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来到玉机堂,几人围着中式茶桌坐下。

    张秀妮本想挨着萧惟曦或他助理坐,方便说上几句好话。

    结果萧惟曦两条大长腿往前一迈,先行坐在堇笙旁边的位置,他助理也飞速坐了过去,张秀妮是想跟也跟不上,只好坐在最外面。

    张秀妮:“……”

    这小丫头什么时候跟祺臻的萧总混这么熟了?

    毕竟只见过一面,堇笙并没觉得有多熟。

    倒是对萧惟曦提出合作一事感到挺意外的,一般做到风生水起的大集团,谁会跟一家奄奄一息的小药铺合作啊?

    别说合作了,就是某些合伙人都想赶紧拿钱溜之大吉。

    当然,好歹萧惟曦也算是当今小有名气的商业鬼才。

    或许人家独具慧眼发现到其中的宝贵价值也说不定。

    堇笙捋了下乌黑的长发,打算先问问他药膳的事,或许能从他的回答中听出些真实想法:“萧先生这几日一直在吃药膳吗?”

    萧惟曦留意到她捋头发的动作,眼底划过丝微不可察的疑虑。

    但听她开口,忙抬眸对上那明亮的双浅棕色眼睛,点点头,不失礼数道:“那天回去后,每天都有在吃。”

    助理西峥笑着补充说:“叶老板,您的药膳方子真厉害啊!我们萧总打小儿就有怕冷的毛病,医院检查都说没什么大问题。按照您的药方才吃两天就好多了,您看,萧总今天连围巾都摘了!”

    堇笙很自然地顺着他的话朝萧惟曦的脖子看去。

    谁知竟在男人流线漂亮的锁骨上,看到一个淡褐色的蝴蝶胎记,形状尤其独特。

    ……这,真是巧了。

    她记得穿到古代时救的那只兔子身上也有这样一个胎记,似乎也长在锁骨附近。

    人跟兔子竟然在一样的位置长出一样的胎记来……这事儿还挺有意思的。

    堇笙不由得浅浅一笑。

    萧惟曦却一眼捕捉到她脸上方才一闪而过的惊讶,内心疑虑更深了。

    他刚想顺着助理的话头伸手请她为自己把个脉,却被对面的张秀妮用大嗓门打断了:“呦呵!小笙还开发药膳了啊?这想法不错,可以卖些散单什么的,从你们老师那抄来的方子吗?”

    “……”萧惟曦默默地收回还没伸出去的手。

    这一嗓门倒是让堇笙也收回了视线和思绪:“几副药膳方而已,我自己开的。”

    张秀妮有些意外和惊恐,但萧总和他助理都说方子很厉害了,她便也没再问什么。

    只不过一个连医师证都没考的学生,能开出什么好方子来啊。

    堇笙此时顾不上这位只管躺着收钱的合伙人。

    继续对祺臻那两人说:“萧先生吃完管用自然是好,但药膳终归是药膳,比不上药方,顶多起到个养生调理的作用。上次我也跟您说过,您体内应该还有尚未除去的瘀血和里寒,建议还是辨证开方。”

    萧惟曦听她讲到这,以为终于可以顺理成章地伸出手来让她把脉。

    不料这回却换自家助理上前阻拦了:“叶老板太谦虚啦!虽说只是小药膳方,但您家的药材就不一般啊!我们今天也正是为此而来的!”

    “……”萧惟曦又一次默默地收回手。

    “原来是这么回事。”堇笙扬唇一笑,果然还是冲着她的宝贝药材来的。

    西峥从公文包里翻出文件,平摊桌上:“实话实说,我跟着萧总这么些年,没少逛过华国各大药材市场,就连一些道地药材的著名产地都跟着萧总亲自去过很多回了,像您家这种等级的好药,真心不多见!”

    堇笙大致瞥了眼文件:“所以萧先生所说的合作指的是这个?”

    倒也不是不可,甚至可以说非常可。

    药铺除了接一些顾客开药的散单外,大头来源仍离不开批发进购。

    祺臻药业除了做药材生意外,还研发各类中成药和保健补品,但这些都离不开好的药材,品质上去了收成必然上涨。

    如果合作的话,这对玉机堂来说也是很好的机会。

    但有个问题就是,她的宝贝草药都是从随身秘境兑换出来的啊!

    如同变戏法一样地凭空出现……

    本来这些天她就在为采药产地等事而头秃,这时候要是和大集团挂上钩,那岂不是要当场亮出许可证来……

    堇笙又焦虑了。

    坐在对面的顾澄栀也有些疑惑。

    虽然女儿说这些药材是找学校老师联系采购的,但按说之前合作的那家批发市场在华国也不差啊,也没听祺臻这样夸过!

    女儿到底从哪找到这么好的药材呢?

    当然这些对她旁边的合伙人来说就不那么重要了。

    张秀妮只在意文件上给出的报价:“我的天啊!祺臻不愧是祺臻!我们这家小药铺子最火的那些年也没标过这种价格啊!萧总真是出手大方,年轻有为!——唉,澄栀妹妹,还纠结啥啊,还不快签下来?”

    堇笙见张秀妮哈喇子都快从眼眶里溢出来了,着实很无语。

    当年要不是顾澄栀能干,起早贪黑地把药铺撑起来,恐怕她现在连房东都做不成。

    萧惟曦没理会对面的张秀妮,而是对堇笙说:“叶老板可以考虑,这些还都只是初步定价,后期我们可再商议。”

    张秀妮忍不住插话道:“什么!价格还会再上调吗?”

