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完山中学
    一时间想不出来在哪里见过,江笑白暂时放下疑问,看裴从安对付那块凸起。

    匕首划过那道凸起,最终割出一道小缝。尖利的匕首戳进去,微微一撬,一块板子立即被翘了起来。翘起的板子上,安全两个字也跟着一起凸起。

    江笑白心里一突,下意识拉着裴从安后退一步。

    无事发生。黑板那里什么都没有。

    沈颖忍不住说道:“你要是真怕就躲我们后面。”

    想到之前双方的矛盾,她又忍不住跟了一句:“真不是看不起你,但是我们训练过,跑得快一些。”

    江笑白抿唇说道:“可能是我想太多了吧。”

    他又看了两眼黑板,那里依旧没什么问题。可是江笑白不敢放松。他的直觉帮了他很多次,直觉提醒他哪里不对,那说明这里确实有问题,而且是大问题。要么就是有很凶的东西,要么就是蕴藏着解决这个地方问题的关键。

    现在说这些没有必要,不好解释也可能引起恐慌,江笑白压下心里的忌惮,和众人一起凑近查看那块板子下的东西。

    “这是……拼图?”七人里的女生一直没敢说话,这会忍不住也跟着发表意见。

    正方形板子下的赫然是一块被打乱的图片,他们要做的就是将拼图拼回去。

    这东西基本是众人都能涉猎的小游戏,女生想到自己糟糕的探索值,手指已经打算开始拼图。

    “等一下!”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江笑白看了一眼同样说话的裴从安,扬起一个笑容,这才说道:“还不确定这个拼图要在几步内完成,有没有什么特殊要求,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女生觉得他有些大惊小怪。

    不就是个拼图吗?这有什么难的。

    然而一碰到江笑白警惕的眼神,她又有些拿不准。

    这要是真的有问题,送出去的可是她的小命啊。

    “那应该怎么做?你们来?”她给江笑白让出位置,心想着反正旁观也有经验值,出头鸟这事还是不能做。

    江笑白没有动,仔细观察那张打乱的图片。是个十六宫格,每一块图片的位置还挺大的,能隐约看清一些图片原本要展示的东西。

    那是一个隐藏在大火中的校园,黝黑的树影摇晃着身躯,天边的月亮都染上了一层光晕,明明是无云的夜晚,看起来却不清晰。

    民间将这种月亮称作毛月亮,传言这个时候,便有猛鬼出没。

    这幅画看起来极为不详,似乎也在暗示着完山中学发生的一切。

    女生见他半天不动,急得跺脚:“你怎么不动啊,再等会我们就得离开教室了!”

    裴从安打量了她一眼,隐含凌厉的视线吓得女生噤了声。

    也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看起来自有一股威严,女生一对上他的视线,就总觉得心里的阴暗面被剖开了一样,难堪不已,也不敢再说话催促江笑白。

    “现在能开吗?”裴从安问道。

    江笑白摇头:“不一定,我还不知道开错的惩罚。”

    他有些手段,可惜在众人面前不好施展。

    弹幕也跟着出招:

    【要不拿跟棍子先拨动一下,试试看有没有危险】

    【就怕试试就逝世啊】

    “倒不是不能试探一下。”裴从安说道,“何源,试试机械手。”

    “好嘞。”何源眼睛一亮,知道自己该出手了。

    之前好几次在江笑白面前丢了脸,这会终于有用到自己的地方,何源就想着露一手,来表明他们不是废柴。

    他从抽屉里拿出自己从外面带来的工具箱,里面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琳琅满目摆成了一排。江笑白看到他从里面拿出一个正方形盒子,然后按上了其中一面的红色按钮。那个盒子立即像是魔术箱一样,从里面探出一只机械手。

    也不知道是如何制作的,那手和人手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就是材质就是机械罢了。

    江笑白奇怪地看了一眼他那古古怪怪的工具箱,忍不住问道:“你们都带这些了,怎么还不带吃的啊。”

    三个人在那里饿肚子,居然没一个人记得带饭。

    该说他们是认真呢,还是自信。

    何源憋红了脸,忍不住说道:“我们哪能知道会被困住啊。”

    本来以为一天就能解决的问题,结果现在遇到了硬茬,可不就得翻车了吗?

    不想再说这种伤心事,何源起了个打住的手势,然后操纵着晃动的机械手去触碰拼图:“咱们第一个应该推哪一个?”

