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22

    顾大伯脸色不太好,解释了一番。

    原来,主管一方民政的地方官员,之所以能被称为地方父母官,就在于其权利极大,至少对当地普通百姓来说是如此。

    就比如说钱县令,他作为一县主官,整个县大大小小的事都是他管,从农商赋税、兵役徭役,到民风治安、治灾救灾、理断民讼等等,几乎没有什么是他不能管的。

    像理断民讼就是由他掌管,而一个案子怎么理、怎么断、怎么判,朝廷律法不可能条条框框把所有情况纳入其中,这个时候负责判案的主官他的主观意识就影响很大了。

    也就是说他向着谁,他觉得谁有理,谁就可以赢。

    那么谁有理呢?

    可以影响一个人主观意识的东西有太多,这也是顾大伯为何叫着要遭的原因,因为黃烂牙明显占了先机,借势讨好了钱县令,是时钱县令肯定会有偏向。

    本来整个局势就不利于顾秀才,大家都在同情黄寡妇叔嫂二人,如今钱县令又先入为主,形势对顾秀才更加不利了。

    “那他大伯,这可怎么办?”孙氏惶惶道。

    顾大伯摇了摇头:“只能静观其变。”

    另一边公堂上,黃烂牙正借机跟钱县令说,因为他大嫂是个弱女子,又受到这样的屈辱,身心受创,可不可以等下应讼都有他来代答。

    钱县令问了黄寡妇的意思。

    黄寡妇点了点头。

    钱县令也没为难,就同意了。

    这边,孙氏十分紧张,又有些焦虑。

    她捏着女儿的手,时而紧时而松:“玉汝……”

    顾玉汝拍了拍她的手:“娘你别慌,先静观其变。”

    .

    审案已经开始了。

    负责问案的书吏先是问黄寡妇,由黃烂牙代其回答,将事情详细经过又说了一遍。

    据黄烂牙所言,顾秀才是趁黄寡妇给其端茶送水时,想要强行对她进行逼/奸,因为她不愿屈从,趁机高呼,被听见动静的马婶撞破并救下。

    黃烂牙说得格外跌宕起伏。

    在其描述过程中,旁听围观的众人不时发出惊叹诧异声,要知道人们最是喜欢听各类狗血艳闻之事,更不用说是在公堂上当众讲诉,简直是又刺激又惊奇。

    大家一边听着,一边惊叹着,间或夹杂着唾骂顾秀才是个败类畜生的声音。

    等描述完,黃烂牙的眼睛更红了,黄寡妇压抑地哭了起来,让围观者不禁更是同情这对叔嫂,骂顾秀才的声音几乎压过了问话声。

    接着是问马婶。

    马婶将当时看到的情形说了一遍,诸如同样的话,这两天她已经重复了无数次,所以她说得很快。

    等马婶说完,外面的骂声更大了,还有人往里面扔烂菜叶子和破鞋的,只是很快就被衙役们制止了。

    此时,场上完全是一面倒的形势。

    顾大伯和孙氏二人脸色惨白。

    ……

    “顾秀才,你还有什么话说?”

    顾秀才面露惨色。

    其实到了今时今日这种地步,他很清楚自己是说不清楚了,案子这么快提审,还是当众公审,黄寡妇又不改口,咬死自己是逼/奸她。

    他昨天还能自辨说,来到官府一定能说清楚,可经历昨日的那场审问,他哪还有这种自信。之所以能撑着站在这里,是知道家人今天会来,也是知道外面有无数人在看着自己。

    其实顾秀才现在也很恍然,他所学到的圣贤书告诉他清者自清,告诉他世上自有公理在,告诉他白的不会变成黑,黑的不会变成白……

    可现在谁来告诉他,公理在哪儿?

    为何他明明没做过的事,所有人都觉得是他做的?

    顾秀才惨笑,面如死灰:“我没什么话想说,我就想说我没做,没做过的事我是不会认的。”

    “还有——你为何要害我?”

    说到这句时,他看向黄寡妇,眼中写满了愤怒。

    “顾某与你从未深交过,仅知你是寡妇身,丧夫,有一女要养活。曾经,你被歹人调戏,顾某路过撞见,还曾出手相助。除了那次外,言语交谈也仅只是茶水之事,交谈不足十数,本是路人,无仇无怨,又无利益侵害,你为何要害我?”

    顾秀才站着。

    他是秀才出身,可见官不跪,虽如今沦落如斯田地,到底功名还未被剥夺,所以他是站着的。

    而黄寡妇则是跪着。

    这是规矩,是朝廷的规矩,平民见官必须要跪。

    此时,受到顾秀才的逼问,本来就低头啜泣的黄寡妇身子僵了一下,但也仅仅只是一下,她依旧低头哭着。

    黃烂牙眼见嫂子被逼问,正要起身说什么,这时人群中传来一个声音——

    “说得好!”

    无人知是谁的声音,不过孙氏已经随着声音出来了。

    .

    孙氏是被女儿推出来的。

    被推出来时,她心慌意乱。

    可这般情形她早已没了退路,所以她随着那句‘说得好’人就扑了上来,并向黄寡妇质问道:“这个问题我也想问问,你为何要害我丈夫?”

    堂上已经乱了。

    不光公堂上乱了,围观旁听的人群也开始议论纷纷。

    人一多,声音就嘈杂,声音一嘈杂,就显得烂七八糟。

    钱县令坐在上头,被吵得眉心直跳,连拍惊堂木。

    “都给我肃静!肃静!”

    等人群终于肃静下来,他皱眉问道:“堂下何人?”

    “民妇顾孙氏,乃顾秀才之妻。”

    孙氏跪下答话,不卑不亢,“民妇丈夫虽为人师表,但生性口舌笨拙,不善与人争辩。且民女突遭此难,犹如晴天霹雳,心中有太多疑问想问想说,才会斗胆惊扰公堂。”

    “你既然知道惊扰了公堂,那就赶紧下去。”说话的是黃烂牙。

    钱县令也觉得这话有理,遂点了点头。

    这时,围观人群里有人笑道:“你这黃烂牙,真是个混不吝,怎么准许你代你嫂子应讼,就不准人当妻子的代丈夫应讼?还说人惊扰公堂,那你应该也下来。”

    “就是就是。”

    附和之人众多。

    人的天性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又喜欢起哄,就这么起哄着,越来越多的人让黃烂牙下来,要么就让孙氏代夫应讼。

    孙氏面色平静,心里却在想昨晚女儿跟她说的话——

    “娘,明日你一定要找准时机出来,到时女儿会暗示你。”

    “一般按照规矩,闲杂人等不能惊扰公堂,可你不是闲杂人,你是我爹的妻子,而是时定会有很多人围观旁听,这些人们最是喜欢狗血艳闻,你出来他们定会以为是两女相争,看热闹不嫌事大,乐见其成。”

    “娘,你先听我说完。”

    “围观众人乐见其成,就会影响当时局面,是时就算那黄寡妇叔嫂有什么说辞,自会有围观的人对付他们,你且等着便是。”

    “如此一来,咱们要造的势,第一步就完成了。”

    “娘,这叔嫂二人,一人能言善辩,一人只知哭泣扮可怜,能言善辩者避其锋芒,而那寡妇既然知道哭,看样子还没无耻到不要脸的地步,既然她要脸那就好,接下来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