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7 章
    皇上难得举办一次狩猎活动,是以还要在持续几天才会结束。

    但猎场条件简陋,诸多东西配备的并不齐全,且天气日渐寒冷,林今希如今有孕在身,再留在猎场并不是个好办法。

    穆清鹤便提前向皇上请辞,皇上自然不会阻拦,甚至还特地给林今希派下了一顶软轿,以方便林今希下山。

    林今希走了,楚湘王自然也不会留在猎场,随意扯了个身体不适的理由,去向皇上请辞。

    皇上自然也清楚楚湘王是何意思,只是明明身强体壮的跟头牛似的,却偏要找个身体不适的理由出来,可见何其敷衍。

    “不知王爷是哪里不适?”

    听出皇上的话外之音,楚湘王瞬间捂着胸口,一脸痛苦,“臣近日顿感胸口烦闷,恐扰了皇上雅兴,倒不如提前回京,安排京中事宜,也好为皇上排忧解难。”

    楚湘王做作的表现,让皇上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全当不知情,来了个眼不见为净。

    待一切安排妥当,已是次日清晨,林今希倒是一夜好眠,其他人就没这么好命了。

    如今林今希月份尚浅,胎未作稳,本不应进行剧烈活动,可偏生情况特殊,只能谨慎又谨慎。

    为了防止出现什么意外情况,穆清鹤还特地向皇上申请了御医陪同,路上更是小心翼翼。

    林今希安安稳稳的坐在软轿内,甚至连点颠簸都没感受到就下了山。

    行至山下行宫,已是午时,藏龙山脉离京约莫一日路程,今日是必然回不了京了。

    况且夜间赶路也并不安全,谨慎起见,众人决定在行宫待上一日,第二日再赶回京城。

    次日一大早,众人就已然早早起了床,而林今希则是最后一个才醒的。

    “夫君…什么时辰了?”林今希轻轻眨了眨迷蒙的眼眸,轻声询问。

    “已是辰时,夫人感觉如何?”穆清鹤有些担忧。

    林今希摇了摇头,许是月份尚浅,虽然偶尔有些恶心,可倒也不至于吃什么吐什么,就是有些乏累,总感觉睡不醒似的。

    “夫人可要用些膳食?”

    林今希摸了摸肚子,胃里涨涨的,虽不怎么难受,却并没有什么想吃东西的欲望,索性摇了摇头。

    “饿了再用吧。”

    看林今希一副没精神的样子,穆清鹤有些心疼。

    他轻轻将林今希按回了马车内置的软塌上,“离京城还远,夫人可在歇息一会。”

    林今希也没推辞,顺势躺下,没过片刻,整个人就又昏沉起来。

    马车摇摇晃晃,林今希一觉直睡到午时才悠悠转醒。

    兴许是睡的时间久了,林今希头晕的厉害,马车顶部绣着的梅花在她的眼里疯狂的转圈,转的她两眼冒金星,胃里更是一阵一阵的翻涌。

    “夫君,我有些头晕…”林今希连说话的力气都提不起来。

    穆清鹤脸色微变,来不及等马车停下,翻身下车就去找御医来。

    李御医几乎是连拖带拽的上了马车,这么冷的天,额头上硬是出了一头细密的汗水。

    两辆马车本就相隔不远,便是停下来也不会耽误太多功夫。

    偏生这楚湘王也就算了,怎的以温润如玉之名著称的世子,竟然也这般毛躁,猛然从马车上窜出来,差点原地给他送走。

    好在他年轻,抗打击能力比较强。

    李御医内心默默吐槽,然而在看到林今希后,又瞬间收拾好了情绪,眉目间透着认真。

    “世子妃的心疾之症虽然痊愈,可到底身子比之常人要弱上一些,自然会有头晕的现象产生,加之马车摇晃,会加重此症状。”

    穆清鹤眉间微蹙,“可有解决之法?”

