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6章
    l的朋友圈:

    微信聊天框截图。

    聊天框名称:楚楚

    聊天内容:

    楚楚:我不想要你的亲情。

    楚楚:我想要能亲吻你嘴唇的爱情。

    ——————

    “你脸色不太好,来大姨妈了?”赖安艺办公桌上堆满资料,她自己整理烦了,就把楚悦叫进来帮忙整理。

    楚悦话不多,干活却很利索,一份份资料拿起来,摆正对齐,再叠放到一起,嘴上回道:“没有。”

    “那是怎么回事?”赖安艺干脆丢开手里的事,双手抱臂,大有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做派,赖安艺平常也不是个婆婆妈妈的人,但一碰上楚悦,她总会多出一份莫名的责任感来。

    楚悦犹豫一下,说:“陆总把车钥匙给我,让我这几天接送他上下班,他受伤的手需要静养。”

    赖安艺:……

    楚悦看她一脸无语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说:“你别这副表情,陆总的手毕竟是因我受伤,我多照顾点也是应该的。”

    赖安艺啧了一声,说:“一般人是做好事不留名,陆总却用这个向你讨好处,是不是有点太狡猾了?”

    楚悦将叠好的资料放进文件夹,说:“也没什么,都是些小事,是我力所能及的。”

    赖安艺白她一眼,说:“你啊,就是脾气太好,不过陆总三番两次找你,是不是真的对你有想法。”

    楚悦想起他那张和秦枭无比相像的俊脸,心底存着无数个疑团,但嘴上还是说道:“你别瞎说。”

    赖安艺耸肩,她觉得这事有点悬。

    楚悦问她:“学姐,明天的庭审,你有把握吗?”

    说到工作,赖安艺是信心满满的,说:“这是我来陆氏处理的第一宗大案,肯定不能失手,不然陆总估计会要了我的命。”

    楚悦笑道:“加油。”

    赖安艺起身离开座位,走到楚悦身边,伸手勾着她的脖子说:“你也别太消沉,做人总得往前看,一直活在过去的阴影里,不值当,白白虚度光阴,快点振作起来才行。”

    楚悦看着她妆容精致的脸,露出一个无奈的浅笑,说:“我尽量吧。”

    赖安艺拍拍她的肩膀,无声安慰着。

    楚悦想起另一件事,便问她:“总公司是不是有员工宿舍?”

    赖安艺点头,对她说:“就在陆氏大楼后面,隔着两条街,走路大约五分钟,你要是想过来住,我帮你去跟人事部说一声,手续能简化一些。”

    楚悦很想立刻点头说要住,可一想到家里那几个人,心里就发堵,要是知道她想出来单住,他们估计又得闹,到时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她可以硬起心肠,不管陈普珍陈焕,可她没办法把陈聪扔下,毕竟他的腿,是因为她才变成如今这个模样的。

    责任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却又有千金重量,压在人肩膀上,让人喘不过气来。

    最后,她低声说:“我再想想吧。”

    为了让楚悦尽快熟悉新工作,赖安艺让楚悦重新整理陆氏近两年来的一些旧案件,将之分门别类,总结归档。

    陆氏这么大的一家集团,旗下有品牌无数,员工众多,俨然是个小型的商业帝国。

    公司大,事情多,楚悦整理了一个下午,也只是理出一小部分,可单单是这一小部分,就让她多少窥见大集团内部的一些秘辛。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陆氏这么庞大的一个集体,又是家族企业,内部的矛盾只多不少。

    楚悦翻看着几分陆氏族亲的纠纷案,忽然觉得,看似风光的陆太子爷,其实也挺不容易的。

    下午到点下班,楚悦拿着那把烫手的车钥匙上35楼找陆远川。

    作为一个集团的少东家,出入肯定配有专车和司机,可陆远川却舍近求远,让她这个业余的人来当司机,也不知按的什么心。

    但他手上的伤,确实和她有关,楚悦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去到35楼,陆远川已经结束工作,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见楚悦上来,他便起身走出办公室,对她说:“走吧。”

    楚悦只来得及和秘书室的人点头打招呼,便匆匆跟在他身后走进电梯。

    陆远川很高,目测有185以上,宽肩窄腰大长腿,是标准的衣架子,不管什么款式的衣服,穿到他身边,总显得很合适。

    估计是这两天相处的时间多了,楚悦现在站在陆远川身边,已经没那么拘束紧张,他那股子将人压得抬不起头的压迫感,好像也减轻很多,起码这会她还敢抬头与他对视。

    “陆总,你住哪里?”楚悦问他。

    陆远川垂眼看她,说:“豪锦小区。”

    楚悦哦了一声,拿出手机点开地图,搜索该小区名字,很快便发现,小区是位于市区内人民公园旁边,是个寸土寸金的地方。

    不过以陆远川的身份,住这种地方也不足为奇。

    电梯缓慢下行,中途又上来一些人,见到陆远川在,都忙不迭地跟他打招呼,陆远川只是稍微颔首,模样高冷又疏离。

    因为有大老板在场,平时作为八卦传播点的电梯,这会是鸦雀无声,落针可闻,大家都缩着脖子降低存在感,谁也不想做那个出头鸟。

    可别人不敢吭声,陆远川自己却没有这个顾虑,他站在楚悦旁边,微微偏过头,语调轻缓地问楚悦:“认识路吗?”

