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目张胆
    季奚盯着短信页面,眉心倏地隐隐一跳。

    同时,手机落在桌上。

    陈蔚蔚看她眼,“小季姐姐?”

    “没事,”季奚轻摇头,想了想,眸光直直落在陈蔚蔚眉眼上,“你哥,在和谁聚餐?”

    “就研究所的人啊,”陈蔚蔚伸出手指,数着,“于杉哥、江览哥、赵强哥、陈彤姐......估计都是那些研究生哥哥姐姐,还有同事什么的。”

    季奚抿起唇角。

    “哦,还有,”小姑娘倏地出声,“还有温叔叔,他应该也来了吧,不过我到的时候他还没到。”

    季奚:“......”

    她沉默几秒,低眸很快的扫了眼屏幕,觉得“应该”这两个字可以去掉了。

    思忖几秒,季奚默不作声地打字:【没。】

    -

    温良收到消息时,几个胆大的学生正小声商量着过来敬酒。

    都是年轻人,在研究所和学校高压环境下,这回倒是放得开了。

    “温教授,”其中一人壮着胆子开口,“我可羡慕于杉江览他们了,以后要是有什么问题,我能来问您吗?”

    温良挪回落在看短信的视线,掀眸,淡瞥他们。

    于杉话多地在一旁乐了,开着玩笑,“干嘛呢,我们温教授可不喝酒啊。而且,许超,你上回还说同情我们呢,嫌我们教授严厉呢。”

    “别,你别诬陷我,那可不是我说的。”许超反驳,那分明....是公认的...

    可严苛是严苛,羡慕也是真羡慕。

    研究所优秀的导师和教授不少,但像这种年纪能破格为教授,还能负责研究一室主要项目之一的。

    不光是羡慕,还有从心底里的服气。

    温良倒没在意,端起眼前的茶杯,淡声:“如果有问题,可以发我邮箱,不忙会看。”

    “好好好,您不嫌我烦就行。”

    陈正歆诶了声,“你导师我还在这儿呢。”

    许超委屈,“老师,您不是要休假了吗,远水解不了近渴。”

    此言一出,包厢内几人笑出声。

    “陈副教授,别真吓到你家小朋友了。”头发灰白的女教授打趣。

    陈正歆收起佯作生气的表情,也笑。

    陈正歆确实要从明天开始休假,一个半月的假期,接下来的课程也都交给了温良。

    想到这,陈正歆倒是想起来另一件事,他笑得别有深意,“温教授,不是说待一会儿就走?”

    温良瞥他眼,“想说什么?”

    陈正歆咳了声,笑道:“好奇,纯好奇。”

    “......”

    温良没理会他。

    包厢内太吵,温良轻捏眉骨,起身走了出去。

    没探听出八卦的陈正歆表示遗憾,转头同研究所的同事说话。

    -

    吃完后,苏小青临时有事,借了季奚的车先走。

    季奚叮嘱她注意安全,转头单手托着下颚,听小姑娘嘟囔着这里的火锅吃着不错,甜点是真不好吃。

    她眉梢微抬,抿唇笑了,“这里的甜点确实不怎么样,下次小季姐姐带你去别的地方。”

    “可以吗?”

    季奚揶揄,“你小季姐姐呢,对甜点很挑的。有个很难找的甜点店,你偶像都很喜欢的那种。”

    陈蔚蔚顿时两眼放光,“阮阮也喜欢吗?”

    季奚挑眉,“不骗你。”

    陈蔚蔚忙说了声好,又嘿嘿笑两声,“那我下次带你中大那边的美食街,很多好吃的!”

    季奚颔首,“好。”

    没待多久,季奚起身去洗手间。

    陈蔚蔚看了眼时间,不好意思让她一直陪着自己等。于是,摸出手机,暗戳戳地问陈副教授到底聚没聚完。

    走廊风格是中式和日式的杂糅。

    季奚不怎么喜欢,总觉得不伦不类的。她喜欢听楚轩那种,典型的中式装修。

    只是火锅是真不错,她陪着阮阮来过几次。

    从洗手间出来后,她险些又走错,被服务生提醒着包厢在左边。

    季奚道了声谢后,才推开包厢进去。

    瞥见包厢里坐着的人,她愣了那么几秒。

    温良不知何时进来的。

    他单手插兜,倚在包厢的镂空木窗旁。陈正歆还在说着下个月课程的事儿,以及带的几个研究生在进行的论文情况。

    察觉到动静,温良掀眸。

    没意外。

    “小季姐姐!”

    陈蔚蔚激动,又委屈唧唧的,“你可算回来了,我已经在这儿听了二十多分钟的天书了。”

    两个人谈的东西她完全不懂,无聊透了。

    陈正歆无奈。

    季奚微愣,很快应着小姑娘的话,“是挺无聊。”

    以前季教授和他也总爱在家里书房谈这些,中文德文术语名词切换着,季奚也头疼。

    后来她不讲理地指责两人,家里不许谈这些。

    “是啊,我又听不懂。”

    陈蔚蔚小声道。

    季奚淡笑,挪步到原本的位子上,努力忽略掉一旁依靠在窗沿的男人。

    忽地,陈正歆拿着手机诶了声,“季小姐买过单了?”

