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目张胆
    酒店离高铁站还有段距离,路上雨势并不见小。

    陈正歆和另一个叫做于杉的研究生都是健谈的,恰到好处的界限感,不会让季奚感到尴尬和无所适从。季奚也乐得跟他们聊天,偶尔挑眉笑着应两句。

    温良神情很淡,目光大多时候落在窗外,清冷冷的。

    快到高铁站时,季奚低眸回复着公司那边发来的消息。

    倏地,听到陈正歆笑了声,看向后座的温良:“昨天的那位副导把文替的钱转给我了,还问我,说能不能跟你约长期合作。”

    “......”

    温良淡瞥他眼,陈正歆倒是看了眼手机,为难又犹豫地看向季奚,“我能替我家堂妹问你要张阮静的签名照吗?自从昨天知道我来影视城探班,非打电话跟我科普她家偶像。”

    说着,他又笑,“如果不方便就算了。”

    “不会。”季奚颔首,“只是我现在没带,不介意的话,可以把她联系方式给我,我让人准备。”

    “当然。”陈正歆笑着给了季奚一个手机号和小姑娘的名字。

    季奚在备忘录记下后,思忖几秒,犹豫道:“你们研究所,很缺经费吗?”

    于杉啊了声。

    关于科研,陈正歆倒是严肃些了,认真想了想:“这几年好多了,我没升副教授那两年,倒是很缺。项目迟迟没有进展时,经费会受限些,只是这种事,哪有一蹴而就的?”

    季奚想到陈正歆的话,又瞥了眼温良,轻抿唇角盯着窗外。

    她受家庭影响,对这些人一贯有崇敬。

    季奚无意识地伸手在车窗上画乌龟,忍住没吭声。

    车内一时静默了会儿,温良掀眸瞥了眼盯着窗外出神的季奚,停顿几秒,收回目光。

    -

    到高铁站时,车内广播正发布着多地暴雨的安全预警。

    温良撑着伞下车,季奚也想下车时,发觉自己的伞被他拿了。陈正歆见他拿了伞,索性把手里的黑伞递给季奚:“季小姐用这个吧。”

    季奚道了声谢,也撑伞下去。

    科研所准备的伞每人一把,黑色的,比她的要大不少。季奚躲在伞内,半点都没沾到雨水。

    她握着伞跟在温良身后,要接行李箱,前面的温良倏地往后瞥了眼。他微蹙眉,黑色风衣下摆被雨水打湿,雨幕下眉眼更清冷,嗓音也冷:“先进去。”

    季奚一愣,他已把黑色背包搭在小行李箱上,往大厅走。

    她抿唇,跟了上去。

    几个人刚进大厅,高铁站内也在循环广播着安全预警。温良手机震动时,他收了伞蹙眉接听。

    两人离得很近,季奚拉过被他放在一旁的小行李箱时,女声也从他手机里传出。

    嗓音细软,问他到没到江北,需不需要去机场接人。

    季奚红唇扯了扯,低眸握住拉杆,往取票处走。

    -

    季奚取过票后,刚好接到苏小青的电话。

    “小季姐,”苏小青着急道,“杨导下午四点就要回南屿了,你什么时候到啊,别家可也都在盯着这个综艺的。”

    “应该赶得及。”季奚定下心神,快速思索对策,“这样,你先和杨导约一个小时后,在西站附近的咖啡厅面谈。把人盯住,大概一个小时后,我会到。另外,资料备好,如果我没到,你就进去把人稳住。”

    “可我怕我一个人搞不定......”苏小青忙声道,季奚蹙眉,想了想,“杨导不是你男神吗,你想想,如果咱们拿到了,工作室让你跟着阮阮一起去。不想看男神了?”

    话音刚落,苏小青语调陡升:“真的?这次的活动我可以跟吗?”

    季奚挑眉,嗯了声,“所以?”

    “交给我!”她斩钉截铁,“拿不下杨导,我提头来见!”

