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时间管理大师
    第二天一早,钱崧打车到贝霄家楼下接他。

    把行李搬到车上后,钱崧问:“怎么,要不要顺便去你未来的学校看一圈,在b市多呆一段时间?反正你现在也有钱了,不愁花销问题。”

    “再看看吧。”

    贝霄现在也决定不了这件事情。

    他目前的状况就是标准的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不考虑省钱问题,其实住哪都差不多,都是一个人。

    “对了,这是你要的笔记本。”钱崧将自己型号比较新的一台笔记本递给贝霄,“你拿去试试看手感。”

    贝霄接过,“谢了,崧哥。”

    钱崧哭笑不得,“你丫只会在找我帮忙的时候叫我‘崧哥’,现实。”

    “不然呢?”贝霄反问,“什么时候都不叫?”

    钱崧:“……”

    “要知足。”

    “……”

    **

    他们上了云辰安排来接他们的车,一路开到酒店。

    钱崧跟贝霄说:“首都可以玩的地方不少,后天才开始比赛,咱们可以找时间出去转转。”

    “好。”贝霄笑了笑,声音很低。

    上次出远门,还是参加pdl.

    司机带他们到酒店,他们拖着行李箱进去的时候,酒店大堂已经有几个人在排队办理入住。

    其中一个人贝霄十分眼熟。

    钱崧当年也在二线战队打过职业,跟贝霄之前的战队基地是隔壁关系,显然也认识那个人。

    “不是,他怎么在这,我记得他之前不是在pico么?”

    “不在了。”贝霄低声笑笑,单手支着行李箱,斜靠在酒店大厅的柱子上,笑容冰冷,语气凉薄,“pico跟他解约了,我举报的。这几天没在新主播里看到他,应该是去了哪个不入流的二线战队。”

    恰好此时傅诺办理完入住,转过身拿行李,露出了队服上的刺绣——

    crzy

    “我记得好像是某个不入流的二线战队,pcl都难进的那种。”

    钱崧悄声问:“你还好吧,如果觉得堵得慌,咱们就换家酒店。”

    “没,我挺好的。”贝霄是真的觉得自己挺好的,“看到他过得不好,我就觉得挺好。”

    “云辰这真是……”钱崧摇头,“怎么什么垃圾战队都往里拉。”

    “很正常。”贝霄看得开,“大战队的一线队员一般懒得来这种娱乐性质的比赛,还要备战pcl,能叫来几个就不错了,二线战队为了搏人气拉赞助,来得勤。”

    钱崧担心:“万一你俩要是抽签遇到一起?”

    “哦,那就算他倒霉了。”贝霄耸肩,“我将亲手表演如何干掉队友。”

    钱崧笑了,“行,总归pubg是一个人也能勉强单干的游戏,真的做掉队友也没什么,不像lol,有的时候看着队友的下饭操作也无可奈何,四打五真的很难赢。”

    “话说……”钱崧话锋一转,“这都来了赛场,你真的不考虑再打职业么?我看你歇了一年半,操作一如从前,没有丝毫退步,简直就是天生吃电竞这行饭的,你的禁赛只有半年,现在早就解禁了,你还很年轻,要不要考虑重回战场?”

    “不。”贝霄一口拒绝,“打职业能有上top2香?”

    钱崧:“……”

    他深吸一口气,忍住自己想打死这个嚣张小破孩的冲动,说:“理智上知道确实没有上学好,不过现在社会环境对电竞越来越宽容了,办个休学,等打完职业回来再上也不是难事,做过职业选手的人,都很难拒绝镁光灯的舞台和赛场上的激-情-澎-湃。”

    “想什么呢。”贝霄泼了一盆冷水,“清醒点,我们二线凋零战队没有镁光灯,没有激情澎湃,只有冷水泡面外加大通铺。”

    钱崧:“……”

    实不相瞒,他觉得自己拳头痒,这什么破孩子,怎么就不能让他假装自己当年曾经很牛掰呢。

    贝霄看前面的人已经办理完入住,正在跟傅诺说:“诺哥,咱们……”

    crzy的另一个人鲁鲁看到傅诺愣住,问:“怎么了?”

    傅诺盯着酒店大堂门口站着的少年看了片刻。

    少年颀长消瘦,带着口罩,只露出一头略显凌乱的黑发和一双乌黑的眸子。

    那双乌黑的眸子因为角度的关系,盛着光,格外耀眼。

    就像他从前一样耀眼。

    傅诺的表情有一瞬间控制不住地阴沉下去,但片刻后他拎着行李,笑吟吟地走到贝霄身边,说:“小霄,好久不见。”

    “别笑了。”贝霄语气冰凉,“不然你脸上的褶子遮不住。”

    傅诺剪了个很阳光的发型,特意穿了浅色衣服,让自己显得年轻点。

    但长期熬夜,作息不规律外加不锻炼,让他显得十分少年老成,跟皮肤白嫩的贝霄一比,显得差了十岁,但其实他们分明只差了五岁。

    crzy其他一个队员憋着火气,“你是哪个主播或者职业选手,说话怎么这么难听,谁都有年纪变大的时候,你跟诺哥一个年岁,喜欢听别人那么说你?”

    傅诺:“……”

    这怼的,怎么那么虚,话都不会说了?

    “没事儿。”贝霄很看得开,“那他也永远比我老。”

    傅诺:“……”

    他深吸一口气,用一种老朋友见面的寒暄语气问:“好久不见了,你最近怎么样,还在打职业么,还是做了主播?”

