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箭双雕
    19

    没有人并不代表一片寂静。

    荷花池边,风吹荷叶动,外加鸟鸣声。

    那位就算是一开始就注意到应家姐妹。

    可就距离来看,也没必要特别回避。

    毕竟姐妹俩在说“悄悄话”。

    他压根听不到。

    可后来再来一位吵架的。

    这音量就不得不“避讳”一下了。

    应千云还在回味那闪入视网膜中小帅哥。

    刚刚她怎么劝应千宜的来着?

    外面有广阔的森林啊。

    倒不是说刚刚那小帅哥有多么多么惊艳。

    目前为止,在容貌上最惊艳的那个应该还是叶淮书。

    可这位,怎么说呢。

    他不仅仅好看,还给人一种独特的感觉。

    像是捧在手心的小夜灯。

    亮亮的,暖暖的,捏一捏还会变形,会回弹的那种。

    应千云稍稍扩散了一下思维。

    人就朝着这个方向停顿的久了一点。

    剩下的人也顺着应千云的目光看过去。

    却什么都没看到了。

    毕竟假山嘛。

    要的就是转个弯就谁都看不见谁。

    应千云盯着假山看的举动也没让她们怀疑什么。

    纯粹的认为应千云侮辱人。

    “话说,你哪位?”

    应千云有些遗憾小夜灯不见了。

    转身继续喷这位来捣乱的。

    “你不认识我?!”过来吵架的少女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庙里有你的雕像还是城门口有你的画像?我姐姐凭什么要记得你?”

    开口的是应千宜。

    这一开口,不仅仅是对面这位和应千云。

    甚至连应千宜自己都有点惊讶了。

    这□□味冲的,很有应千云怼人的感觉。

    啧啧啧,只能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啊。

    应千宜自己也在忏悔。

    也就是之前被应千云噎得胸口郁堵还没纾解,再加上看不顺眼的人出现,才会脱口而出这么……直白的话。

    好在,这比较失体统的呛声可以归类在“维护姐姐,一时失态”。

    应千云仔细打量着眼前同样走明媚娇俏路线的少女,再加上应千宜的态度。

    也猜出了面前这位是谁了。

    考前划过重点的。

    应千宜最讨厌的人之二。

    比较重要的敌对派。

    姜家次女,姜乔。

    如果说孙竹月有120分的讨厌,姜乔在应千宜的名单中有100分。

    两人的敌对关系,主要来自于双方的父亲。

    孙竹月的父亲如果说和应家是旧怨的话。

    姜家就是明晃晃的未来之敌了。

    姜乔的父亲,中书舍人,官居四品。

    明白了不,和应爹一个职位。

    两人想要再上一步,得到那中书侍郎甚至是未来中书令的位置,第一个要打败的就是彼此。

    中书省里,皇帝是需要不同的声音。

    可以说,他们俩人被皇帝选中任命中书舍人的原因就有理念不同这一项。

    哪怕无心上进,那也一定是政见不合的。

    可以说两位是命中注定为敌。

    家里的中流砥柱你死我活了。

    底下的孩子还能你好我好吗?

    锁定的对方是谁了。

    应千云自然就不客气了。

    拍了拍妹妹的肩膀,让还在为自己失态纠结的应千宜朝后站。

    送上门的宅斗点来了。

    “真难为姜姑娘了,因着两家的情谊,特地跑来关心我们姐妹,真的是感激万分。”

    应千云一反刚刚嘲讽姜乔多管闲事冷傲。

    恢复了迎风流泪的娇弱感。

    那欲说还休的淑女劲儿,看着就……像是憋坏。

    “您的父亲深受下属爱戴,上峰信任,家中子弟更是人人有出息,无人作奸犯科,无人利用职务之便中饱私囊。男子齐心报效国家,女子贤良淑德。我们家就是想关心,也无处分忧啊。”

    “噗。”应千宜又没忍住。

    配合着之前“小明祖母”的一起食用,效果更好。

    “你,你咒我们家!”

    应千云一脸惊讶。

    用手捂住嘴的那种惊讶。

    十分……做作的惊讶。

    外加充满茶香的一脸委屈,哪怕没有旁观者“仗义执言”,这种腔调也足以让人不爽。

    “我怎么会这样……您是不是误会了?”