    陈蔚蔚疑惑。

    季奚没避讳地颔首。

    温良敛眸。

    陈正歆没矫情,笑道:“行,不过这丫头娇气。季小姐要是觉得烦,不用惯着。”

    季奚笑,“不会,她很可爱。”

    “就是,我多可爱啊。”陈蔚蔚眨了眨眼,理直气壮地反驳。

    “......”陈正歆无语,没搭理她,转头看向温良,“谢了。”

    他在说代课的事儿。

    温良淡声,“好好休假。”

    陈蔚蔚小声跟季奚说了声再见。

    到包厢门口,陈蔚蔚又往后退几步,小大人似的盯向季奚,语重心长道:“小季姐姐,这么晚了你不要一个人回去,不安全。”

    “还有啊,”陈蔚蔚又说,“礼物下次有空给你送过去哈,还有给阮阮的信。”

    季奚唇角带了笑意,揶揄道:“不会再忘?”

    陈蔚蔚一哽,理亏地眨眨眼。

    她还想絮叨,被陈正歆无奈地揪了出去,陈正歆温和笑笑:“走了。”

    温良嗯了声。

    一时间,包厢内仅剩下两人。

    季奚莫名想到昨晚温良的轻哂,还有她没忍住的小脾气。她想了想,挑了个安全的话题,“你们聚餐还没结束吗?”

    因为这边包厢门在开着的缘故,隔壁包厢的笑声也隐隐传来。

    温良没在意地嗯了声。

    “哦,”季奚思忖几秒,“那你不回包厢跟他们一起吗?”

    “......”温良瞥她眼,没在意道,“不用,都是年轻人的聚会。”

    他去了,反而那些人不自在。

    最近学校和研究所内的研究生压力不小,每学年还有论文任务。

    难得聚会,几位导师和教授知道这些,早早退了。只提醒了不要耽误明天的课,由着他们简单放松下。

    他没多说。

    季奚眉梢稍动,抬眼见温良轮廓清隽的侧颜,挪开目光,“你也挺年轻的。”

    温良:“.......”

    他沉默几秒,这话听起来并不像什么好话。

    季奚显然也察觉了,微哽。

    她思忖几秒,想往回找补。温良瞥了眼她,目光扫过她颈间渐褪的红疹,上挪。

    他没在意地出声:“走吗?”

    季奚点头。

    温良嗯了声,将手机收进长裤口袋,随意放下微卷的衬衫袖口。他单手系着袖扣,淡瞥季奚,“外套。”

    季奚愣神,默不作声拿起被搁在一旁许久的外套。

    她拎起搭在手臂上,没穿。

    温良蹙了下眉,没多说。

    季奚拿着外套走出包厢,身后脚步声不急不缓地,落后她半步。

    走廊尽头是另一条横向走廊,季奚没看到引路的提示,放缓脚步。

    “左转。”

    倏地,清冷的语调从她身后传来。

    “......”

    季奚轻扯唇角,哦了声,转身往左。

    须臾,身后有很低的轻哂。

    季奚沉默,衬衫长裤的男人长腿稍动,轻易越过她,“不常来?”

    “......来过几次。”

    温良眼皮微掀,寡淡嗯了声,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

    季奚微蹙眉,隐隐觉得自己被嘲笑了。她沉默会儿,跟了上去。

    一路无语。

    到外侧走廊,开始有服务生引路。

    到匀贺庄外,暮色沉沉压下来。

    壹嘉娱乐就在附近,季奚对这里熟悉些。附近并不好打车,但地铁站离得还算近。

    她想了想,抬眸看向温良:“地铁,可以吗?”

    温良淡声:“可以。”

    季奚颔首,还想说话,被手机震动打断。

    来自苏小青。

    苏小青:【小季姐,你出差这几天我能借用下你的车吗?】

    季奚不自觉停下,打字:【可以。】

    苏小青很快回复了亲亲抱抱的表情,季奚眉梢微抬,没回复了。

    那端苏小青想到阮阮假期结束,应该会在季奚出差回来之前,就多问了几句关于和lw那边签约的问题。

    季奚想了想,也思忖着回复她。

    直到交代完,季奚收起手机时,一抬眸,猝不及防地偏浅的眸色中。

    季奚一顿,发觉温良单手插兜在等她。

    “抱歉。”

    她下意识跟了上去,出声。

    温良没在意地嗯了声。

    许是因为时间太晚,人并不多。

    季奚想着明天出差的事儿,步伐很慢。倏地,听见温良出声。

    “走前面。”

    她微怔,默不作声地挪步过去。

    莫名地,她想到以前和温良一起从他所在的学校回家。他单手插兜,提醒她走到前面。

    她那会儿娇气又嫌麻烦,气鼓鼓地挡在温良面前,仰头看他:“哥哥,是这样吗?”

    温良瞥她,单手虚扶她的肩膀将人转过去,淡声。

    “在前面,有事我会第一时间看到。”

    “听话。”

    想到这儿,季奚细眉轻蹙。

    她红唇轻抿,不喜欢这种感觉。她沉默几秒,心不在焉地放慢脚步。

    下一秒,温良瞥她眼,提醒。

    “看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