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9 章
    傍晚,孟溪回到镇上,从商队和运输队到达开始,即便是夜晚的城镇,也比以往要热闹许多。

    中央广场的集市还在持续,那些从附近村子赶来的村民下午才刚刚到达,今晚会留在这里,对他们来说这场夜市才是集市的开场。

    难怪现在的人比早上的时候还多,孟溪知道小镇的东北方向上有一条小河,在那条小河边上有三个村落,论单独规模,哪一个也比不上眼前的小镇,但是三个村子加在一起,人口就不比镇上少了。

    这场夜市,大概是本次集市期间赶集人数最多的一场。

    而孟溪带回来的那头黑角野牛,更是给这个夜市增加了一场余兴活动。

    荒野的娱乐不多,一场全牛宴和篝火烧烤,放在夜市里就是一场最好看的热闹。

    旅店的杂工小哥卖力吆喝着,不像别的摊位是为了吸引人注意,他这边完全是为了安全着想,不想让赶集的人靠得太近,尤其是孩子,篝火才点起来没多久,火光和人影交错间,就已经有两个溜过来的皮孩子被火燎成了爆炸头。

    篝火后边,洗刷干净的野牛躯体被吊了起来,白衣大姐舞动两把亮闪闪的切肉刀,一会儿用刀刃一会儿用刀背一会儿用刀尖,现场表演一套庖丁解牛。

    很快,牛杂炖了浓汤,牛肉串了烤串,肋排则是直接上了烧烤架,整个广场上都弥漫着肉汤和烤肉的浓香。

    几个被火燎了一撮头发的孩子,早就忘了刚才吓人的火,嘴里含着手指头,全神贯注着烧烤架上往下滴油的滑嫩肉串。

    心里想着这串烤得好,那串也不错,一会儿一定让老妈买一串最好的。

    孟溪在集市游走,拍摄各种社会研究可能会用到的素材。她记得有研究小组在做两个世界乡镇关系的比对研究,虽说优先级不高,但是碰上了好素材,怎么也不能放过。

    就这么游走着,集市上轻松的氛围让孟溪也跟着放松了许多。

    可惜的是,这种轻松并没有持续太久。当她逛到沙罗基地附近的时候,守卫队长刚好从基地里走了出来,对方向她招招手,把她带到了基地里。

    沙罗基地,就是全镇最高的那栋悬挂着巨大沙罗旗帜的土楼建筑,最早时孟溪在荒野上,还被这旗帜上的金属丝反光晃了眼睛。

    这座基地作为沙罗的集会场所和兵营,可以说是镇上的军事重地,平时只有挂有沙罗佣兵标记的人或者镇上的守卫们才有资格自由进出这里。

    即便孟溪跟队长关系不错,她也从未被邀请过,这次想必是有重要的事。

    “你提交的古怪痕迹报告立功了。”

    “北二镇的小队找到了你说的那具独角羊尸体,而且他们顺着血迹还发现了一处巢穴。”

    “找到巢穴的时候,那里已经被废弃,但是我们的沙罗猎人确定,巢穴属于一种从未见过的生物……”

    沙罗的行动竟然这么有效率?

    是重视,还是他们一向如此?

    孟溪知道这基地里有某种能和上级通讯的设备,但她没想到傍晚报告的消息,前半夜就收到了连夜调查的反馈。

    大概是很重视吧。

    孟溪本以为,队长把情况告诉自己,是要重提让她慎重考虑是否参加节点人的雇佣护送任务。

    毕竟在队长眼中,她虽然是个机敏的荒野猎人,但终究不是经验丰富的佣兵。她或许能够猎取肥美的猎物,却未必懂得应对未知的威胁。

    不过这一次邀请,队长却不是这个意思。

    “沙罗卫队和佣兵团会尽快查清楚是什么东西在威胁咱们的领地。”

    “在此之前,咱们会提醒势力内的居民减少外出活动……”