    “......”季奚抬手拂了耳边的细发,挂断。

    苏小青和赖赖都是阮静的私人助理,可苏小青跟着季奚多些,以后方向也是艺人经纪。她们想争取的这个综艺,是有综艺之手之称的杨陈执导。他最受欢迎的,就是三年前在的网综“解密”。一档全天候艺人解密活动,几乎每个艺人参加,都能被扒一层皮的那种。

    可网友喜欢,有什么能比看平时光鲜亮丽的艺人一个比一个被折磨得惨更吸引人的?

    综艺播出期间,艺人接连爆梗,各个片段接连出圈,频频登录微博热搜,一度引领国内不少类似综艺的产生。

    只是这回,却是慢生活综艺,名字起得格外文艺——我和你的瓦尔登湖。

    题材未定,甚至是地点未定。可一有消息留出,各大公司争相接触。这也是季奚为什么一定要赶回去的原因。

    只是她没算到这一场暴雨,也没算到...会遇到温良....

    想着,她轻揉眉心,侧眸盯着窗外。由于暴雨,转乘高铁的人并不少,来来往往的。逐渐,她目光被一道身影吸引。

    黑色风衣外套被他搭在小臂上,身姿直挺,衬衫长裤一尘不染,莫名有毫不违和的清冷少年感。

    不少女士频频往他身上看,他只蹙眉轻握手机,神情很淡。挂断后,一旁的陈正歆同他说话时,他稍低眸,侧目看陈正歆。可下一秒,似是察觉到目光,他偏浅的眸子越过陈正歆和人群,远远看过来,像是隔着层层水雾。

    清冷,又清晰。

    视线不偏不倚对上,季奚轻抿唇角,手机震动率先唤回了她的心神。

    她敛眸接听,虞悦在手机那端懒洋洋吐槽:“真是绝了,隔壁这动静简直太大了,现在我这边还是深夜啊,深夜!”

    季奚轻挑眉眼,扯唇笑。

    她和虞悦,算是网友。是在德国景区咨询的帖子里认识的,两人脾气合得来,后来也一直保持着联系。

    季奚回国前,虞悦前往美国留学。季奚刚回国那会儿,租住的还是虞悦的小公寓,两人都是见过彼此照片,却没见过本人的那种,但几乎无话不谈。

    她那边带着困倦吐槽着,季奚又往窗外看了眼,人影已经消失。

    “什么动静,能沟通解决吗?”季奚思忖着开口,虞悦顿几秒,慢悠悠道:“□□的动静,你觉得能沟通吗?”

    “......”季奚沉默会儿,虞悦又说,“不过倒也能理解,你说我这室友也是绝了。十五岁早恋,现在两人都分手几年了,没想到在偌大的美国撞上了。你还别说,我只听过分手炮,愣是没见过这巧遇炮的。”

    那端边说边乐,“你说这俩是不是早恋的时候没□□,现在愣是给补回来了。这都几天了,就这动静,这俩别的不说,精力倒是真可以。”

    “.......”季奚沉默几秒,默不作声地又看了眼窗外。站台上空荡荡的,地板沾着潮湿的水雾,她有片刻失神。倏地,有人惊喜地叫了声“小季姐。”

    季奚抬眸,就见于杉和陈正歆往这边走,以及他们身后默然的男人。

    于杉冲她招手:“小季姐,你也这趟车啊?”

    季奚微愣,目光扫过神情很淡的温良,冲着于杉嗯了声,“好巧。”

    手机那端的虞悦也听到了声音,虞悦叹口气:“我说季小奚同学,你这跟我聊天也不专心了吧。”

    季奚握着手机转眸看向窗外,刻意忽略掉经过身旁的人影。听见虞悦的话,忍不住低眸笑:“不然呢?”

    虞悦沉默几秒,“不然,陪我一起认真听隔壁□□?”

    季奚细眉微挑,唇角弧度越发明显:“还是你自己听吧。”

    虞悦叹息了句不仗义,很快挂断。

    季奚:“......”