    萧惟曦:“……”

    堇笙:“……”

    眼瞧着张秀妮都快趴到文件上了,西峥嘴角抽了抽,将文件慢慢拎出来,朝堇笙的方向挪去,并双手递给她一张名片。

    很有眼力地说:“萧总说这事不急,等您考虑好可以单独跟萧总联系,我们祺臻总部离您这里不远,也就二十分钟的路程。”

    意思是可以选择合伙人不在场的那天,单独商量。

    堇笙表示意会,欣然接过名片。

    见张秀妮还想再说什么,萧惟曦直接将其打断:“我只跟叶老板合作,以后也只听叶老板的。”

    张秀妮:“……”

    好的她闭嘴,她如今连个小丫头都不如了。

    堇笙“?”地对上萧惟曦的眼神。

    ……总觉着哪里不太对劲。

    沉默片刻后,堇笙语气平稳道:“贵方有意合作我们也很高兴,但玉机堂目前还存在诸多问题,首先重新开业不满一周,很多药材并不齐全,恐怕光是报表上这些就有大半无法满足。”

    “再者玉机堂现在连自己都供应不足,就别说大量供给祺臻了。”堇笙低头看了眼名片,“所以……文件和名片我先收下,如情势见好,我会主动跟二位联系的。”

    看来得尽快去秘境寻求个解决办法了。

    万一日后玉机堂成长起来,祺臻或许只是其中一家合作方,说不定还会和一些大小型中医院或国医堂之类的合作……

    堇笙又焦虑又期待。

    当然她刚才那番公事公办的话也是说给某些合伙人听的。

    张秀妮听完显然像泄气的皮球般——一方面是没能立刻拿到钱,懊恼中带着丝埋怨,另一方面就,她自己其实也有自知之明,一个苟延残喘的小药铺哪来那么大脸敢跟大集团合作啊?惭愧中带着丝尴尬。

    堇笙见她灰头土脸的模样,莫名还觉得有些搞笑。

    打算等祺臻的人走后再去会会她。

    要知道堇笙也爱钱,以目前的状况,重新雇人还不如让懒癌合伙人支棱起来。

    并让她把以前没干的活都补齐了,顾澄栀只管去旅她的游就好。

    堇笙:毕竟我这么机智.jpg

    趁此话题告一段落,萧惟曦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终于找到机会把手腕放到了桌子上:“叶老板说我体内有瘀血寒邪,听说您还是位中医,可否请您帮我看看?”

    堇笙笑着回过神,倒也没多想,往他手腕下塞了个脉诊垫后就为他把起脉来。

    萧惟曦目光一刻都没离开过这姑娘。

    他记得前世救他的那个女孩,把脉时习惯将小拇指藏在掌心里,而不是像她那个讨厌的大师兄一样翘成兰花指。

    还会跟患者询问一些细枝末节的问题。

    就像此时此刻,这个叫叶堇笙的姑娘一样。

    诸多同样的习惯集中在一人身上。

    ……这真的仅仅只是巧合吗?

    萧惟曦陷入沉思。

    他忽然想起什么,眼神示意助理拿出礼盒中的和田玉璧屏风。

    西峥心领意会地照做,并摆到堇笙面前。

    “您这脉……”

    堇笙刚要为萧惟曦分析脉象,就看到玉璧屏风上雕刻着一只兔子,兔子身旁还站着个女孩,不由得一愣,“这玉……”

    萧惟曦注视她的表情,感觉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结果下一秒却见她笑了起来:“这兔子也太肥了吧?”

    萧惟曦:“…………”

    ……对不起打扰了,可能还是他想多了。

    世上诸多巧合,却雨我无瓜。

    “萧先生这脉象还可以,”堇笙收回笑容,“不过您的瘀血和里寒比较奇特,似乎是与生俱来的,这或许……和您的父母有关。”

    其实关系不大,他这脉的确有点奇怪。

    本身的气血充盈,五脏调和,肾气也很是旺盛。

    可就是多出了那点离合般的瘀血寒邪,仿佛是来自同一个躯体里的两个人……

    反正堇笙在古代行医那么多年,还是头一回见到这种脉象。

    萧惟曦一顿,问道:“那,叶大夫有办法吗?”

    “我只能说试试,”菫笙拿来张纸,“帮您拟个方子吧,正好在我这里抓药。”

    萧惟曦点点头,认真观察她的字。

    谁知竟再一次陷入沉思。

    虽说一个毛笔一个签字笔,一个古体一个现代体。

    但那笔锋字迹……真的,不能说像,只能说完全一样!

    直到堇笙将方子递给他,萧惟曦都还没回过神来。

    堇笙:“……”

    这人果然总是魂不守舍的。

    顾澄栀接过方子:“我去帮忙抓药。”

    随后拉着张秀妮一起到药斗子那边去了。

    西峥见自家总裁又露出这幅怪异的表情,“……”地想要拎他起身。

    但这次萧惟曦竟自己站起来了,转头对他说:“西峥,今天农历十五吧?跟司机说一声,一会儿去潮露寺。”

    西峥:“啊?好的。”

    ……

    祺臻二人走后,堇笙找到没人的地方。

    打开香囊带子准备去秘境求个解决办法,顺便查看下之前药疹患者的情况。

    结果奇迹它又出现了!

    信笺上的一串数字简直亮瞎她的眼!

    【功德值共计十三万八千六百一十六。】

    堇笙:???

    白嫖bug又出现了吗!

    堇笙开心地快要蹦起来。

    可忽然又觉着哪里不对……

    记得上次白嫖bug出现时,萧惟曦就带着助理来到玉机堂。

    这回好像又是……

    ……所以,难道白嫖bug和他们有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