    应千宜在旁边假模假样的提醒姐姐。

    刚刚你还提过“小明祖母”呢。

    联合起来看的话,就是姜乔多管闲事,活不久。

    姜家什么都好,他们应家不关心你嘛,长命百岁。

    应千云立刻一脸懊恼的表示,连声道歉。

    那是胡言乱语的。

    “多思多想怎么会折寿呢,那只是一时气话,姜家妹妹,可千万别当真啊。”

    多管闲事和多思多想……就放在现在这个语境下,竟然还挺能替换的。

    姜乔冲过来“关心”可不就是想太多?

    然而你随便问哪个大夫。

    他们都只会说“思虑过重,肝气郁结是耗损元气的事情。”

    姜乔是承认也不对,否认也不对。

    人家夸了你家一通,你不承认?说你家不是那样的?

    人家都说自己没这个意思,难不成还强行逼迫对方诅咒?

    “你,你!你很好。”

    现在这对话再绕下去,绝对会是姜乔吃亏。

    姜乔背后的一个跟班提了一句。

    姜乔立刻表情露出得意的神色了。

    显然是有对策了。

    什么对策呢?

    嗯,也没什么,

    也就是提到了叶淮书而已。

    叶淮书真的是一块砖,哪里需要玩哪儿搬。

    这一次姜乔还超水平发挥。

    没有很突兀的强调应千宜和叶淮书无缘。

    而是赞了应千云娴静典雅,若是有缘和叶公子在一起。

    那就是星光明月交辉,春兰秋菊相应。

    一拉一踩,刺激了应千宜,又挑拨了应家姐妹。

    然而超水平,效果不如预期。

    应千宜神情微妙似笑非笑,看着姜乔的神色完全没有被刺激到。

    反而有种“就这”的鄙视感在里面。

    应千云倒是想起了之前看过背景资料。

    看了一眼自认为站在不败之地嘲讽应千宜求而不得的姜乔。

    顿时觉得……刚刚被打断的事情。

    也许能一步到位?

    “说到未来的亲事……听闻姜姑娘五岁时候就定亲了?”

    应千云突然的扯出了一件和刚刚全无关系的话题。

    “……是。”

    “真好呢。”

    应家女儿嘴里能说出好话?

    姜乔立刻拉响警报。

    刚刚“小明祖母”的系列组合拳,已经让姜乔感觉到应千云不好对付了。

    可自己的婚事没什么不好啊?

    能有什么可说的?

    她的未婚夫,家世,人品,容貌,学问都不错。

    比不得叶淮书,可综合考量下来,也是难得的金龟婿。

    姜乔甚至觉得,若不是自家定亲早。这亲事说不定还轮不到自己。

    “真好呢,令堂令尊果然是爱女心切,十一年前就能为您选上如此如意郎君。当真是把你捧在心尖尖上,为你挑选了容貌才情各方面都极为出众的又兴趣相投的夫婿……对了,未来夫婿与君同岁?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真是再好不过的情意了。”

    五岁订婚?

    五岁的孩子能看出什么好来?

    古人一般都很少订娃娃亲,指腹为婚的那就更少了。

    除了为自家孩子考虑,害怕订到小时了了,大未必佳。

    更因为古代的孩子太容易夭折了。

    若是有个什么万一,容易害另一位背负命不好的言论。

    一般早早定亲的,基本都是两家关系铁得不能再铁了,相互约定后代中一定要有组队的结婚。

    要么就是……为了利益。

    眼看着姜乔的表情微妙了起来。

    应千云生怕她听不懂。

    “我们家就不一样了,唉……不知道母亲怎么想的,叶公子那么好的人,她竟然不同意。”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带着不可置信。

    齐刷刷的看着应千云。

    其中表情最震惊的是应千宜。

    “我曾经问过母亲……为什么?”

