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目张胆
    雨势蔓延到江北,逐渐减缓。

    阮静被拍到的舆论慢慢冷却。

    可与杨导的谈话却不算顺利,杨陈素有“综艺之手”之称,从项目筹备的风声透露出之后,主动接触节目组的艺人并不少。而其中,更不乏一线小花小生。

    “杨导也太会打太极了吧。”苏小青愤愤道,“咱们是不是没戏了?”

    季奚回神,抿了口咖啡,“不一定。”

    “诶?刚才杨导不是都......”苏小青疑惑。

    项目启动、筹备到正式开始录制,当中牵扯的利益和协调方方面面。杨导虽然没有明确表明,可显然,这两年阮静热度提升不少,角色也有辨识度和讨论度,也在他考虑邀请的固定嘉宾之列。

    季奚细眉稍弯,跟苏小青嘱咐了关于阮静新戏杀青企宣的事儿。

    苏小青认真记下。

    季奚是年轻不错,可自从一年前阮静签约壹嘉娱乐后,季奚也正式成为阮静的经纪人。

    她眼光不错,又有壹嘉娱乐背后的人脉和资源,给阮静接的几个角色虽然不是主角,可每一个,都让人记忆点很高。而且,前公司的人设和标签,也被一点点取下,相反地,阮静逐渐摆脱掉了所谓的清冷仙女人设,真实,又与外表有反差感。

    无形间,圈了不少颜粉事业粉,以及性格粉。

    恰到好处的营销和界限感,反而积攒了观众缘。

    她和阮静两个人,意外地合拍。这也是为什么,苏小青到壹嘉娱乐入职后,会甘愿跟着艺人经纪资历尚欠的季奚。

    这个圈子复杂,可底线终究是底线,这是季奚早在签约时,就和阮静达成的共识。尽管有时候,没有绝对的公平可言。

    -

    两人没在咖啡馆待很久,雨势又小些时,季奚和苏小青出门往外走。

    苏小青来时开的是季奚的车,正要把钥匙还给她,季奚摇头,撑着伞把行李箱放到车后,才出声:“你来开吧。”

    她脚踝还疼着,开车不安全。

    雨天路滑,苏小青没敢开太快。

    季奚脚踝上疼得受不了了,弯腰掀起长裤,发觉被砸到的地方红肿着。她轻嘶一声,没敢碰,只轻轻动了动脚踝。

    堵车间隙,苏小青也看了眼她,啊了声:“小季姐,要不咱们直接去医院吧?”

    “不用。”

    她不喜欢医院。

    “你这都肿成馒头了。”苏小青觉得有些吓人。

    馒头。季奚眉梢微抬:“你语文是小学体育老师教的吗?”

    苏小青眨了眨眼,认真想了想,“还真是。”

    苏小青边随着车流缓慢开着,边道:“我爸真是我小学体育老师。”

    “......”

    “看路。”季奚睇她眼,“你小季姐呢,有点惜命。”

    苏小青一哽,倒是想起了另一件事:“对了,周栗姐刚才发来的位置是个私人会所,咱们是直接过去,还是先回公司啊?”

    “直接过去吧。”

    周栗是壹嘉娱乐的金牌经纪人,也是壹嘉娱乐的老板之一,算是季奚的领路人。

    季奚在她结束私人假期之前,也会带班星空计划的综艺。

    不过由于制作公司内部原因,选秀活动一直在往后推迟,几位导师和观察人倒是先拍了个先导片。

    好在,几位导师热度很高,连带着星空计划一直位列最受期待综艺前列。

    两人关系一直不错,周栗比她大几岁,也一直很照顾她。

    只是今晚周栗约她和苏小青,是离开江北前的私人聚会。

    所以季奚不可能不到。

    季奚想着,给周栗发了条消息:【下雨堵车,可能会晚点到,一个人少喝点。】

    周栗:【ok,注意安全。】

    -

    中北大学分子生物研究所是国内学科top,这次新论文在国际顶尖遗传学刊物上发表后,美国大学研究所那边两位教授很感兴趣。

    彻底忙完研究会议后,温良低眸看了眼时间。国外那位老教授撑着手杖过来时,温良起身换成英文打招呼:“老师,欢迎来到中国。”

    “哼。”

    桑顿教授瞪了眼一旁满脸得意的蒋院长,力道很重地握住他的手,不满地哼了声,“蒋,你把人骗回来的账我还没算呢。”

    蒋院长摸着下颚,克制着嘴角的笑意,“这怎么能是骗呢?”

    桑顿教授:“难道不是?不过,这是不是应了你们中国人一句话,落叶归根?”

    “......”

    蒋院长失笑,好好一个年轻人,怎么就落叶了?