    “没打职业,转行做了主播,不过应该做不久。”贝霄实话实说,清润的奶音里带着明显的挑衅,“我记得你不是去pico了么,怎么现在穿着crzy的队服?”

    “电竞圈,转会是很常见的事情。”傅诺听到贝霄说已经转行做了主播,还做不久,心中冷笑,“你要珍惜现在这个来打比赛的机会,说不定将来就打不了了。”

    钱崧正想说话,却被贝霄一把拉住。

    “不打电竞挺好的。”贝霄真心实意地说,“免得不到二十五就要面临退休后不知道做什么的尴尬。”

    傅诺:“……”

    贝霄冷笑一声,没再搭理傅诺,跟钱崧一起去前台办理入住。

    crzy另外两个年轻的队员以为傅诺会跟贝霄吵起来,但傅诺却出乎意料的忍了下来。

    一个队员忍不住低声问:“诺哥,刚才那个人到底是谁?怎么说话那么不客气。”

    另外一个队员拍了拍脑袋,“我觉得那个人的声音挺耳熟的,好像最近在某个直播间听过,但就是想不起来了。”

    傅诺沉默片刻,一边拖着行李箱走一边说:“想不起来就不用想了,他是我从前战队的一个成员,曾经被联盟禁赛半年,现在估计是某个不知名的小主播,参加这次比赛混流量的。”

    “pico战队有人被禁赛半年?”

    “不是pico,是pico再之前的一个小战队,现在已经解散了。”

    **

    办理入住后,贝霄跟钱崧拖着行李去酒店房间。

    房间里,钱崧换掉运动鞋,穿上酒店提供的一次性拖鞋,大大咧咧地躺在床上,“这日子就应该穿着人字拖上街,穿球鞋实在太热。”

    贝霄面无表情地闻着房间里若有若无的脚臭味,收拾行李。

    将洗漱用品放好后,他问钱崧:“要出去吃午饭么?”

    “走。”钱崧从床上爬起来,穿好鞋,“正好我饿了,飞机上提供的什么玩意餐,咸菜配面包,从没吃过这么难吃的东西。”

    贝霄拿上钱包跟手机,跟钱崧一起出门了。

    **

    云辰订的酒店在b市的市区,旁边就有个大商场,他们去商场里找家餐厅吃午饭。

    贝霄跟钱崧在商场里,路过一家电子产品旗舰店的时候,钱崧提议:“进去看看?”

    电竞人,设备魂。

    打电竞的都没有办法拒绝设备的诱惑。

    贝霄点头,一起进去看。

    两个人看笔记本的时候身边来了三个女生。

    其中一个女生对着新款笔记本看了好一会儿,低声说:“好贵,买了就得吃三个月的泡面。”

    “是挺贵的,不过听说end神当年代言过这个牌子的一款游戏笔记本……”

    “算了还是网上买吧,实体店都贵。”

    几个女生看了一会儿就离开。

    “end神是真牛掰。”钱崧低声感慨,“当年我在役的时候,他就是整个电竞圈最有名的选手,风头甚至盖过了lol的那几个明星选手,更是被金主爸爸评为最有商业价值的人。”

    “嗯。”贝霄看了几个型号,随意闲聊,“不是说end是渣男么,怎么,金主爸爸偏好渣男?”

    “end长得帅呀,那张脸那个操作,都是电竞圈的天花板,再说他哪里渣了,我都没听说end有谈恋爱,怎么就成了渣男?”

    “应该是个时间管理大师来着?好像是一天临-幸了十几个战队经理,也是个人才。”

    “据说还有什么正房,小妾,外遇,暧昧对象?”贝霄想着一年多前听来的八卦,“总之浑身上下都透着渣男的气息。”

    云辰订的酒店距离姚氏集团的总部不远,姚匡跟闵沣言恰好中午吃饭路过这里。

    闵沣言知道贝霄今天坐飞机来b市,说不上来是什么心态,他带着原本可以让下属送过来的合作协议来姚氏。

    因为姚匡的公司距离比赛酒店近。

    他到的时候接近中午,签完协议就直接跟姚匡一起出来吃饭。

    姚匡说公司附近的商场新开了一家烤鸭,味道不错,提议让他一起来,他正在商场里走着,就听到一个十分耳熟的声音。

    贝霄的声音十分有辨识性,属于闵沣言一下就能听出来的那种。

    高高瘦瘦的少年正站在笔记本展示台前面,带着口罩,只露出光洁白皙的额头,刘海略显散乱,一双黑眸灿若星辰,语气带着几分随性和傲慢。

    少年穿着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身上的衣服干干净净,没有丝毫奇奇怪怪的污渍。

    对比旁边小腹突出,衣服莫名脏污的钱崧,少年清新得像是雨后的嫩竹。

    闵沣言站在原地看了片刻,勾唇笑笑。

    果然什么跟钱崧一样,纯粹是忽悠直播间粉丝的。

    小家伙,就喜欢满嘴跑火车。

    当然,还皮,小嘴叭叭叭,总喜欢说他的坏话。

    姚匡显然也听到贝霄说的话,险些笑趴下。

    “我说闵沣言,你有没有为自己曾经的年少轻狂后悔过?”

    “没想到吧,八年了,还有人把你当年话拿出来鞭尸。”

    姚匡好奇,“话说究竟是哪个古董电竞粉丝,还记得你当年说过的话?”

    闵沣言面无表情地看了姚匡片刻,在犹豫着要不要绝交。

    “话说你的黑历史可不止这些,你当年多狂呀,我还记得你好多中二的话,听说还有粉丝给你剪成了语录合集,现在都有人保存。”

    闵沣言觉得,还是绝交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