    他的声音不大,甚至还刻意压低一些,但在这个寂静的空间里,却被无限放大,大到所有人都能清楚听见他话里的内容。

    众人不敢吭声,却都竖着耳朵偷听。

    楚悦实在不想在这种公共场合里和陆远川聊天,这样太显眼了,但陆远川的问话,她不回也不礼貌,最后只能小声对他说:“人民公园我认识。”

    陆远川像是将周围的人都当成空气,说:“嗯,到那边我再给你指路。”

    电梯里的人,有大部分都要到地下车库取车,然后就惊讶地发现,一向独来独往的太子爷,居然领着个女人,一路走向他的专属停车位,更惊悚的是,太子爷居然走到副驾驶,打开门坐了进去,而那女人,则是坐进驾驶座。

    这,到底,怎么回事??

    那个女人是谁?她怎么跟太子爷如此亲近??

    一时间,集团内各种工作群,突然都炸开锅了。

    然而,没有加入各种群聊的楚悦,自然不知道这件事,她这会正战战兢兢地开着超级跑车,准备将老板送回家。

    见她紧张地抿着唇,陆远川故意问她,“怎么了?车子开着不舒服?”

    楚悦两手握着方向盘,目视前方,说:“我不习惯开这个车。”

    陆远川挑眉,说:“那就换一辆。”

    楚悦诚实地说:“只要是您的豪车,我都不习惯。”

    陆远川道:“没关系,开多几趟就习惯了。”

    楚悦:……

    车子开出去一段路,陆远川忽然又开口,对楚悦说:“先去前面的超市,我买点东西。”

    楚悦没多问,照着他的指示,将车子开进超市停车场,“陆总,那我在这里等你,就不跟您进去了。”

    陆远川站在车旁,透过车窗看里面的她,凉凉地说了句:“我手受伤,拎不动东西。”

    楚悦:……

    这男人事可真多!

    于是,楚悦推着推车,陪陆远川将上下两层卖场逛了个遍。

    陆远川买了满满一推车的东西,买得最多的,就是各种新鲜食材,没想到如此高高在上的人物,居然也会自己做饭,到显得有些烟火气。

    之后,按着陆远川的指示,楚悦顺利地将车子开进绿树成荫的豪锦别墅小区。

    将车停进院子里,楚悦下车帮陆远川拎着几大袋东西走进主屋,然后对陆远川说:“车子我不开走,您若需要我接送,我明天一早再过来。”

    陆远川用没有受伤的手提着两袋东西,闻言表情立刻变了,有些不悦,说:“这里离你家远,有车方便,你开走吧。”

    楚悦还想说点拒绝的话,可见他那副模样,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那我开回去,明早再过来接您。”楚悦说。

    陆远川这才满意地点头,又犹豫几秒,才对楚悦说:“菜买多了,你要一起吃吗?”

    楚悦问:“我做吗?”

    陆远川眼神专注地看她,说:“你想做也可以。”

    楚悦笑着摇头道:“还是算了,我得回去了,不能在外面呆太晚。”

    陆远川:……

    楚悦朝他摆摆手,说:“那明天见了,陆总。”

    陆远川只能顺着她的话回道:“明天见。”

    但其实不止明天见,后来的几天,他们就一直维持着这种诡异的相处模式。

    楚悦给陆总买芒果蛋糕,楚悦和陆总一起吃午餐,楚悦接送陆总上下班……

    在赖安艺看来,楚悦就是被陆总死死地牵着鼻子走。

    楚悦觉得她的话有理有据,无法辩驳,只能认了。

    其实楚悦心里很清楚,她的这些举止,完全是建立在陆远川伤口未愈的大前提下,如果他伤愈了,楚悦自然不会再和陆远川有接触。

    可几天过去,陆远川的伤口却迟迟未见好,这让楚悦很疑惑,不知道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

    这天中午,楚悦照旧踩着时间点去了35楼,只是今天她没带蛋糕。

    陆远川看她空着手来,很是不悦地质问:“蛋糕呢?”

    楚悦深吸口气,给自己壮胆,然后说:“我今天是来看看陆总的伤口。”

    自从陪他去医院处理发炎的伤口后,后面楚悦就没再看过他纱布下的伤,今天得好好弄个明白才行。

    听见她的要求,陆远川立时楞住,说:“看伤口做什么?”

    楚悦和他对视,表情严肃地重复道:“陆总,我就想看看您的伤口。”

    陆远川:……

    僵持了好一会,那层洁白的纱布最终还是被揭下来,楚悦低头看着那个恢复得很好的伤口,一阵无语,她的怀疑果然没错,陆远川欺骗了她。

    楚悦的目光实在过于直白,带着谴责,让陆远川难得地感到一阵羞愧,他眼神闪烁,说:“我可以解释。”

    楚悦摇摇头,一字一句道:“您不用解释,这事过去就过去了,只希望陆总往后别再耍我了,我虽然只是个小员工,但也是有脾气的。”

    说完,没等陆远川再说点什么,她便转身离开了。

    留下陆远川站在原地,神色晦暗不明。

    楚悦以为,这事过后,两人就不再有交集了,她不用去送蛋糕,也不用去陪吃饭,更不用接送他。

    然而……

    第二天早上来上班,楚悦就在赖安艺那里听来一则惊天大八卦。

    “法务部的楚悦喜欢太子爷,目前正在疯狂追求太子爷!”

    楚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