    应千云看向自己妹妹,在怼对面的同时,顺便把自己这边也一起补上后续。

    “母亲说,他对你,不如你对他好。”

    谁都听得出这句话的修饰性。

    叶淮书哪里是对应千宜不够好啊,是压根不记得有这个人吧。

    不过这对比性杀伤力就足够了。

    姜乔紧咬着嘴唇,转身就走。

    身后的跟班都不知道该怎么劝。

    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未婚夫条件很好。

    不是不知道,身为高门千金,她的婚姻必然有联姻的成分。

    可是理智都知道,情感上能不能接受是另一回事了。

    应千云用的可以算是明晃晃的阳谋了。

    她说的全是实话。

    姜乔的父母无论对她如何好。

    都不能否认,在为她选择未来伴侣的时候,的确考虑的是利益而非姜乔的幸福。

    以前没有想过的细节摆在眼前。

    真的经不起一个“如果”的假设。

    比对崔氏的选择。

    高下立判。

    应千宜内心震撼也是很大。

    甚至没有注意到姜乔的离开。

    “阿娘,真的这么说过?”

    “当然没有。”

    “…………”

    “她怎么会对我说这些?”

    应千云用【你智商欠费吗】的目光看向应千宜。

    成功让对方额头亮起青筋。

    “不过意思倒是没差的。”应千云抬起手,手上是一只品相极好的手镯。

    那是崔氏的陪嫁之一。

    崔氏送给应千云的时候,应千宜还闹过小脾气呢。

    认为母亲变得太快,对应千云太好。

    “这就是谢礼,懂了吗?”

    “可是,阿娘从来没对我说过。”

    没有说过她不看好叶淮书,没有说过反对。

    “满城那么多迷恋叶淮书的千金,你以为他们的父母没有劝过?”

    贵妇圈估计早就开始有一整套策略,应对孩子迷恋叶淮书怎么办,这个千古难题。

    有的苦劝,有的威逼,有的只能循循善诱,有的放任自流。

    最极端的案例,就是一举导致孙家风评下降的孙竹月。

    以权压人那就更不可能了。

    叶淮书十二三岁初露锋芒的时候,上门说亲的人就没断过。

    结果呢?

    前前后后多少年,第一批爱恋他的适龄千金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叶淮书继续是京城最闪耀的单身汉。

    崔氏又是那种,哪怕对丈夫提议加强庶女教育都要拐弯抹角,引到对方顺其自然想到这个问题的个性。

    对于这件事,自然是步步为营,小心引导,生怕女儿叛逆,后果不可收拾。

    再加上……

    应千云听说了一个应该是应千宜都不知道的小道消息。

    崔氏本来看好娘家侄子,都盯了好几年了。

    双方家长都有这点默契。

    结果,翻车了。

    幸好只是口头约定,除了家里的大人没人知道。

    虽然不是崔氏的锅,但是毕竟是娘家的出的问题。

    崔氏顿时在女儿的婚事上,顿时弱气了。

    畏首畏尾的结果,自然是别说下狠药了。

    连明着反对都没有过。

    有的只是拐弯抹角的暗示,陷入暗恋不可自拔的应千宜根本没听懂。

    左右为难之下,这才有了和应千云的协议。

    在崔氏看来,应千云成功了,皆大欢喜。

    不成功,嫡女和庶姐闹掰……也不算太糟糕的结局。

    可此时此刻,那么多铺垫之下。

    应千云手上的手镯,在应千宜看来。

    那就是母亲为了她不得不和自己不喜欢的人虚与委蛇。

    那针扎一样心疼,直接让脑海中的天平晃成了秋千。

    并且开始逐渐倾斜。

    一边是应千云之前在耳边低语的诱惑性言论,一边是放在心尖上的白月光。

    一边是母亲的苦心和小心翼翼,一边是站在众星捧月的他身边接受羡慕和嫉妒的幻想。

    一边是闪闪发光的心上人,一边是心上人不正眼看你的痛苦。

    天平的背景,还是应千云对叶淮书不屑一顾的态度。

    唉,等等,应千云呢?

    应千宜抬头就发现周围就自己一个人了。

    应千云已经离自己十来米远了。

    立刻提裙追上。

    “这里是紫藤宴,你说我去哪儿?”

    你的姐姐提出组队解散请求。

    想要独自逛逛。

    “你自己冷静冷静吧。”

    她要去“森林”里好好找找,有没有自己喜欢的。

    若是有长在自己审美里的,也好拿着名单让冬悦姐姐重点排查一下。

    是否表里如一。

    “多走走,多看看,若是能遇到良人,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看了眼应千宜。

    “实在不行,那个叶淮书也还凑合。”

    应千宜:…………

    不行,还是好气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