带到了,下次表哥请你啊。”

    “对了,舅妈一直让我给你介绍研究所的。但知道你职业特殊,表哥就不掺和你的私生活了,你多哄哄舅妈,她就不生气了。”陈正歆说着,摆了摆手,也离开了。

    林宁洛表情难看,隐隐明白了什么。她还没被人这么忽略过,冷嗤了声假清高。

    陈正歆跟上男人时,轻叹口气:“我跟这表妹是真气场不和,招架不住,幸好今天拉着你一起来了。”

    “不过,”他别有深意地笑,“温教授,你真不认识刚才那位美人啊?就你那钢笔多宝贝啊,平常都不让人动,上回我借用都不行,美人动了你居然没生气?”

    “......”温良没接话,余光倏地瞥到不远处转角的身影,停顿几秒。

    又平静挪回。

    -

    季奚跟着导演助理到片场时,副导演正和阮静说着等会儿的走位。

    没一会儿,林宁洛和她的经纪人也来了。林宁洛脸色不太好,赖赖默默往后退了几步,生怕再被导演指桑骂槐。倒是林宁洛经纪人白静和季奚打了招呼,季奚颔首,转眸和赖赖站在一旁。

    “小季姐,我怎么觉得林宁洛这会儿心情很不爽?”赖赖小声道,季奚想了想,“可能临近杀青,舍不得阮阮吧。“

    赖赖一哽,“这话你自己敢信吗?”

    季奚:“......“

    拍摄开始,季奚靠在一旁看了会儿。莫名地,想到刚才。

    年龄感这种东西在他身上太弱。低眸系着衬衫袖扣,清冷冷的,带着拒人千里的矜贵疏离。这点,倒是丝毫没变。

    季奚想到林宁洛的神情,和温良冷淡的回应,低眸喝了口水。

    赖赖无聊地抱着保温杯和外套,倏地想到什么,神秘兮兮地看向季奚:“星空计划的节目你还记得吗?”

    “记得。”季奚挑眉,“怎么了?”

    最近有公司在筹备一场选秀直播节目,不光请了圈内知名唱作人和唱跳歌手,还特邀了几家知名娱乐公司的经纪人做观察员。

    壹嘉娱乐这边本来定的是金牌经纪人周栗,可前段时间周栗由于私人原因请假,所以公司这边临时让季奚接替。

    季奚本是拒绝的,可公司这边给的答复是:你最闲。

    季奚:.......

    她眉心一跳,赖赖却分外兴奋道:“等你代班的时候,能不能替我问我墙头要两张签名照?”

    季奚思忖几秒,红唇轻扯:“还早呢,等开始录制吧。”

    赖赖当即伸手抱住她,“小季姐,我爱你!”

    “......”

    季奚并未片场待很久,她先在影视城附近见了阮静下部戏的导演和制片人,从咖啡厅出来时,天阴沉沉的。

    刚打到车,雨滴已经急急地砸上了车窗。

    -

    窗外雨势赶急,夜幕浓重,伴随着连续不断的雨声与时不时的雷电闷响。

    温良倚在落地窗前看了会儿,想到酒店二楼还有个茶室。他去时陈正歆已经到了,冲他招手。

    茶香弥漫着,陈正歆倒了盏茶递给他。两人除了去影视城,几乎一整天都在临江大学的科研所参加会议,这会儿难得空闲。

    从二楼往下看,雨幕下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温良低眸抿了口茶水,一旁的陈正歆忽地咦了声,“好巧啊。”

    顺着他的视线往下,温良看到长发微卷的姑娘从车上下来,小跑着进了酒店大厅。身影消失在视线盲点时,温良蹙眉,轻握杯盏的指尖微顿。陈正歆却啊了声,“我想起来了。”

    温良掀眸看他,陈正歆一脸不思议又惊讶,“好像是个经纪人。”

    陈正歆补充,“是叫季奚,圈内出了名的高冷美艳。”

    高冷。温良若有所思地敛眸,轻握杯盏的指尖微顿,茶水溅出些许。须臾,他淡声应了句:“是吗。”

    陈正歆疑惑,还想八卦,却被手机铃声断,只好先回酒店房间接电话。

    温良侧眸盯着小姑娘刚才消失的方向,想到在片场时她微扬的眉眼,轻捏眉骨。

    变化很大,可又好像,没什么变化。

    -

    季奚刚到酒店房间,就接到了阮静的电话。

    “到酒店了吗?”阮静那端问。

    “刚到。”季奚刷房卡进去,那边八卦道:“剧组的这帮姑娘快疯了,我可听说,今天陆哥的文替是个极品帅哥。怎么样,是不是真极品?”