    “小季姐,我的位置好像在你旁边。”于杉挠着头不好意思笑,季奚很快地扫了眼几个人,微微侧身。于杉道了声谢,自来熟道:“对了,小季姐,你去哪啊?刚才好像忘记问了.......”

    “江北。”

    “这么巧?”陈正歆把行李箱放到隔板上,到另一侧靠窗的位置坐下。季奚也微愣,“你们......”

    于杉笑呵呵地,“老师没介绍吗?我们都是中北大学研一的学生。”

    话少的男孩笑笑,点头。

    季奚敛眸,淡笑着应了声。

    中北大学,温良的母校。国内分子生物学的学科top院校。

    -

    几个人位置很近,另一个年轻男孩叫做江览,时不时会问温良几个问题。温良接过他递来的笔记本扫两眼,指出两处错误,很快为他调整思路。

    他嗓音清冷低缓地列出两篇论文后,提醒江览安静。季奚的思绪被他拉回,无端盯着窗外逐渐后退的景色。

    季奚正出神,铃声催命似的响起。她刚接听,就听到赖赖着急的声音:“小季姐,阮阮和徐正东聚会被拍到了,现在媒体还在会所外堵着。”

    “别着急。”怕什么来什么,季奚屏住心神,握着手机往洗手间走,“你先带人离开,我会联系对方经纪人。公关部那边我会让他们发布通稿,你看着阮阮别出面。”

    说完,季奚先后拨通了徐正东经纪人的电话,达成共识后,两家公司的公关团队同时发布通稿辟谣。

    做完这些后,季奚关了水声。

    刚打开洗手间的门,季奚一愣。白色暗纹衬衫的男人握着手机,低眸站在一旁。他习惯使然,单手插在长裤兜里,背脊挺直。听见动静时,微掀眸,视线落在季奚身上。

    季奚思忖着,她细眉很轻地挑动:“温教授啊,好巧。”

    那些人是这么叫他的。

    触及她眸低的疏离,温良神情很淡地没多说。须臾,他收回目光,“是巧。”

    季奚沉默几秒,下意识地左转回车厢。同时,身旁人嗓音清冷地提醒:“右边。”

    “......”季奚眉心一跳,转头回到位置上阖眸。

    男人盯着她身影的方向看了会儿,思忖几秒,轻捏眉骨。

    -

    一路上几个人倒没再说话,季奚是真困了,在靠背上眯了会儿。

    到站后,季奚抬手轻揉眉心,看了眼时间。于杉乐呵呵地没让女士动手,一连将前后几位女士的行李箱取下后,才往外走。季奚眉眼稍松,淡笑着道了声谢。

    下车时,季奚正要拿出手机,身后猛地传来一声惊呼。

    当即,她胳膊倏地被拉扯住,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往一旁挪了两步。下一秒,小腿旁砰地一声,重物落地。一旁中年男人的小行李箱狠狠砸在地上,声响沉闷又厚重。同时,中年男人心有余悸地擦着额上冷汗,后怕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太重了一下没接住,人没事吧?”

    温良蹙眉,自然地收了握着她腕上的手,看了她眼,似是在确认:“还好?”

    其实还是碰到了。

    季奚皱眉,忍着脚踝的疼。她赶时间,对方道歉态度很好,季奚点头:“没事。”

    温良目光在她脸上停顿几秒,侧眸看向中年男人:“小心些。”

    男人理亏,又忙道歉。

    陈正歆过来时,季奚手机陡然震动,是苏小青的来电。

    对了,杨导。季奚很快敛眉,这会儿也顾不上别的,当即拉着行李箱下车,忍着疼着急小跑着出去。

    长卷微卷的身影匆匆进入出站的人群中,与记忆中拉着自己袖角叫哥哥的小姑娘重叠着。

    好像没什么变化,又好像,变了太多。

    七年时间,足以有太多变故,又抹平太多。

    陈正歆说美国大学那边人已经到研究所时,温良敛眸嗯了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