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6
    一罐子奶粉,有奶的时候尽量给她吃奶,没奶就喝奶粉。可随着孩子长到快六个月,光喝奶粉也不行,现在的奶粉太寡了,不像以后有这个那个几十种生长发育需要的成分,现在喝进去一泡尿就给尿得干干净净。

    安然只得再去找胡文静,又买了两罐奶粉和一罐子的钙奶饼干,把饼干泡进浓郁喷香的奶粉里,又香又软,还甜丝丝的,哪个孩子不喜欢?

    有了这,小猫蛋都不闹奶了,大清早天刚亮就眼巴巴看向床头放奶粉罐子的地方。

    炕旁就放着暖水瓶,安然正搅吧奶粉呢,小丫头就手舞足蹈来抢了。喝得饱饱的,天也亮了,外头传来一串哨声,把孩子兜胸前,安然到大队部来上工。

    快过年了,交完任务猪,上完公粮,最近忙着结算工分,要分钱分粮票了。上次搜查四姥爷家立了功,且是队上唯一一个拥有高中文凭的“高材生”,安然被姜书记叫来帮忙。

    大队部的出纳叫姜德良,前几天雪地里摔了一跤,把锁骨给摔骨折了,右手抬不起来,只能坐一旁,教着安然打开记分员交来的记分本,挨家挨户核对,核算总工分数,再算人头数,以及余粮数。更不巧的是,会计还突发阑尾炎,住院去了,安然一个人干俩人的活,简直忙到飞起。

    财务室原本是一间知青屋,有个大土炕,火一烧,整个屋子暖得不得了。小猫蛋就躺在热乎乎的炕上,时而吃手手,时而听着妈妈手下悦耳的“音符”,不知道想些啥。

    安然一开始搞小作坊的时候就是自个儿财务销售一把抓,现在一把乌漆黑亮的算盘被她拔得噼里啪啦,往往出纳还没念完呢,她已经算出来了。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1】。高中生就是不一样,小安同志一来,可是解了咱们燃眉之急。”

    安然一看,果然是人未到,语录先到的语录书记,“书记过誉了,我也是跟着姜出纳学的,姜出纳经验丰富,我这是遇到了好师傅。”

    姜德良被她奉承得哟,整个人飘飘然,“哪里哪里。”

    不过,安然话锋一转:“只是有个小问题想请教书记,您看这儿,二季度结余储备粮五千五百二十五斤,怎么到年底就只剩三千九百三十斤了?”要知道,除非有特大自然灾害或者战争爆发,储备粮是基本不能动的,三季度四季度都没有支出记录,就是再大的耗损也不至于少这么多。

    而同样的问题,安然已经看出来十几个了,要么是农药少了,要么是粮种无端报废了,就连交公粮的路上也得折损一百来斤,这完全不合常理。

    无论纺织品还是粮食,哪怕是农药,在保管途中存在耗损这是正常的,可过了那个度,就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儿!

    可不,姜书记一看,又让她把查出不对的地方全拿出来,他好好看了一遍,也就半小时的工夫,脸色不对劲。似乎是犹豫很久,他说:“天寒地冻的,你先带孩子回去吧,下午也不用来了,我们商量一下。”

    姜德良是新出纳,没啥经验,再加本来人也挺老实,还真不知道有这么多纰漏,整个人都慌了。“二爸这可咋整啊,我接手的时候也没细看,我是真没贪啊二爸。”

    他是姜书记的亲侄子,因着人老实,才当上出纳,才没半年呢忽然闹出这事,不止他的工作要丢,就是二爸也要受牵连。姜家之所以能在小海燕村跟人多势众的何家抗衡,就因为他二爸当着书记,要是下马了,这可是整个家族的大事。

    不过,安然知道什么该听什么不该听,裹紧孩子就出了财务室。零零总总一千八百多斤粮食呢,在一半以上社员饿得吃土啃树的年代,可不是小数目,更何况大头还是战备储备粮,这是一个国家,一个集体最后的底牌,就是再饿,公社领导也不许拿出来吃的。

    家里,包淑英正对着半个血糊糊的猪头一筹莫展。安然去大队部帮忙,正好赶上杀猪分肉,猪头和下水都是作为奖励分给队领导,她也见者有份,得了半个猪头。

    “妈你烤火去,我来给你们做个好吃的。”安然把孩子放炕上,让铁蛋看着,火钳插进猪眼睛猪鼻子里,这不就能架在蜂窝煤炉子上烧了吗?

    “刺溜刺溜”的,猪毛烧干净,皮子也给烧黑了,安然又用刚化冻的雪水清洗,刮掉黑漆漆的焦皮,露出金黄色的肉皮来,闻着就香。不过,这离能吃还早着呢,洗干净,破成五六块,剃掉骨头和牙齿,再洗出去几道血水,铁蛋已经要被馋死了。

    等安然再给锅里热油,爆香葱姜蒜八角茴香,再扔两块红糖炒出糖色,他哪见过这样的阵仗,口水都够洗个脸的啦!“小姨是要做席面吗?”