    “臣为世子妃拿上几种醒神且对胎儿无害的草药,放置在马车中可缓解一些。”

    清新的草药香味弥漫在马车内,林今希深吸了两口气,顿时感觉活了过来。

    “夫人可好些了?”穆清鹤言语间夹杂着清浅的担忧。

    林今希伸手轻握穆清鹤的指尖,安抚性的轻笑起来,“不过是有些难受罢了,这会已经好了许多,夫君不必如此忧虑。”

    话虽如此说,可穆清鹤依旧紧张,一整天眼神片刻不离林今希,甚至连中途停下车来用膳,也是坐在林今希身旁,简直细致入微到了极致。

    为了照顾林今希,马车行驶的速度并不快,直至入了夜,也堪堪赶回京城。

    虽未干什么,可坐了一整日的马车,林今希整个人也是疲累不堪,简单的洗漱过后,躺在床上便睡了过去。

    半点没注意到身侧的穆清鹤每隔一段时间,便会醒来,看一看林今希的状态,为她掖好被子,确定无碍后,才重新躺下。

    然后过上一段时间,又会醒来,重复之前的举动,直至天亮。

    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怎么,原先只是偶尔觉得胃里不太舒服的林今希,自从猎场回来以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吐的是死去活来,甚至是连最为清淡的白粥都咽不下。

    每日里穆清鹤想着法子的为林今希准备膳食,甚至是亲自下厨为林今希做上一些清淡的食物。

    可偏生林今希害喜的厉害,不管是什么东西都半点用不下去,甚至一整日里都用不了两口膳食,只能喝些水来。

    自猎场回来,不过短短的几天时间,林今希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清瘦了一圈,愈发显得身姿单薄瘦弱,仿佛风一吹就能刮走似的。

    “夫人,今日让厨房做了你最爱吃的膳食,用上一些可好?”

    林今希的害喜太严重,穆清鹤也不敢贸然将膳食放在她面前,只缓慢的靠近,一边靠近一边观察林今希的反应,生怕食物的味道会引起她的不适。

    林今希有些恹恹的半躺在软塌上,虽然胃里空空如也,可她也并没有半点想要进食的欲望,甚至看见吃的就条件反射的直泛恶心。

    榻上的女子小小的摇了摇头,吐出一句,“我不想吃。”

    穆清鹤望着榻上精神萎靡的女子,内心的担忧更甚,他虽知林今希是真的没胃口,却还是温声劝道,“夫人一整日都未吃什么东西,多多少少尝上一些?”

    “夫君,我真的吃不下。”

    强忍心头的担忧,穆清鹤将手里的食盒放至一边,低声问道,“那夫人可有何想吃的?”

    林今希摇了摇头。

    穆清鹤的眼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低沉了下去,再抬头时,语气里难得的夹杂上了些许强硬,“夫人多少用上一些,若不然这般下去…”

    林今希也知晓穆清鹤说的有理,强撑着起来,可刚打开食盒的盖子,迎面扑过来的味道,就让林今希一阵干呕。

    穆清鹤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慌忙将食盒拿的离林今希远了些许,语气难掩焦急,“夫人!”

    “…夫君给我盛上一小碗吧。”缓了片刻,林今希觉得好了些许,这才出声说道。

    穆清鹤依言盛了小小的一碗,左不过两口的量,紧张的看着林今希。

    林今希深吸了一口气,舀起一勺汤送至嘴里,还未来得及咽下去,胃里翻涌上来的酸水,直接让她吐了出来,可偏生胃里空虚,吐不出来什么东西,只一阵一阵的干呕。

    穆清鹤脸色瞬间变了,他将林今希轻轻拥在怀里,轻拍她的后背,直至林今希好上一些后,他将脸颊放在林今希纤瘦的肩膀上,语气低落至极,甚至连尾音都在发颤,“夫人…”

    男子言语间隐含着的强烈不安,让林今希心头一颤,她能听出来穆清鹤语气里强压下的微颤。

    林今希突然意识到,如今最辛苦的其实并不是她,而是一直承受着心理压力的穆清鹤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