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妞妞,真香!

    *

    老村长对一条狗的蜜汁自信震惊了汤明,他现在心急火燎的想看羊,却被老村长拉去田里看庄稼,老村长说庄家快熟啦,欢迎领导去视察,羊群咱等它们回家了再看吧。

    汤明欲哭无泪,全程被老村长牵着鼻子走,等到了庄稼地里,看着一片大丰收的景色,心里那点焦急终于被满眼的硕果累累踢了出去,左右再心急也看不到羊,他干脆欢欢喜喜跟在老村长后边摸着庄稼乐不思蜀了。

    ……

    汤明心心念念羊群的时候,秦冷正将羊鞭别在裤腰上,背着竹筐跟在骆芸身后正挨个草稞子摸野鸡蛋呢。

    在草场吃几天草,骆芸都会把羊群赶到山上啃一些其他植被,换着口味喂养群,现在山上的野果子正是丰收的时候,灌木丛中的浆果十分得羊群和狗子们的喜爱,除此之外,还有漫山遍野的山货和野鸡蛋。

    秦冷早就摸清牧羊犬放羊的规律,今天一早拿着竹筐就出发了,羊群赶到安全的地方吃草,大花它们在羊群四周分散开,每条狗堵住一条路口,这个时候的羊群最好带,只要在外围看着它们不乱跑就可以,它们会在活动范围内自己找吃的,狗子们重点要注意的是别让山里的野兽偷袭羊群。

    起初,骆芸看到秦冷拿着小铲子在地上挖野菜,她就跑过去看看都有什么好东西,竹筐里已经铺上了一层野菜,几种野菜里她就认识一个苦麻子,倒是几个野果还认得。

    咕咕鸟(毛酸浆)、山楂、野山枣,还有不少山核桃。

    骆芸看着嘴馋,见羊群安安静静的撸草,周围也没有野兽的气息,她就偷了个懒,在周围草颗粒开始找好吃的,灌木丛里的红果子最香甜,汁多味美,就是撸的时候很费嘴,稍有不慎就会被上边的小尖刺扎到舌头,羊群倒是不怕,一嘴下去没半边,骆芸却吃的很费劲,最后她干脆去吃旁边的天天了。

    天天是一种黑紫色的浆果,熟透时呈现黑色,长一串,薄薄的果皮下是饱含汁水和籽的果肉,骆芸小时候经常能吃到,它们长在门前屋后,不需要种植,自己生长一大片,是难得免费的小零嘴,后来城市里很难再看到它们。

    骆芸吃完一灌木丛,嘴巴一圈的白毛全都成了紫红色,她再次抬头看羊群,还是很安静,于是继续在草丛里寻找其他新鲜的、掉到地上的果子。

    骆芸真的没想过自己居然能找到一窝野鸡蛋,那窝野鸡蛋在干草编的鸡窝里,鸡妈妈把它们藏在厚实的草丛下,若不是骆芸的长嘴巴戳进来,根本发现不了它们。

    这一窝野鸡蛋足有十个,算是野鸡中的高产鸡,蛋皮呈青黄色,与家鸡蛋区别很大。

    骆芸兴奋了。

    这是荤腥啊!

    去年跟刘老汉上山放羊,她都没发现过这个大宝贝,骆芸伸出大嘴巴,向野鸡窝张开血盆大口,一口气含住三颗野鸡蛋往秦冷那边跑。

    “嗷呜呜~~~!”

    秦冷快看我发现了啥,野鸡蛋!