    “第三块下推!”女生抢先回答,“这种我经常玩,最好的办法就是按照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的办法。”

    其他人没什么意见,反正也是试验。何源操纵者机械手将右二图片向下推去,一阵物体滑动声音过后,图片顺势停留在了右三的位置上面。

    几人等了一会,发现无事发生。

    女生当即得意地扬了扬眉毛:“看吧,我就说没什么问题。”

    其他人没有那么乐观,裴从安拄着下巴思考了半晌,冷静说道:“继续试试。”

    女生不甘心撇嘴,却还是按照自己的方法指导何源波动图片的顺序,在她的帮助下,图片还剩最后一块便可以拼凑完全。

    女生激动说道:“快,就快要完成了!”这可是她全程指导完成的,一定可以获得足够的探索值。

    何源心里也松了口气,随手按上最后一块拼图。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变故突生。

    在拼图空白的那十六分之一上突然冒出来一张鬼面,猝不及防便将机械手一口吞了下去。

    “嘎吱嘎吱——”令人牙痛的咀嚼声在不大的教室中响起,鬼面一口便将机械手咬碎,白色利齿嚣张地暴露在空气之中。偶尔从里面漏出一两根机械手的手指,就可以让人联想到那要是真实的人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女生崩溃地往后退了一步,面色苍白。

    刚才要不是机械手,这会被鬼面吃了的人就是她了。

    何源连忙收回机械手剩下的部分扔到了工具箱里,不敢置信看着这一幕:“这怎么会呢?”

    “肯定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地方。”江笑白躲在裴从安背后,脸色也不太好看。

    何源:“那还要再试吗?”

    裴从安摇头,指着鬼面旁边的位置说道:“看看那里,我们最好有了十足的把握再来解决这个问题。”

    众人连忙去看,却见鬼面旁边那个位置不知何时出现了“2/3”的数字,这就代表着他们还有两次的试验机会,要是失败,很可能会有不知道什么的东西钻出来,甚至可能错过极为重要的线索。

    “嘎嘎嘎!”似乎是注意到他们的挫败,鬼面大笑起来,恶意十足地盯着在场众人,尤其是落到江笑白和女生身上的时候,目光垂涎不已。仿佛下一刻就要划破他们白嫩的肌肤,吞噬掉下面的血肉。

    裴从安不着痕迹挡住了江笑白,冷静说道:“我们先下去,等到找到正确方法再来解决。”

    距离关门还差五分钟,再不出去保安就要来了。谁知道违反了规定会不会又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出来。

    现在这情况真的是哪哪都不安全。

    这话得到了众人的一致赞同,毕竟鬼面啃鸡爪一样啃手的动作还是惊到他们了,现在需要缓一缓心情。

    齐问在楼下小花坛等了他们许久,这会人终于下来了,连忙凑上来问道:“怎么样,是有什么新线索了吗?”

    他这一天都没怎么休息好,穿在身上的西装早就已经皱巴巴了,脸上还有些憔悴。

    裴从安却没有当即回答,而是说道:“确实有一些有意思的东西,你要用什么和我们交换呢?”

    齐问僵了一下,看了一眼女生,却发现她魂不守舍,看起来完全靠不住。

    他之前让女生过去也是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这样他手里的信息就更多一些,筹码多,也就更有资格驱使这几个一看就不寻常的人,没想到这会却反过来被别人要挟了。

    “行吧,我们互相交换。”齐问知道她靠不住,只能自己努力了,“我们手里有学校的课程表,我还能想办法获得保安室的钥匙。你也知道钥匙可以打开教学楼的大门,我们到时候可以用来查探整个教学楼。”

    裴从安:“你的要求?”

    “晚上十二点那个规定,我们不能十二点出去,但是要试探的话是必须要在外面的,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团结合作,避免可能发生的危险。”齐问说道,“而且我取保安的钥匙也有危险,所以希望你们能过来接应我。”

    至于是找人合作还是寻找垫背的,那就得等到危险具体发生了才能知道了。

    他这要求表面听起来也没有那么过分,裴从安征询了其他三人的意见,同意了暂时合作。

    “那行,我把课程表交给你们,也希望你们能说一下我们被袭击了的室友的情况。”齐问松了口气。他之前已经从企鹅上知道了纹身大汉的死亡的信息了。

    这个问题是江笑白发现的,于是裴从安让他来说。等到江笑白说完纹身大汉的死因以及禁忌以后,齐问庆幸说道:“幸好有你们的信息,真是多谢了,我们也会小心的。”

    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身后的花坛里,一朵花正在绽放。若要再仔细看看,就能发现那花上赫然长着一张人脸,而那张脸的主人便是今天早上已经死亡的纹身大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