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明目张胆
    进了包厢,赖赖和苏小青还在低声讨论着江导文替的事儿。

    苏小青小声嘟囔了好巧。

    “难怪能惹得剧组内陆老师的小粉丝都纷纷爬墙了。”阮静想了想,温柔笑笑。

    “对啊!”

    赖赖立即激动,想起来阮静当时没在,眼冒星星道:“是不是巨帅!清冷禁欲系我在圈内都没见过这么绝的!”

    “是极品,”阮静乐了,瞥了眼季奚,“可上次有人跟我说,也就还行啊。”

    赖赖顿时义愤填膺:“谁说的!她一定是瞎了!”

    赖赖刚说完,戛然而止。

    因为她发现上次在电话里,小季姐这么说过。

    静默那么两秒。

    她眨了眨眼,从善如流地往回找补,“那可能,小季姐见得次数多了嘛。他们不是在同一个小区吗,上次我去拿杂志还见到了。”

    此言一出,阮静顿时转头看季奚,更感兴趣了。

    赖赖一脸无辜且真诚地,也看过去。

    “......”

    季奚静了静,迎着两人的灼灼目光,思忖着启唇:“营养师和表演老师我都联系好了,会跟组。”

    阮静:“?”

    季奚颔首,“真的。”

    “我又想换经纪人了。”祸从口出,阮静忽然后悔,赖赖忍着笑。

    下一秒,赖赖想到阮阮被营养师折磨,自己蹭大餐的机会也没了,她当即哭丧着脸,“阮阮姐,要不你把我也换了吧........”

    季奚:“我觉得可行。”

    赖赖:“?”

    陆续上了菜,赖赖顿时两眼放光,生怕跟阮静进了组只能吃盒饭和营养餐。

    苏小青笑她。

    听楚轩的菜品一向不错。

    季奚胃口不太好,她抿了两口桂花酒酿就没再继续了。

    “小季姐?不好喝吗?”赖赖疑惑,季奚抿起唇角,“味道有些淡了。”

    “没有啊,”赖赖尝了口自己的,又嘀咕着,“你不是很喜欢这里的桂花酒酿吗.....”

    -

    吃好后,几个人往外走。

    路过二楼时,赖赖好奇看了眼,忽然诶了声,“极品帅哥还在诶!”

    季奚脚下微顿,转头和阮静说了下午约了瓦尔登湖节目组的事儿。

    阮静休假前约下的,季奚这次也是算好了时间赶回来的。

    到新媒大厦后,制作组副导的助理过来迎他们上楼。季奚倒没想到,还会在这里遇见夏幸和林涛。

    他们大概是谈完了,从电梯里下来。

    林涛脸色很不好,圈内经纪人间的消息大多都是共通的,他一早知道了阮静今早和wn主设计师见面,此时一撞见季奚和阮静,脸色更不好了。

    倒是夏幸冲着几人点头,轻声打了招呼。

    季奚颔首回应。

    “这经纪人还挺奇葩的,”副导的助理边带路边吐槽着,“一共谈了三十多分钟,中途接了四个电话,每个电话都故意放大声音说自家艺人行程忙。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还问我们在接触的男艺人都有谁......”

    苏小青忽地小声道:“真头部部分组合器官萎缩。”

    季奚瞥她眼,没接话。

    倒是赖赖凑过来低声问她说了什么,苏小青一本正经:“这新媒大厦真大啊。”

    副导助理:“?”

    那不然呢?

    季奚默不作声地挑眉,没忍住唇角很淡的弧度。

    这次谈得倒是很顺利,季奚确认过合同之后,交给阮静。

    直接签约。

    几人从新媒大厦出来时,赖赖忍不住开心:“今天一天之内,定下了两个别人眼馋的项目诶。”

    季奚轻挑眉,眼馋是真的,一天之内却不是真的。

    “才不是一天,”苏小青嘀咕着,“我和小季姐跑了好多趟,也被杨导挂过不少次电话。”

    季奚笑,见公司派给阮静的司机开车过来时,才和苏小青一起离开。

    -

    季奚忙了一整天,到小区时,天边待了少许暮色。

    她先停了车,才又出来在一旁甜品店买了甜点进去。

    到家后,她洗了澡出来时,刚好听到手机在响。

    季奚瞥了眼,接听。

    同时,门外隐隐有声音传进来,与电话里的交叠着。

    “奚奚,在家吗?”

    季奚听着陆女士的声音,低眸去开门。

    门一开,握着手机的陆女士微怔,柔声不满:“刚才敲门怎么没听到?”

    “在洗澡。”

    “我给你带了晚餐,你陈叔叔亲手做的。”陆女士说着,瞥了眼茶几上的甜点,皱眉:“平常都吃这些?”