    “好了,我要去休息了。”桑顿教授觉得自己心梗,和蒋院长撑着手杖往外走,到门口时稍顿,回眸看向温良,“温,也许你是对的。我为说中国研究环境不如美国的事情,道歉,很抱歉。”

    他当时为了留人,的确说过这种话。温良出声,“老师,您不用这样。”

    桑顿教授耸肩,“不得不承认,我有过偏见。”

    蒋院长无奈,偏见这种东西,时常存在。

    两人离开会议室,陈正歆轻拍温良的肩。温良回国时,那边研究所确实开出了看上去很好的条件。可有些东西,无法衡量,也不能衡量。

    温良敛眸,倒不觉得有什么。

    陈正歆接到他老婆电话时,跟温良说了句走了。

    温良嗯了声,还想说什么,手机震动适时响起。他指尖划过屏幕,那端催促道:“温教授,说好的给我接风,其他人可都到了,就差你了。人呢?”

    没等温良开口,那端又有人道:“催什么,你以为人人都跟你边昀一样闲得满世界跑啊?”

    边昀啧了声,“行,你俩校友就挤兑我孤立我□□我吧。”

    “......”温良抬腕看了眼时间,“地址发我。”

    “操,”边昀咬牙切齿,“感情我给你发那么多消息,你一条都没看啊?”

    温良沉默几秒,面无表情道:“废话太多,懒得看。”

    边昀:“......操,你别来了,我怕忍不住动手。”

    他骂骂咧咧的,还是重新发了地址。

    -

    天色渐暗时,雨势彻底停了。

    边昀选在了以前常来的私人会所,离中北大学还有段距离。

    温良被服务生引到三楼的清吧时,就在昏黄灯光里看到边昀和一位女士交谈甚欢,并未看到其他人的身影。

    他微蹙眉,边昀先看到了他,介绍道:“介绍下,这位是周栗周小姐,刚认识的,有欧洲游的打算。这是我朋友,温良。”

    “.......”

    温良颔首,瞥了眼眉开眼笑的边昀:“其他人呢?”

    边昀看他眼,吊儿郎当地不满:“温大教授,你也不看看你路上用了多久。一个临时有事回公司了,一个被家里叫走了。也就只剩下脾气好的我,风里雨里地等你。”

    “下雨,堵车。”温良没坐下,转头说了声自己出去会儿。

    刚才在外面,手上被溅到了雨水。

    他不是喜欢下雨的人,更不喜欢雨水。简单清洗后,转身往走廊外走。倏地,目光瞥到一道熟悉的身影,他脚步微顿,目光所及处,只剩下空空的转角。

    边昀过来时,疑惑地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怎么了?”

    温良敛眸,“没事,这次打算什么时候走。”

    边昀看他低眸擦着袖角,倚靠在走廊里,“可能明天,也可能明年。”

    温良淡瞥他,边昀倏地起身,摸出口袋的香烟,怅然说了句,“爱情这玩意儿,可真烧钱又烧心。”

    “可我他妈的,”边昀点燃,“怎么就这么犯贱,就觉得甘之如饴。”

    温良不喜欢烟味,微蹙眉,倒是没出声。

    边昀缓了缓,掐灭火星,两人往走廊外走。他叹口气,“哥们,我人帅嘴甜活好还有钱,她怎么就看不上我呢?”

    “......”温良掀眸瞥他眼,“你一直是这么看自己的?”

    边昀:“?”

    温良敛眸:“挺好。”

    “操。”边昀倏地抬手勾住他脖颈,“你们三个今儿都是来给小爷气受的?”

    温良轻易摆脱他的桎梏,边昀蔫了蔫,“还别说,有时候我还挺羡慕你的,没受过爱情的苦,也挺好,太他妈累了。”

    温良神情稍顿,“是吗。”

    边昀又说了什么,他懒得再搭话。

    倒不是不关心边昀,只是从高中开始,每隔半年,边昀都会来这么一出。

    起初他们几个还会安慰几句,后来也就习惯了。就连温良在国外那几年,边昀还时不时飞到美国找他吐槽。

    两人闲聊着出了走廊时,刚才卡座上已然多了两个小姑娘。

    季奚正听着周栗说旅行计划的事儿,倏地察觉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她下意识侧目,猝不及防地,撞进一道目光里。

    -

    昏黄的灯光落在男人暗纹衬衫上,似有流光隐隐浮动。

    恰到好处的眉眼,被周身太冷清的气质衬得越发清俊。他眸色偏浅,轮廓却清隽深邃,没有哪一处不好。

    温良。

    温良眸底诧异转瞬即逝。

    季奚轻抿唇角,怎么这么巧。

    温良目光扫过小姑娘手边的酒杯,蹙眉。

    边昀自来熟地提出拼座,他拉着神情寡淡的温良坐下时,温良瞥他眼,没拒绝。

    须臾,周栗又瞥了眼温良,莫名地想到自己有次同季奚开玩笑时,季奚的回答。

    想着,她轻踢了下季奚,季奚忍不住轻嘶了声。周栗没察觉到,凑近小声道:“性格清冷,人也清冷,比我带过的男艺人都帅太多了。据说还是国际top院校的博士啊。人帅话少又高知,我怎么觉得这就像是为了你的择偶标准而生的......”

    听清周栗的话,季奚不光脚踝疼,眉心没控制住地一跳。

    她沉默半晌,眉眼悠悠瞥了眼周栗。

    这是符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