    季奚沉默几秒,把外套搭在一旁晾着,思忖着,她扯唇:“还行吧。”

    “还行?”赖赖愤慨地插话,又被阮静夺了手机,“诶,你这怎么跟剧组的人说得都不一样?”

    “她们瞎?”

    阮静气笑了,“整个剧组都瞎?”

    季奚:“可能,传染。”

    阮静:“......”

    我信你的邪!

    阮静还要睡美容觉,两人没多聊。

    季奚打开工作邮箱一一回复了工作室的,以及几个制片人发来的工作邀约后,简单洗了个澡。

    她连续几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本来今天的计划就是补觉,谁知道又被一个电话叫去救火。

    迷迷糊糊地,她侧身睡着,做了个时间久远的梦。

    季奚梦见自己还在文理中学那会儿,活动课结束后,她像往常一样回家,瞧见客厅里站着的少年彻底愣住。

    少年随意地靠在书架上,身上衬衫系扣一丝不苟,袖角微卷,手里还拿着厚重的分子生物概论。

    她爸爸笑着拍了拍少年的肩,转头跟季奚说:“奚奚啊,这位哥哥是爸爸的学生,也是爸爸很好的朋友的儿子。以后呢,这个哥哥会住在我们这里。”

    阳光错落着透进来,落在他的碎发上、肩上。

    那时候温良表情很淡,眸色稍浅,目光在她身上落了会儿,微微颔首。

    须臾,目光又落在书页上,转头同季教授聊着她听不懂的话题。季教授惊叹地看了眼他,用中文毫不掩饰地夸赞。

    十九岁的少年,和男人清冷矜贵的模样重叠着。

    倏地,她被闹钟吵醒。

    季奚摸出手机,哑着嗓音接听,是航空公司关于航班取消的提醒。

    轰隆一声惊雷,季奚忍不住拉开窗帘往外看了眼,才发觉雨还在下着,手机里陆陆续续连发了几条预警。

    季奚想了想,直接订了最近一趟回江北的高铁票,却再也睡不着了。

    -

    临江大雨让太多人改了行程,季奚到酒店大厅时,已有不少人在等出租车。

    她皱眉,下午还约了新媒的导演谈阮静综艺的事儿,不能迟到。

    身旁有人撞过来时,季奚手上不受控制地一松,拉杆忽地从掌心滑过。

    “抱歉抱歉。”那人连声抱歉,季奚随意应着,转头就瞧见行李箱被人不小心碰了下,直直滑行着往等车的人群中去。

    她下意识地想要小跑着追过去,银色小行李箱正要直直擦过一人的黑色长裤。

    “抱歉,这......”她忙道歉,同时抬眼往上。很快,神情缓慢地顿住。

    这是有多巧。

    正听身侧年轻男孩说话的男人掀眸,隔着两米的距离,目光在她脸上停顿两秒。自然地,修长的指尖轻握住拉杆,阻止了它继续向后滑行。

    随即,他又平静地挪回目光,眉眼清冷地同年轻男孩说了句话。

    男孩恍然大悟地点头,又继续说着什么。

    “.....”

    季奚盯着他轻握拉杆的手,思忖几秒,挪步过去。

    他还在同年轻男孩说着中英混杂的名词。

    年轻男孩倒是不大认真,狐疑地看她眼,又来搭讪的?这都第几个了,不过,这个是真好看啊......

    他忍不住又看两眼。

    “记住了?”

    清冷的嗓音忽地响起,年轻男孩愣了下,“啊?啊,记住了。”

    “明天写份报告,邮箱发我。”

    “啊?”

    年轻男孩哭丧着脸,“明天?温教授,要不你再讲一遍吧。”

    “......”

    温良抬腕又看了眼时间,淡声道:“讲座内容备份我邮箱发过,最迟后天中午,初稿发到邮箱。”

    年轻男孩这才缓和些,忙不迭地点头:“教授我爱你!”