    在他心里,只有队长家儿子结婚的席面才这么隆重,这么美味。

    “卤猪头肉,去,看着猫蛋,当心她滚下炕。”小丫头已经会翻身了,而且翻得很好,一个人能从炕头滚到炕尾,得有人不错眼的盯着。

    等猪头肉炒上糖色,加两大瓢水,盖上竹篾编的锅盖,安然就给灶膛里烧上小火,慢慢炖着,锅边贴了一圈白面饼子,一会儿也烘得又香又软。

    猪头肉卤出来,还得切成薄片儿,肉皮金黄而脆,肉质粉白还特嫩,有股包淑英从没吃过的鲜味儿,“然然你这做菜手艺跟谁学的,可真厉害。”

    “一开始是在小白楼学的,后来插队的地方有个海城大饭店的厨师,我给他帮点小忙他就教我。”是有这么回事,那人还住她和宋知青的隔壁,看不惯他们每顿敷衍了事,总会指点几句。

    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后来几十年独自生活,她都是自个儿做饭,慢慢地熟能生巧,也就色香味俱全了。所以,这世上没有不会做饭的女人,只有不需要做饭的女人。

    吃得满嘴流油,包淑英难免又想起四姥爷家那档子烂事,“诶我一直奇怪,他们家哪来那么多粮食?”毕竟,他们酿酒只是卖钱,没有票,光用钱买粮食的话会贵很多,以她跟他们妯娌多年的经验,不是舍得花这份冤枉钱的人。

    不仅她奇怪,就是大队部和公社也奇怪,儿子儿媳和老婆子都说粮食是瘸子爹背回来的,他们不知道,而四姥爷呢,那就是河蚌一样的嘴巴,怎么撬也撬不开。

    吃得肚饱肥圆,躺热烘烘的炕上,俩孩子很快就给热得满头大汗,尤其小猫蛋,热得嘴巴红嘟嘟的,小胖腿总想把厚厚的棉被踹开,还滚来滚去烦躁得嗷嗷直叫。

    “乖乖,瞧把我孙女热得。”包淑英抱起猫蛋,用干净柔软的毛巾给她擦了擦额头和脖子,但就是舍不得脱衣服。

    这就跟很多后世的老人一样,无论穿多少,总觉着孩子冷,还总嫌弃安然给孩子穿太少了。看见当妈的把人家线衣脱了,只剩一个小褂褂,两条白嫩的胖藕臂露着,可把她心疼的,直咂吧嘴。

    因为总是给小猫蛋穿得少,安然早已被队里全年龄段妇女嫌弃死了,也懒得见一个解释一次,她现在琢磨着,过完年猫蛋彻底断奶,她就该出去工作了。

    正想着,忽然门口传来喧哗声,还越来越近,领头的是刚在知青屋查账的姜书记,“这儿,她家就在这儿。”

    “对,她跟她妈住这儿,还带着孩子。”这是民兵队长的声音。

    天寒地冻的,什么紧急情况民兵队长会上门?想到上辈子被小白眼狼伙同刘美芬做局的事,安然心头一紧,莫非账目的问题让她来背锅?在这年代小两千斤粮食可是能坐牢甚至枪毙的。安然紧了紧棉衣,掏出存折塞铁蛋手里:“收好,这是猫蛋的钱,任何人找你要都不能给。”

    据她观察,铁蛋的嘴是真对得起他名字,而且又固执,谁也别想从他嘴里套出他不想说的事儿。某些时候,比包淑英靠谱。

    把孩子抱给老太太,安然整了整仪态,大大方方把门打开:“哟,姜书记赵队长,有什么事吗?”这一群七八人,天黑梭梭的她只认得出书记和民兵队长。

    “有事有事,天大的好事儿!”姜书记嘴皮颤动得厉害,不知是激动还是给冻的。

    安然一头雾水,她这几个月全忙乎带孩子去了,可没干啥能让领导称赞的“好事”。

    “还愣着干啥,你家猫蛋他爸回来了,就要接你们进城过好日子啦!”这年头跑了的知青还能回来的本就少,回来还能接妻女回城过好日子的,那就比大熊猫还罕见。

    姜书记啊,那是真一把老父亲的心情。小安同志做事认真负责,看账看得十分细致,几天时间就把多年没人发现的问题查出来,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另外他老伴跟包淑英常在一处摘棉花,对她们孤儿寡母的日子也知道些,艰难着呢。

    现在,宋知青回来了,小猫蛋也是个有爸爸的丫头了,他老怀甚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