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完山中学
    他一把揪下背包上挂着的q版哪吒挂饰,拉着裴从安到角落,小声说道:“这里有我从一个很灵验的老道士那里求来的黄符,很有用的,你到时候拿着,有危险的话可以用它挡挡。”

    【夭寿啦,白白将自己的大宝贝送出去了】

    【我记得白白很宝贝那个的,说是什么大师那里求来的,以前好像还帮白白挡了好几次危险呢】

    【真的吗,为什么我听白白的描述感觉他被骗了,老道士真的不是假的吗】

    【是真的啦,那个挂饰保护了白白好几次了,每次都是很危险的时候】

    裴从安当然知道一些强大的符咒能够抵御鬼魂的伤害,越是强大的道士画出的护身符越有效果。他不知道江笑白这张符的效果,但看他这么郑重的态度,这符对江笑白来说应该很重要。

    “你不要不相信,真的很厉害的,这符可值钱了。”为了强调黄符的重要性,江笑白一脸肉疼。

    裴从安失笑,连忙应声:“好好好,我知道了,我一定会放好的,不到必要时刻不会用。”

    “倒也不必到了必要时刻,有危险就用。”江笑白略微心虚。

    这个黄符确实效果很好,也很难得,但是那是对一般人来说。他自己画出来的,虽然要花费一点功夫,却也没什么难的。主要是懒,所以产量不高的。

    裴从安微笑点头。他思考片刻,忽然手伸进了脖子,从里面拽下一个吊坠。江笑白不由得也跟着看了过去。那是一根极为简单的黑绳,比较特殊的大概是黑绳的尾端挂着一个弹壳。

    让江笑白眼前一亮的是,不知道是不是长期带在身上养着的原因,煞气很重,一定程度上能起到辟邪作用。

    “你把保命的东西给我了,我身上也没什么同等的宝贝,这个听我认识的人说有镇邪的作用,你先拿着吧。”

    江笑白接了过来说道:“那我先拿着,等到你出来以后再还给你。”

    他们的对话何源和沈颖都有注意到,两个人惊得不行。沈颖伸手戳一下何源:“我没看错吧,老大给的那东西是他吊坠?”

    何源也木呆呆点头。

    不怪他俩震惊。其实那弹壳吊坠也没什么,关键在于很有纪念意义。那是裴从安第一次击败敌人后的剩下的弹壳,意义非凡,平日里裴从安都待在身上,这会这么轻易就给了江笑白,由不得他们不震惊。

    毕竟这玩意除了意义特殊,还挺私密的呢。

    等到裴从安进了校长室,沈颖才反应过来,臭着脸说道:“老大这是不信任我们能照顾好人啊。”

    何源挠头,尴尬说道:“但是我们确实还不如小江靠谱。”

    沈颖黑脸:“闭嘴吧你,铁憨憨。”

    江笑白走过来,注意到他们气氛微妙,想了想还是不打扰他们了。之前他们气氛其实挺微妙的,要不是裴从安在中间周转,可能得用僵硬来形容,他还是不要找不自在了。

    他不说话,沈颖和何源也想到了之前对着江笑白大放厥词的事情,两人脸此时有些烧得慌。

    沈颖小心瞥了一眼江笑白。说实话江笑白长得很好看,皮肤白皙,面相乖巧,也连带得他看起来很年轻,像是刚成年,入世不深,身体孱弱。

    这也是为什么沈颖之前看不起他的原因,毕竟在外面这是招人喜欢,在这种危险的地方就是拖油瓶。

    当然,后面她就被狠狠地打脸了。

    现在想想脸还有些烫乎。

    “之前的事情……对不起。”她平日里脾气又臭又硬,今天难得心平气和道歉,“还有谢谢你帮我们。”

    江笑白还愣了一下。

    这事他其实也没有记在心里。只要沈颖不阻止他查东西那就万事大吉。没想到沈颖自己还记在心里呢。

    “没事,我们后来不是合作得很好吗?”他笑着说道,“而且之前他们要关门也是你拦着的啊,我都听见了。”

    沈颖脸颊忍不住红一些,她扭过头,假装不在意的说道:“其实也和你没有多大的关系,我就是看不上那种没两把刷子还忘恩负义的家伙。”

    帮工一直在偷听,这会自以为拿捏住了把柄,怒气冲冲问道:“你说谁忘恩负义呢?”

    “嘘!”江笑白直勾勾看着她,“现在大声吵闹,小心有鬼。”

    帮工心虚地倒退两步,不知道他是意有所指还是真的在警告:“我知道你们是一伙的,你当然要包庇她。我可不是吓大的,她刚才内涵我的事情可不能就这么过去。”

    江笑白:“她怎么内涵你的?”

