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萧惟曦是溪城祺臻药业总裁。

    不过二十六岁的年纪便接管了父辈事业,将集团管理得风生水起,颇得众人赏识与尊敬。

    最近祺臻董事会计划扩大溪城的门店数量。

    不久前也是刚收购两家连锁药店。

    原本顾澄栀的药铺并不在他们计划范围内。

    集团还没起来前,祺臻还将她药铺的风云事迹当做奋斗标杆——毕竟那些年几乎全溪城的医馆都到她家进购药材,也算是风靡一时。

    但今日不同往昔,这家药铺如今眼看着就要闭店大吉。

    好歹也是曾经的榜样,为表一番敬意,董事会决议让萧惟曦亲自出马去谈收购事宜。

    临近黄昏,秋风吹落几片银杏树叶。

    夏日余温很快消失在十月初。

    助理打开车门,萧惟曦捂紧身上的薄风衣。

    刚下车却发现……

    药铺竟然改名了!

    还换上块崭新的大牌匾!

    这是已经转让了吗?

    萧惟曦顿住脚步,站在门口准备让助理去打听下情况。

    结果再抬眼看清牌匾上几个大字后,他整个人直接怔在原地。

    玉……机?

    跟他多年的助理从未见过他这样的表情:“……萧、萧总?”

    还伸手在他脸前挥了挥,可萧惟曦却半点反应都没有,直勾勾盯着牌匾一动不动,仿若一尊雕像。

    助理很懵。

    那是因为他并不知道“玉机”二字对萧惟曦的意义。

    很久以前,曾有个女孩救过他的命。

    那女孩带他回去的地方,就叫“玉机医馆”。

    他们曾一起快乐而自由地生活了许久。

    但最后很不幸……医馆被砸了,唯一活下来的女孩抱着他逃到很远的地方,可最终也先一步离他而去……

    “那个,”助理终于忍不住提高嗓音,“萧总啊,您没事吧?”

    萧惟曦一个激灵回过神,可原本清晰的思路却因方才的回忆变得凌乱。

    他思考两秒,虽没在这个时空见过哪家药铺或医馆使用这个名字,但也不能排除重名的问题……

    而且前世之人,哪会这么容易就重遇?

    或许还是自己想多了。

    如此一番心理安慰,萧惟曦舒了口气,转头对助理说:“没事,就觉得这个新名字挺好听的……玉机。”

    他正准备和助理交代些什么,下一秒就被一个浑身飘着药香的年轻姑娘撞着个正着。

    萧惟曦下意识低头,只见那姑娘撞到他身上,满脸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甚至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笑得好像还更开心了。

    萧惟曦:?

    这边,至于撞到谁了堇笙不知道,她也不关心。

    她只顾享受功德值飞速增长带来的喜悦。

    这家伙,比周老门诊的效率还高啊!

    真没想到天上掉馅儿饼的美事竟也能砸到她头上!

    看来以后要多往药铺门口站站。

    不过怎么好像……之前都没有出现过这个无限白嫖的bug呢?信笺这是坏掉了吗?

    “……喂。”萧惟曦见她仍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仿佛把自己当成了蹭气运的wifi,只好先后退一步。

    毕竟他活到二十六岁,还是第一次和异性离这么近……

    堇笙身在随身秘境,这会儿也察觉到外头的不对劲。

    连忙抽出身来,才发现眼前不知何时多出一副陌生面孔——相貌清俊,气质不凡,身高八尺有余,身上披着件和初秋季节不太匹配风衣。

    似乎有些怕冷。

    萧惟曦礼貌开口:“请问,您是这家药铺的新店主?”

    堇笙把药囊藏进口袋,落落大方道:“是也不是,我家药铺并未转让,只是暂时由我接管。您是想买药吗?药铺今日新推出几个药膳配方,均由优质道地药材配伍,不如进店转转。”

    这姑娘出落标致,言谈举止间还掺着几分古典气韵。

    萧惟曦不禁看愣了两秒。

    一旁助理刚想拿出文件说些什么,却被萧惟曦抬手阻拦,他抬手示意牌匾:“这是您起的名字?为什么叫 ‘玉机堂’?”

    或许仍心存疑虑,还是没忍住问出口。

    堇笙只想卖药,并不想和顾客多解释些什么,热情地胡诌道:“当然是请大师起的,根据阴阳五行八卦命理,说是有利于店铺生意。所以您不进来转转吗?”

    沉默片刻,萧惟曦只觉得他今天是真的想太多了。

    随后和助理一起跟堇笙走进药铺。

    因为重新整顿加上药材不全,店面显得有些空旷。

    大致参观完,萧惟曦又发现两件怪事:

    一、以他的专业水准,这里虽仅有十几味药材,但品质极佳!他从小跟父亲在药材产业混迹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此等精品!

    二、就是那些药斗子的排列顺序……

    “可否请教个问题?”萧惟曦问。

    堇笙点头:“您说。”

    萧惟曦:“药斗 ‘横七竖八’式排列,大斗三格,每格存放一种饮片。一般无论药材大小质地如何,通常按照处方配伍规律、且多以传统名方为基础排列,为的是便于查找……可您这个顺序很特殊,是有什么讲究吗?”

    关键是太巧合了!

    在他遥远的记忆中,那个救他一命的女孩带他去的医馆,就是这样的顺序!

