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对比出来的枢密院顾问官(加更)
    亨利八世的心不在焉,连詹姆斯·巴特勒都发现了。所以宴会一结束,他就知趣地跑到威廉·康普顿身边,跟亨利·诺里斯等人攀谈起来。

    查尔斯·布兰登抓住机会,对朱厚烨道:“亲王殿下,国王有事,想要咨询您的意见。”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去书房谈吧。”

    朱厚烨现在的书房就是大主教沃尔西的书房,也是城堡里少数相对比较干净的房间。不过现在,这间书房里的书架上空荡荡的,没几件东西,写字台上只有最基础的文具,倒是书架下方,摆着好几个猫窝。

    爱猫的人,亨利八世见过,但是在书房里养猫的家伙,亨利八世还是第一次见。

    谁都知道,猫爱挠爱抓,是书籍和沙发的天敌。但凡家里有家具的,就少有不留下猫爪子引的。

    看见朱厚烨进屋,有的猫迅速窜到桌子下,有的靠着书架,瞪着圆溜溜的眼睛,频频向亨利八世这边张望。

    亨利八世估摸着,整座城堡的猫咪估计都在这里了。

    正这么想着,就看见那只叫做咪咪的猫直接走到朱厚烨脚边,不住地拿身子蹭朱厚烨的脚。

    朱厚烨随手把猫咪抱起来,然后才请国王入座,等国王在上头坐了,他的侍从阿尔贝送来葡萄酒和点心,朱厚烨这才在下方的扶手椅上落座,把小猫放在自己的膝盖上,道:“陛下,请问您好奇哪一件事。”

    “很多。”亨利八世道,“我听说诺福克公爵跟你因为纺织厂的事不对付。”

    “啊~!原来是这个!”朱厚烨道,“诺福克公爵好权力,而权力又需要财力支持。如果是安妮的事,他可不会缺乏耐心,毕竟王后还有可能怀孕。可如果我动到了他的银根,他绝对坐不住。”

    跟西方人说话,最好直来直去。

    尤其是这么重大的事。

    银根?

    诺福克的财源?纺织厂?

    亨利八世心中一动,想到了诺福克的产业和领地,忽然道:“羊毛?”

    亨利八世记得,托马斯·摩尔在乌托邦一文里明确指出,英格兰的领主们把领地上的农民、小地主、乡绅驱逐出去,圈起了大量的土地,用来放羊,导致大量的农夫和牧民不得不破产沦为乞讨者。

    这也是诺福克不喜欢托马斯·摩尔的原因之一。他几乎把诺福克的脸皮都撕了。不过,即便是亨利八世也不能说诺福克公爵错了。因为按照自己的意愿治理自己的领地,是领主的权力。

    朱厚烨道:“别人的收入来自于出售羊毛,而诺福克公爵应该还收受来自工厂主的贿赂,所以才会因为我的纺织工坊大发雷霆。”

    “为什么?”

    “因为我的纺织工坊效率更高,羊毛线不但质量更好,价钱也更低廉。我能压价,工厂主们却不能,所以他们没有钱财孝敬给诺福克公爵。而这部分钱,就是我在工商税法案中提出的,工厂主本应该缴纳的税金。”

    亨利八世瞪圆了眼睛。

    他当然知道工商税法案。

    这是跟专利法一起提交的法案,不过专利法已经开始实施,工商税法案却被国会否决了。而这项否决中,诺福克公爵起到了决定作用。

    之前亨利八世不太明白,可是现在,一想到本来应该是自己的收入到了诺福克公爵的腰包里。亨利八世就不爽!

    要知道,他上位十四年就花了七百多万英镑。而他父亲留给他的国库存款也才两百多万英镑!

    亨利八世缺钱!

    他现在欠着一屁股的债呢!

    一想到自己处处为钱的事发愁,而诺福克公爵多年来一直抢他的收入,亨利八世就心情非常不爽。

    查尔斯·布兰登看见自己的君主如此,不得不开口道:“亲王,您确定吗?”

    因为事情太过严重,查尔斯破天荒地没有使用敬称。

    “是的,我对这一套很熟,因为在我的故乡,那些企图架空君主,为自己谋利的家伙,背地里就是这么干的。”朱厚烨道,“他们不停地对君主哭穷,不让君主收这个税不让君主收那个税,以致于国库空得能跑马!可实际上,这笔钱全都进了他们自己的腰包!君主都只能使用铜钩挂帐幔,而他们个个都使用黄金钩子!这些人!我就是用鼻子都能认得出他们的同类!”

    亨利八世当即色变。

    查尔斯·布兰登也直起了腰。

    朱厚烨话语中深深的怨念直接敲在了他们的心底!

    再一想三代诺福克公爵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亨利八世的心中更加不满了。

    亨利八世不是蠢货,当年二代诺福克公爵托马斯·霍华德活着的时候,就是他的心腹重臣之一,要不然他也不会把海军大臣这么重要的职位交给这家伙。

    但是亨利八世对二代诺福克公爵的恩宠,并不等于他就要把这个职位交给二代诺福克公爵的儿子。那会让海军大臣一职变成诺福克一系的世袭职位。

    这是君主的大忌!