    “......”他眼皮微掀,看了眼年轻男孩。年轻男孩嘿嘿笑了两声,温良抿唇,随他去了。

    季奚适时地插话,盯着还被他轻握着的拉杆,“行李箱。”

    年轻男孩啊了声,这才发觉温良垂下的左手中多了什么。温良没应声,将手中拉杆调换了顺眼的方向,才掀眸看她。

    他眸色偏浅,神情很淡时,衬得整个人更清冷矜贵。稍顿,他平静地收回目光,偏头看连绵着的大雨:“高铁站?”

    年轻男孩又啊了声。

    季奚下意识点头。

    温良把手中资料交给男孩,淡淡嗯了声,一副没在意又真不认识她的模样。

    季奚微抿唇,正要说话,身后适时有陈正歆的声音传来:“这么巧?我们航班取消了,又急着回去,也要去高铁站。”

    陈正歆自来熟,年轻男孩叫了声老师。

    季奚还没说话,陈正歆笑着解释,“放心,我们真不是骗子,正经大学教授。这会儿实在不好打车,不过刚好,这边学校的人会开车送我们过去,不介意的话,要一起吗?”

    他说着,分外热心熟稔。年轻男孩也立即兴奋道:“对啊对啊,一起呗。”

    温良淡瞥他二人,没出声。

    季奚想了想,左右自己赶时间,她是心动的,“.......那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年轻男孩笑得灿烂。

    季奚眉眼一挑,乐了,冲着陈正歆和年轻男孩道了声谢。

    温良神情寡淡地敛眸,冷不丁地开口:“先上车。”

    雨太大,从酒店阶梯到车门处,雨滴直直砸下来。年轻男孩正要撑伞,温良叫住他,“辛苦把行李送到车上。”

    年轻男孩立即点头,“好嘞。”

    他撑着伞接过温良手中的小行李箱和陈正歆的资料包,一起拿过去。刚好,从酒店里出来另外一个男孩有问题问陈正歆,两人边走边上了车。一时间,只有季奚和温良还在酒店门前站着。

    两人都没再说话。

    季奚瞥了眼他空空如也的手上,思忖几秒,默默撑了自己一直拿在手上的伞。

    她往前走了两步后,回头看温良,思忖着道:“温教授,不走吗?”

    “嗯。”

    温良敛眸,自然地走到伞下。

    他身量高,季奚没穿高跟鞋,堪堪到他下颚。季奚只好把手腕抬高,再抬高一点,把两人都罩在她的伞下。

    雨声和人声交映着,季奚想着这人真是半点没变,性子冷,连句场面上的客套都没有。

    雨水积在台阶下,季奚不小心踩下时,有些许溅到他的长裤一角。

    她沉默几秒,“抱歉。”

    温良无言。

    “看路。”

    片刻,头顶倏地传来清冷的嗓音。季奚愣了下,手上的伞已经被人接了过去,“先上车。”

    温良神情平静地收伞,在她身后也上了车。

    车内两个男孩正讨论着什么分子建模,一见他们上来,反倒安静了,直勾勾地盯向温良:“温教授,我才知道二室的课题报告下下周五才让交,咱们能不能也缓缓。”

    温良掀眸,两个字封死两个年轻男孩的幻想:“不能。”

    两人啊了声,陈正歆乐了,“行了,有点态度,这两天你们可比二室这两周的收获都大,别不知足啊。”

    温良没给他们眼神,陈正歆反倒诶了声,“怎么回事,刚才没给你留伞吗?”

    季奚愣了下,这才顺着陈正歆的目光看过去,温良右肩湿了不少。她一哽,默默想起自己那个单人晴雨伞,没吭声。

    温良没在意地接过陈正歆递来的纸巾,低眸擦着手上雨水,嗯了声。

    须臾,他倏地开口,“下周二。”

    一句话,年轻男孩愣住,下一秒,倏地意识到他在说什么,顿时笑了,“好嘞,保证质量过关!”

    温良眼皮微掀,转眸看向窗外,眸底略过些许柔和。

    反倒陈正歆疑惑往后看了眼温良,心情还不错?

    什么时候也会有人性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