    秦冷回过头,看到牧羊犬紫红紫红的嘴巴里含着好几颗野鸡蛋也惊了,野鸡筑巢十分隐蔽,经验丰富的猎手也要碰运气才能找到,没想到妞妞居然发现了一窝。

    他小心翼翼地接过野鸡蛋,果断放弃挖野菜,将野鸡蛋连同它们的兄弟姐妹全部收入囊中。

    野鸡蛋的味道是好好的,还高营养,骆芸舔舔嘴巴上残留的甜味儿,继续在草稞子里嗅搜起来。

    秦冷在后边捡,她在前边找,回家以后对半分,今晚就吃炒鸡蛋,骆芸忍不住口水狂流,顺着嘴角不受控制地流下去,跟在后边的秦冷都能听到她咽口水的咕咚声。

    他们可能钻进野鸡老家了,绕着羊群找一圈,居然发现了十个窝,捡了足足八十多个野鸡蛋,秦冷兴奋的直搓手,嘴都要裂到耳后去了,虎子到最后都跑过来看他们到底在玩什么。

    骆芸直接拿出一颗野鸡蛋,当场砸开给虎子吃,虎子嗅了嗅,大舌头一卷连蛋壳一起吃了个干净,还有点意犹未尽。

    等确定周围再没有没被掏过的野鸡窝后,秦冷继续挖野菜、采山果,太阳快落山的时候,他已经把他的竹筐塞满了。

    下山的路上,在前面探路的虎子发现了一群野猪拦路,秦冷当场变了脸色,老人常道一猪二熊三老虎,野猪的威胁远远高于后两者,因为它们常成群结队在山上游荡,经常会与人不期而遇,来一场说撵就撵的极限运动。

    骆芸听到前方虎子传来的讯息,她低吟几声,跟在羊群左右后方的大花它们立刻冲到前面,将秦冷和羊群护在身后,野猪血厚防高,真打起来肯定是它们这边吃亏,它们想赶着羊群远离这些野猪绕路,可惜已经晚了,野猪群发现了它们。

    对面:一头獠牙威风凛凛的野猪带着自己同样威风凛凛的妻子们护着一群儿女对它们虎视眈眈。

    这边:八条犬加一个人与九百多只大绵羊

    战斗力一对比,乙方直接被碾压成渣,尤其这还是一群育儿期的野猪群,更是战斗力爆表的时候。

    骆芸八条犬加一大群声势浩大的羊群闯入野猪刚刚开拓的新领地,彻底激怒了它们,而秦冷这个单薄人类压根没进野猪的眼,它们更提防的是那八条大狗和一群大绵羊,尤其是这么一大群绵羊看起来格外吓猪。

    大绵羊:咩咩咩,我们没有战斗力!

    想要撤退不可能了,对面那头公猪显然进入战斗状态,它们这边一撤,无疑让对方士气更上一层楼,骆芸眼神都不敢从野猪的对视下移开,那是认输,是告诉对方自己可以被干掉的信号。

    秦冷紧张到咽口水,他看向领头与野猪对抗的妞妞和虎子,再看向其他六条蓄势待发的狗子,慌张的情绪终于平稳下来,他也知道对面野猪的攻击力要比自己这边强,狗子若是跟它们硬拼肯定要吃亏,但现在局面僵在这里,实在不知道要如何解决——他也不敢动啊。

    僵持在安静的山林里持续了两分钟,羊群渐渐骚动,对面的猪崽儿们也开始赶到不安,骆芸在公猪的眼睛里看到了焦虑,显然已经忍耐不下去了,她果断将獠牙亮的更凶悍,喉咙里发出威胁的嘶吼声,如野兽一般的低吟果然震撼住了蠢蠢欲动的野猪,解除第一次危机后,骆芸立刻向虎子身边靠近,她的视线依旧锁住野猪的双眼,靠近虎子后,蓬松的大尾巴在虎子的背上轻拍三下——这是它们私下里约定的暗号,它们要主动攻击。

    虎子爪子立刻扣紧地面,脸上的表情更加凶恶,身体前倾,随时准备功过去,它这番举动立刻给身后的大花它们传达进攻的讯息,狗子们虽然没跟大野猪打过架,但也知道那绝对是强悍的敌人,但没有一条狗退缩,哪怕心里怕的厉害,可还是勇敢地站在最前方,直面敌人,因为身后有它们守护的羊群,有它们喜欢的少年。

    进攻前一刻,骆芸突然回头看了秦冷一眼,很神奇的,秦冷居然在那双黑黝黝的狗眼中看到了妞妞传递出来的意思,没有迟疑的,身体比大脑反应还快地转过身,秦冷扬起羊鞭,口中的哨子吹得震天响,羊群咩咩叫着掉转羊头向山林里跑去,而那声哨音也吹响了身后的战场。