    他们在那里住了那么多年,他绝不可能记错!

    ……可他并没有见过玉机堂的这位姑娘啊。

    堇笙一听,这是来了个行内人。

    不过懂行更好,无需她过多讲解,瞧眼药材便能知道其好坏。

    如此一来,她从秘境兑换的宝贝药材就更容易卖出去啦!

    堇笙唇边扬起爱财的微笑,目光灵动:“只是个人习惯而已,没什么讲究。”

    讲究当然是有,这可是按照师父当年的开方思路总结出的排列规律,但这事没必要和一个陌生人讲。

    萧惟曦盯着药斗柜看了好久。

    ……真的只是个人习惯吗?

    助理举着文件又暗示他好几下。

    真搞不懂今天萧总怎么回事,平时也不是个爱走神的人啊……难不成这姑娘长得太好看,把他魂儿给吸走了?

    “我这的药材都是绝佳道地,别处是买不到的。”堇笙对自己的宝贝十分自信,她带萧惟曦来到橱窗前,指着摆放整齐的药膳方,“这就是我店新推出的药膳配方,配上绝佳道地,可达到 ‘事半功倍’的效果!”

    她见男人眉头微蹙,仿佛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又见他提早穿上风衣,脖子上还系着丝质围巾,灵感忽如涌般乍现:“虽是普通的药膳方,但还得根据顾客体质选取合适的方子。不如我给您把把脉?看看您适合吃哪个?”

    萧惟曦助理忍半天终于忍不住了,上前一步打断堇笙的花式推销:“那个,叶老板,我们是祺臻集团……”

    结果话没说完又被萧惟曦一抬手给轰了回去。

    助理:“……”

    这什么情况谁能告诉他!在线等挺急的……

    “祺臻集团?”助理虽然退下去了,可他的话终归还是落在了堇笙耳朵里,这么大的药材集团在整个华国都出名,堇笙当然也知道。

    她思考两秒,收回脸上的笑容,有些防备地看向两人:“刚才听这位先生说话就感觉是内行。既然是祺臻的,你们今天不会是来谈收购的吧?”

    萧惟曦见她态度突变,连忙道:“抱歉叶老板,是我们没有说清。”

    堇笙在心里长叹口气。

    苍天啊,谁家开业第一天就赶上收购方微服私访暗自调查……她想打好手中的牌,可到手的都什么烂牌啊?

    “道歉就免了,但这件事我要表明,”堇笙语气坚定,“玉机堂对我来说很重要,不管你们是谁,出多少钱,我也不会卖掉!”

    ——未来,它可绝不仅仅再是一家普普通通的药铺!

    见这姑娘态度决绝,眼神带着抗拒神色,萧惟曦也瞬间从回忆世界中抽出身。

    他默默收回刚想让她把脉的手腕,心里此刻竟还有一丝挥之不去的失落……

    “这些药膳方很不错,”萧惟曦转开话题,“药材也是难得一见的好药,相信叶老板经营有道,玉机堂以后一定会好起来的。”

    他回头对助理说:“西峥,把这些药膳都买下,咱们回去煲汤。”

    助理:???

    “不是萧总您说什么……?”

    萧惟曦:“包圆儿。”

    堇笙愣了几秒,笑容又回到脸上:“萧先生您稍等!我去拿包装袋!”

    萧惟曦侧眸望着她跑去的背影,眼底划过丝疑虑。

    他记得他的救命恩人最喜欢捋鬓角两侧垂落的头发。

    而这位姑娘,刚刚有三次将手放在锁骨上,很像捋头发的动作。

    虽然发型不同,但这显然是长期形成的一种习惯……

    “给,这是我打印的食用说明。”堇笙把药包好,又叮嘱道,“还有从您面色上看,想必体内有尚未除尽的瘀血和里寒,平时不宜食用寒凉收涩、生冷油腻之物。若想进一步调理的话,可以去杏林苑。”

    还有她说话间特有的语调……

    真这么巧合吗?

    他从小就拥有前世记忆。

    可即便如此,前世的人会和他一起来到这个时空吗?

    萧惟曦让助理拿上药,冲堇笙浅笑道:“谢谢叶老板,我一定会去的。”

    就算不去看病,他也要搞清楚这姑娘是怎么回事。

    ……

    送走祺臻两人后,堇笙一边开心地数钱,一边愉快地查看功德。

    结果发现奇迹它又出现了!

    从她刚才离开秘境到现在回来,功德值竟然一直在涨!

    虽不知这无限白嫖的bug是怎么回事,但这也太令人合不拢嘴了!

    只见信笺上写着:

    【功德值共计六万八千八百八十三。】

    堇笙直呼好家伙!

    但还是问了一嘴:“这是开店奖励吗?”

    信笺:【非也。】

    堇笙:“那是什么?”

    信笺:【。】

    堇笙:???

    ……又故障了?

    重新开业的第一天遇到大客户,又多涨出这么多功德值。

    堇笙带着绝美心情回到宿舍。

    谁知刚一进门,程小渝便举着手机激动地朝她奔来:“女神学霸!你竟然真的拜到周远渡为师啦!”

    堇笙楞了一秒,接过手机。

    只见某中医论坛首页上,飘着个新帖:

    【时隔十年周老再度收徒!徒弟竟是传男不传女之叶氏独女,身怀绝技!】

    堇笙:“…………”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