    这也是为什么亨利八世让掌玺大臣沃尔西兼任海军大臣一职的原因。

    亨利八世觉得,自己已经表现得非常清楚了。

    可是想到托马斯·霍华德这些年的汲汲营营,亨利八世满心的不痛快。

    托马斯·霍华德早就犯了亨利八世的忌讳,只是王室的权力有限,诺福克公爵又是国内第二大贵族,又是极力表现得讨好他、不停地送美女表忠心的情况下,亨利八世也不方便对三代诺福克公爵做什么。

    白金汉公爵那家伙天天念叨着“这是我的王冠”、“这是我的宫殿”、“我的血统更纯正”,人前人后都这么说,所以亨利八世能以叛国罪把那个蠢货送上断头台。

    假如亨利八世对表现得忠心耿耿的诺福克公爵动手,只怕贵族们都要兔死狐悲,联合起来反对他了。

    当年黑太子的儿子怎么把王冠玩完的,亨利八世绝对不会忘记。

    可是一想到诺福克公爵托马斯·霍华德把本应该属于国王的财富截取,装进自己的腰包!

    亨利八世怒不可遏。

    但是他控制住了。

    发火没办法解决问题。

    现在要做的,就是改变这一现状。

    想到这里,亨利八世觉得,眼前这个主动要求缴纳工商税的家伙,真是比诺福克顺眼许多。

    白金汉公爵死后,诺福克公爵异军突起,即便是身为国王的妹夫,萨福克公爵查尔斯·布兰登不但有多年军功还有国王的照拂,都没有办法压制诺福克系,亨利八世觉得,他也许应该扶持第三方势力,分一下诺福克系的权。

    不过是数个呼吸,亨利八世的念头就不知道在脑海里转了多少转。

    他迅速做好了决定。

    只见亨利八世道:“亲爱的瑞德亲王,你为什么不参加国会会议呢?作为赫特福德郡领主,你应该参加国会会议的。”

    领主级贵族,本身就是国会上议院议员。

    朱厚烨道:“陛下,虽然您这样说,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我是个外国人,英语还不太好。日常使用还可以,但是让我在国会上跟人辩论,我担心我掌握的词汇不够。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托马斯·克伦威尔先生作为我的代理人,代替我参加上议院的会议。”

    “我很抱歉,英格兰没有一条法律允许这样的行为。而且,你不认为你给克伦威尔先生布置了太多的工作吗?”

    “说的也是,我正打算筹建领地治安官队伍,克伦威尔不擅长这个。请问国王陛下,您能借人给我吗?”

    查尔斯·布兰登差点没呛死!

    就连亨利八世都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您,您说什么?”亨利八世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朱厚烨道:“我的工厂吸引了很多乞讨者,以后来赫特福德郡讨生活的人会越来越多。领地治安一事,必须提上日程了。”

    “可是,可是您身边不是有侍卫吗?”

    这是亨利八世最不能理解的地方。

    朱厚烨答道:“陛下,我身边的先生们多是法兰西人,他们会负责我和领主府的安全。领地和领主府是两个概念。我需要一个英格兰人,帮我组建领地治安官队伍。我身边没有合适的人选,所以想问一下陛下有没有推荐。”

    这分明是把领地武装力量交给亨利八世!!

    这跟用赫特福德的财政替国王养军队有什么区别?!!

    亨利八世很清楚,以前的白金汉公爵就是英格兰第一贵族,对方手里的私兵甚至让他这个国王胆战心惊、彻夜难眠。

    没办法。赫特福德距离伦敦、距离白厅宫实在是太近了。

    而且按照这位亲王一惯的行事,他一旦开始组建领地卫队,数量绝对不是白金汉公爵的三五百人可以比的。

    所以,能抓在手中,就绝对不能放手。

    亨利八世立刻道:“那就威廉·康普顿。你跟他熟,相信你们能合作愉快。”

    “非常感谢,陛下。”

    拿了人家这么大好处,亨利八世也要表示一下,不然别的贵族就要不舒服了。

    他道:“对了,亲王,既然你不喜欢参加国会会议,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出任枢密院顾问官。”

    “那是什么?”

    亨利八世一滞。

    查尔斯·布兰登少不得解释道:“枢密院是国王陛下的咨询机构。”

    “可是每一个贵族领主都有义务回答国王的任何问题。”

    “枢密院顾问官有单独面见国王、跟国王单独讨论问题的权力。”查尔斯·布兰登道,“亲王说过,您不喜欢辩论。但是,我相信,就跟今天一样,你在组建你的领地机构的时候,你会需要借助国王的力量。有了枢密院顾问官这个职务,您就可以直接向国王提出请求了。”

    天知道,这话查尔斯·布兰登说得有多心虚!因为领主级贵族本来就有这个权力。

    谁想到朱厚烨只是歪着头,想了想,道:“好吧。既然是国王陛下的恩宠,那我就只有恭敬地接受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