    野猪嗷嗷叫地冲撞过来,野蛮的撞击若是顶在脆弱的狗腰上,能直接将脊椎撞断。

    骆芸跳上看好的高地,对着狗群大声犬吠:“汪、汪、汪汪汪(虎子诱敌脱离猪群,大花、多多绕后咬它们的猪崽儿,剩下的狗子去迷惑母猪。”

    几道命令迅速下达,狗群队形立刻改变,防御队形眨眼间变得分散。虎子为了吸引公猪全部仇恨,直接一口咬在它的鼻子上,野猪全身上下也就这块软和,也得亏虎子角度刁钻咬得到这里,野猪吃痛后,果然将虎子视为眼中钉,追着它一路狂追,虎子在狭窄的山路上左突右窜,野猪在身后横冲直撞,撞断无数树枝杂草,凭着蛮力将虎子逼到一处死路,当野猪得意洋洋准备给它来个致命一击时,虎子速度不减,反而加速冲向拦路的大树,几步踏上树干,后腿发力弹起,竟在半空中直接后空翻,从野猪头顶上跃到了后方,落地后继续狂奔。

    野猪都看傻了,愣了一下才想起来追上去。

    大花和朵朵是这次小队里牧羊训练进步最快的两条狗子,骆芸选它俩去骚扰后方就是看重它俩圈羊的本事,果然两条狗在其他同伴骚扰成猪时,成功绕道大后方,趁母猪不注意,直接偷袭猪仔,顿时猪仔们嗷嗷惨叫,吓得到处乱跑。

    母猪发现幼崽遇袭,立刻放弃其他可恶的大狗,回头追击大花和朵朵,把两条狗追的狼狈不堪,赶过来的骆芸见状,又高声汪叫几声,混乱起来的狗子们再次改变队形,在骆芸一声又一声的指挥下,竟然慢慢将母猪和猪崽儿分离开来,这一情况瞬间让母猪们惊慌起来,它们大声召唤着它们脱队许久的头领兼丈夫,让它赶紧回来保护幼崽,而它们自己,只能发狂地追在那几条狗的身后,想要把自己的孩子抢回来。

    骆芸让狗子们将猪崽儿圈到远离羊群的反方向,路上拉下几只猪崽儿无所谓,只要确保大部分的猪崽在它们手里就行,大花和朵朵主要负责圈崽子,其他三条狗负责断后骚扰野猪,而骆芸两边跑,不但要防止母猪追上来,还要避免猪崽儿跑得太分散让大花朵朵不好赶。

    来回奔波既耗体力,但对精力旺盛的边牧犬却不是问题,骆芸听到虎子的叫声,它在警告自己,公猪回来了,它们要尽快脱离战斗。

    骆芸本就不打算跟野猪们恋战,时间拖久了吃亏受伤的是它们,它们可没有野猪皮糙肉厚能当铠甲用的皮毛,绑架对方的孩子,只不过是为了引诱它们远离羊群,如今羊群已经看不见了,秦冷那么机灵,肯定能明白她的用意。危机既然解除,骆芸直接命令同伴们将猪崽们扔到一个低矮的水沟里 ,这个水沟淹不到小猪,但足够母猪费一番功夫把它们捞上来,为狗子们的撤退争取了足够的时间。

    那些小猪哭唧唧地被陌生的大狗狗们绑架,还被残忍地推下水沟,哇哇叫着扑腾着自己细细的小腿在水里挣扎,今天的秋日游简直是猪生里最糟糕的一天,在将来导致它们看到狗扭头就跑,实在是今天的经历在它们幼小的心灵上留下难以磨灭的恐惧。

    跟秦冷回合后,骆芸抬眼数了一下,羊群一只没少,而且情绪还算稳定,意外并没有刺激到这些胆小的绵羊们,它们等到虎子回来后便赶着羊群从另一边下了山。

    回到平坦的草场,骆芸把佛系六羊组连同其他而是多只羊赶出来,让秦冷和大花它们磨合赶羊,自己和虎子圈着大羊群在旁边。

    这项回家路上特殊的训练并没有因为遭遇野猪群而取消,累的吐舌头的狗子们也没有任何怨言,在秦冷的哨声下,六条狗子圈着二十六只羊在羊群旁边七扭八歪地赶路。

    身后橙红色的晚霞披在灰突突的狗子们身上,它们的皮毛乱糟糟的,沾着野猪的口水,两条狗赶着一大群绵羊在渐渐泛黄的草地上顺畅地流动下来,羊群里的流动十分规律,一只接一只,队形整齐、行动如一。再看隔壁,大花它们虽然也很努力啦,但一眼看去差别还是十分大,它们成功把羊群聚集在一起,但是驱赶时总不能把羊群赶成一条直线,远远的看过去,简直在地上画问号。