    原来队长是希望,孟溪能和她一起出面,去向节点人商队说明情况,将这个减少外出的通知告知对方。

    “我一个人劝,他们恐怕不会听。”

    孟溪既是镇外线索的第一发现者,还因为保险盒的事情在节点人商队那里有几分面子,这样的人一起出面,劝说效果应该会好很多。

    沙罗承诺保护节点人,不希望他们因妄动出事。

    孟溪越发觉得,荒野居民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思维单纯了,这些能成为一地领袖的人,心中自有沟壑。

    现在带她去劝说,不就是经典的“做工作”么。

    孟溪自然是答应了。

    她和队长离开基地的时候,还发现了另一个细节,有许多不常见到的沙罗佣兵来到了基地做登记。

    不知这些人是原本有任务在外,还是特地从其他地方赶来支援,总之可以预见的是,镇上的防卫会上升一个级别。

    种种迹象表明,威胁正在靠近。

    穿过半个集市,孟溪和守卫队长来到了节点人的摊位前。

    和别人用火盆照明的摊位不同,节点人的摊位上有许多会发光的管子,虽说照明度没有火盆那么强烈,但是大量管子排成照明矩阵,还是可以将整个摊位照得亮堂堂的。

    以至于许多人就算不买东西,也会在他们的摊位前逗留很久。

    孟溪往摊位上看,摊位上的商品和这花哨的照明设备相比就要朴实多了。

    整个摊位只有两样东西,时钟和指南针,虽说在异界他们有另一个名字,但是从功能来说就相当于蓝星世界的时钟和指南针。

    这些商品有着大大小小的不同规格和样式,但是核心部分却是一样的。很像是两个部分分开加工制成的。

    队长带着孟溪打了招呼,然后叫来节点商队的代表,开始谈正事。

    像和孟溪说明情况时那样,队长把新发现巢穴的情况又说了一遍,并建议节点人暂缓旅行计划。

    听完队长的叙述,那位只有半个人高的节点人代表转了转他那方块脑袋,看了看队长又看了看孟溪,然后进入了好长时间的定格状态。

    “请稍等……”

    孟溪莫名有一种打电话请勿挂断的感觉。

    大概半分钟,这位代表才重新恢复活动。

    “可以,在沙罗处理情况结束前,节点人不会离开。”

    不知是不是孟溪的错觉,她感觉对方答复的口吻,和之前这些小商人的语气明显不太一样。

    她仔细回忆了一下和节点人打交道的记忆,对方通常自称“我们”,“咱们”,从未用“节点人”这种代表己方势力的词称呼过自己。

    不管这些细节是否有用,孟溪都准备写在自己的报告里。

    离开集市,孟溪回到旅馆写自己明天要上交的报告。

    现在沙罗领地内出现了未知的威胁,而且从镇上守备升级的状态来看,孟溪推测沙罗的上级领袖们对这个威胁的掌握程度或许比他们公开的要更多。

    在这些上级们看来,能够挡住一百位扒皮客的防守力量,还不足以应对这次的威胁。

    不过幸运的是,这个威胁的出现并没有影响孟溪和节点人拉关系的潜在机会。

    节点人商队将会在镇上逗留,直到威胁过去。

    这样孟溪可以在相对安全的状况下,接受对方的雇佣护卫任务。

    想到这里,孟溪出于工作习惯,还是考虑了所有结果中最坏的一种可能性。

    的确,等沙罗处理完威胁,她的一切工作都能回到正轨。

    但是如果这场威胁超出了沙罗的处理能力呢?从现实主义的角度看,她有必要考虑在最坏的情况下给自己留条后路……

    整理完报告,孟溪睡觉休息,第二天凌晨她将这充满变化的一天提交给了工作组。

    看着转折连连的报告,孟溪自己都有些感慨,一天一次的固定联络明显不足以应付这个充满未知的世界。

    不知什么时候能够突破联络次数,甚至要是能增加几个和她一样的异世界行动人员,那该多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