    季奚轻蹙眉,“偶尔。”

    陆女士没多说,打开饭盒后,开始打量着季奚这里的房间构造。时不时说几句哪里不够好,季奚听着,没接话。

    季奚跟在她身后进了书房,见她想要收拾书桌上的文件时,她出声:“您不用动那个。”

    陆女士皱眉,指责道:“你怎么跟你爸一样,书桌每次都这么乱。”

    季奚神情微顿。

    她习惯将会用到的文件平摊开放在书桌上,以前上学时,一个人在大学自习室,也会将用到的书一一摊在桌上,她会记住每本书的位置,很容易拿到。

    季奚没接话,将手上的水递给陆女士。陆女士伸手接过,目光瞥到一旁书架上的照片时,她顿了顿,不自然道:“我先回去了,你记得吃点东西。”

    季奚应了声。

    陆女士往书房外走,季奚顺着她刚才的目光看了眼。

    书房搁架上,只有一张照片,季教授的。

    季奚敛眸,抿了口水,换了衣服送陆女士出去。

    陆女士说着陈伯闻家里的事儿,季奚听得不太认真。

    将人送到小区外时,季奚才往回走。

    到湖边时顿了顿,转头在小区旁边的超市换了硬币。

    她在夹娃娃机旁看了会儿,停在装着大白的机器旁。

    低眸投币。

    可试了几次,每次都是徒劳。

    “......”

    季奚想到温良每次夹到的时候,红唇轻扯,行吧。

    她细眉微蹙,总觉得心中有郁气闷着,夹娃娃都缓解不了。偏还一直没抓到。

    季奚抿起唇角,气不过,盯着机器看了会儿,默不作声对着它拍了张。

    认真的表情仿佛在说,我记住你了。

    刚发出去没多久,评论立即多了几条。

    陈蔚蔚:【小季姐姐!你抓到那个大白了吗?】

    虞悦:【哈哈哈哈哈,季小奚你可以,居然被夹娃娃机欺负到发朋友圈哈哈哈。】

    赖赖:【小季姐,你不会又没抓到吧。】

    苏小青:【小季姐,你这手机像素真不错。】

    周栗:【真行,改天送你个娃娃机放家里得了。】

    季奚瞥了眼,一一回复。

    -

    由于陈正歆的休假,温良这周很忙。

    周末这天才难得闲暇。

    眼前人将茶盏推到他跟前时,温良眼皮未抬,轻叩桌面谢茶。

    “......”陆储气笑了,“温教授,敢情您老人家出来,就是换个地方看文献?”

    温良掀眸,瞥他眼,“刚才是谁在开会?”

    “......”

    两个人都静默会儿。

    一旁发完邮件宗淮谦和笑笑,“你们两个校友,能不能别互相拆台。”

    温良和陆储对视眼,目光冷淡地落在宗淮眼前的电脑上。

    宗淮神情一顿,无奈笑了,“还别说,边昀还是有点用处的。”

    譬如现在,宗淮想着温良回国后几个人就没聚过,所以拿了自家老爷子珍藏的茶过来。

    可三个大男人在一个茶室,除了喝茶,一个下午几乎都在各忙各的,也不知道到底在聚什么。

    纯粹是换了个地方一起办公。

    至少边昀在的时候,他总有一堆话要絮叨。

    完全不会冷场。

    茶室内又安静下来,温良倚在木椅上,视线又继续落回到手机。

    他翻了翻电子文献,觉得有两处理论与他后来的研究有偏差,记下了页码。

    这才退出。

    陈正歆发消息过来时,他没什么表情地点进去。

    陈正歆:【图片。】

    陈正歆:【你居然和季小姐在同一个小区?】

    陈正歆:【温教授,你居然是这种人?】

    温良瞥了眼几条消息,蹙眉。他低眸,点开图片。

    只有一张截图。

    季奚发了张夹娃娃机的图片,由于角度原因,一旁是湖边的景观亭。夜色朦胧下,显得有情调又带了些生活气。

    须臾,他抿起唇角,弧度很轻地上扬下。

    小姑娘在德国时,夹不到娃娃只能盯着机器,气鼓鼓的,“哥哥你看,它欺负我。”

    温良沉默几秒,几乎能想到她拍这张图的表情,眸底闪过微不可察的温和。

    这点倒是没变。

    他倏地起身,单手拎起一旁的外套。

    宗淮诧异:“这就走了?”

    温良嗯了声。

    宗淮眉心一跳,“你又不是边昀,不追姑娘怎么还不跟兄弟聚会的?”

    温良垂眸,瞥他眼。

    “忙。”

    他言简意赅,宗淮哑然。

    陆储也没耐性待下去了,斜了眼宗淮,“茶不错,撤了。”

    宗淮:“?”

    -

    季奚对着夹娃娃机看了会儿,细眉轻蹙,转身回了楼上。

    虞悦的消息发来时,她点进去看了眼。

    一连串的哈哈哈,毫不掩饰的嘲笑。

    季奚眉梢轻抬,面无表情地关切她:【你论文写完了吗?】

    虞悦:【季小奚!】

    虞悦:【你是复读机吗!】

    她愤愤着。

    季奚眉梢微抬,抿起唇角笑了,适时地转移了话题。

    她拿起一旁的甜品,小口吃着,偶尔同虞悦聊两句。

    须臾,季奚朋友圈评论加一。

    她点进去看了看,来自温良的回复。

    只有四个字。

    混蛋:【想要这个?】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