    汤明站在村口,看着远处两拨羊群,明明数量少的更好赶,可一大团的羊群赶的赏心悦目,丝滑舒爽,小的那波却七扭八歪,进度艰难。

    汤明不明所以,指着一小撮的羊群问老村长是什么情况。

    老村长笑呵呵地说:“哦,这是我们村还在训练的狗子们,你别看它们赶的没旁边的好,但比以前把羊群冲散的时候可进步多了,最起码它们现在能把羊群赶到一起了。”

    老村长露出欣慰的笑容。

    汤明的眼神也变了,他盯着旁边赶着大羊群的两条狗,一条纯黑的狼狗,另一条就是他见过一面的边境牧羊犬。

    那条狗身姿矫健,羊群在它的控制下井然有序,就连旁边的黑狼狗,都在配合它。

    远处传来节奏并不紧凑的哨响,却丝毫干扰不到它掌控下的羊群,等看到边牧先跑过来打开羊圈,站在旁边命令头羊钻进去的时候,汤明的心立刻活络起来。

    这真是一条好犬啊,不但能够牧羊,而且还会指挥、会配合,就连旁边那六条狗子牧羊时,它也会跑过去协助牧羊人教狗子做示范。

    都说边境牧羊犬聪明,他以前还不信,但今天看到了,才知道名不虚传。

    等那个叫秦冷的小伙子到身边的时候,汤明笑眯眯的问他:“我刚才看到你吹哨子指挥狗群,你是在训犬吧,这些犬好训吗?”

    这些狗子汤明一看就是村子里自家养的看门狗,想要把这些犬训练成专业的牧羊犬可不容易,他有些期待地看着秦冷,可秦冷的话却否认了他的猜测。

    秦冷说:“我也是有人指导才会训犬的,而且平时这些犬不听话,或者听不懂我说什么时,都是妞妞在旁边做示范,多亏了妞妞帮我,我才能管好这些犬,妞妞可聪明了,我说什么它都能听得懂。”

    汤明失望地低下头,看着蹲在老村长脚边的牧羊犬,他原本以为能把犬训的这么好的是这个小伙子呢,他心里的那个计划又搁浅了。

    汤明默默边牧的脑袋,如果不是秦冷自己训出来的,那就单纯是这条狗足够聪明了。

    虽然秦冷没有他期待的才能,可他嘴里那位帮助了他的人,还是让汤明很期待,也许那是个转机也说不定。

    等秦冷兴奋地带着大领导们去兽医站见娄思国的时候,娄思国听完秦冷的话一脸懵逼,连忙打断热情的小伙子:“等等,我什么时候偷偷在你床头塞纸条了?”

    秦冷一愣,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他茫然地拿出夹在红本子里的几张纸,展开指给娄思国说:“这些不是你写给我训犬的方法吗?除了你还能有谁知道这些知识?”

    娄思国看到上面的字迹,立刻摇头喊冤:“不是我,我写不出来这么丑的字。”

    好家伙,旁边还有一群人呢,这么羞耻的字迹绝对不能诬赖到他头上。

    汤明也探过头来看一眼,捂着眼睛躲开了。

    那几个陪同人员见状也好奇的挤过来想要一睹把大领导都给刺激跑的笔迹,结果哥哥脸色古怪,一言难尽地走开。

    老村长把几张纸拿过来,看了字后哈哈大笑:“比我写的还丑,哈哈哈哈,这到底是谁的狗爬字哦。”

    骆芸:你们用嘴叼着写还不如我呢!

    她好气,气的整个后背都疼了。

    真的好疼,不是错觉,越来越疼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