    帮工:“她说我忘恩负义,没有两把刷子。”

    江笑白:“她指名道姓了?”

    帮工僵住。这还真没有。她只是想利用这件事情让双方产生矛盾,这个江笑白怎么这么喜欢抠字眼。

    “又或者是你的名字谐音和的那句话里的一些词很像,你才会误会的?”江笑白迷惑反问,“对了,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你告诉我们,我们下次小心一点就好了。”

    帮工哪知道这人是什么名字。套皮的时候也不会将记忆也套回来啊。

    帮工憋屈道歉:“可能是我听错了,抱歉啊。”

    “没关系,你这几天可能太紧张了,神经有些紧绷,下次听清楚就好了。”江笑白大度说道。

    帮工一口老血郁在心里,愤愤转身,不理他们了。

    沈颖悄悄比了个大拇指,江笑白也回了一个大拇指,两人相视一笑,之前那点不愉快算是就这么过去了。

    另一边,裴从安已经悄悄摸进了校长室里面。

    和上次来相比这次的校长室平和许多。黑暗蔓延了整个房间,裴从安按了一下房间的灯。按钮跳动声来回两下三,却都没有动静。

    看起来是打不开了。

    他收回手,扭头却撞上一个黑色人影,此时正直勾勾盯着他的方向。裴从安当即做出防守姿势,半晌却见那黑影完全没有动作。

    他有些奇怪,打开手机手电筒一照,却发现那哪里是什么人影,而是一个衣架。

    衣架上挂着一套西服,甚至还配了礼帽,仿佛衣服的主人接下来要去参加什么重要的仪式一样。

    当然,这套衣服放在现在看起来有些老式外加不合群。

    只是他们昨天过来的时候还没有这个衣架,今天却有了,由不得裴从安警惕一些。

    仔细看了半天确定这个衣架没有攻击的意思,裴从安当即借着手机的光闪身进了旁边的档案室。幸好校长室与档案室连着的那个门没有锁,裴从安很顺利就进去了。

    临近毕业,学生们最近刚拍了档案上的照片。档案是按照班级一列列排列在架子上的,裴从安找到高三十二班的那一列架子,一个个翻动起来。

    笔记本上并没有记载校花和学委的名字,按照这两人出事的时间,也不一定有他们最新的照片。好在还知道林夕的名字,裴从安一路寻找,终于找到了林夕的档案袋。

    名字都是记录在档案袋上的,找起来很容易。

    裴从安拿出档案袋打算赶紧离开这里。一回头心中却是一惊。

    刚才还在校长室的衣架不知道什么时候再一次移动到了他的身后,那礼帽下明明空荡荡的,裴从安确有种视线从四面八方传来,牢牢盯着他的那种错觉。

    来不及多想,他拔腿就跑,黑裤包裹着的修长双腿越过衣架,两三步就已经到了档案室门口。裴从安抓住把手,用力拉了两下却发现完全拉不动。

    在他身后,档案室一排排架子旁边,一双双红色的眼睛亮起,所有的目光不约而同注视着门口的裴从安。

    他被拉入鬼魂的世界了。

    裴从安心中凛然。

    那原本空荡荡的衣架同样亮起一双眼睛。裴从安手机的灯光灭掉之前,隐约扫过那逐渐鼓掌的衣服中出现的人的模样。

    是校长!

    原来他一直都在那里,只是裴从安之前当那衣服里没有人。

    校长像个老旧的贵族,伸手摘下自己的礼帽,微微俯身说道:“远道而来的客人,欢迎你过来参加我们的毕业典礼,我的学生们等你很久了。”

    陈列架旁无数红色的眼睛闪烁着光芒,仿佛在赞同他的话语。

    裴从安也不急着开门了,他收回手,拿起自己的枪对准校长:“很遗憾,校长先生,您的学校在十年前就已经被大火烧尽了,而那罪魁祸首依旧藏在你们当中。要是真的爱你的学校,我想你做的不该是将我困在这里,而是让我们找到完山中学毁于大火的真相。”

    校长脸皮抽搐了一下。裴从安没了灯,一时间也不能判断那目光中闪过的是愤怒还是恐惧。他张大了嘴巴,浓浓的腥臭味从里面冒出来:“别废话,杀了你,将你做成玩偶,再把你的伙伴全都捉过来,看你还能不能嘴硬。”

    随着他的话语,陈列架旁白的红色眼睛也一个个走了出来。高三十二班那里,裴从安甚至看到了几个熟人。

    原来在一天课程结束以后,那些学生都来到了这里沉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