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安慰
    宋羡被抱的莫名其妙,她转头看江柳依,动了动身体,察觉江柳依抱的更紧不由皱眉,难道刚刚和余白吃饭,闹了不愉快,想要安慰?

    也是,她们会结婚,不就是彼此‘安慰’吗?

    宋羡问:“吃完饭了?”

    江柳依埋在她脖子里,声音闷闷的:“嗯。”

    宋羡说:“我还没吃。”

    就早上塞了点面包,喝几杯温水,不过倒也不饿,江柳依说:“我给你带了蛋包饭。”

    宋羡摇头:“我不想吃这个。”

    难受的饭都不想吃了吗?

    江柳依内疚的问:“不吃吗?”

    宋羡侧目,一贯平静的眼睛里窜起火苗,她放下滴眼液,合上电脑,对江柳依说:“我想吃别的。”

    江柳依对上她双眼,抱她的双手攥紧肩头。

    她突然想到第一次和宋羡见面,她认错了人,对宋羡说句抱歉,宋羡却主动和她打招呼。

    “我和你认识的人很像吗?”

    她说:“只是乍看像。”

    初见那一瞥,侧颜看是有两分相似,但细看却能辨别出不同,而且气质也有很大差异,宋羡很安静,是让人心凉如水的安静。

    她还以为和宋羡的缘分仅限于那两句话,没想到她接着问:“是你什么人?前女友?”

    她当时愣了下,还是点头。

    宋羡又问:“分手多久了?”

    她想了下:“快三年了。”

    她说完看向宋羡:“有事?”

    宋羡说:“我没事,你没事的话,要不要找个地方坐坐?”

    这种搭讪的话她听了不下百遍,从来都是婉拒,但看向宋羡平静的眼神,她突然就跟着走了。

    她以为和宋羡这么安静的人在一起,不会掀起波澜,她认知错误,两人独处时的宋羡一点不安静,就如随时煮沸的开水,她每天泡在炙热里——譬如现在。

    宋羡有意勾着她脖子,双手搂她,全身的重量都要挂她身上了,那句话顿时衍生出别的意思,江柳依说:“你不饿吗?”

    怀里的人声音软下来:“很饿。”

    明明是同一个字,却不同的意思。

    她没忍住,想低头亲宋羡,唇瓣贴近时宋羡说:“回房。”

    江柳依抱起她,宋羡的手还在她衣服里胡作非为。

    江柳依抱她一个踉跄,勉强靠墙站住,宋羡抽回手,江柳依心底涌上失落,她快走两步,把宋羡抱进房间里。

    窗帘拉上,房间内外,顿时两个世界。

    天边日光高照到夕阳落下,宋羡被门外的手机铃吵醒,她熟悉的在黑暗房间里走动,没碰到任何东西,走出房间后拿起手机,是袁红打来的电话,问她图修的怎么样了,她坐下后对袁红说:“还有一点就好,我等会发给你。”

    袁红笑:“好,你也别太辛苦,今天头疼吗?”

    宋羡按了按太阳穴,平静开口:“还好,不疼了。”

    袁红松口气:“那江小姐没事吧?小英她们就爱闹,昨儿玩疯了。”

    宋羡淡淡回她:“都没事。”

    “没事就好。”袁红放心,她说:“那我不打扰你了,明天见。”

    宋羡放下手机,打开电脑继续修图,忙活一阵饿了她看向江柳依带回来的蛋包饭,简单热了之后她坐桌子前一边吃一边修图。

    江柳依的图特别好修,因为长得漂亮,宋羡虽然第一眼不是看中她样貌,但决定和江柳依结婚,不可否认,相貌也有部分原因。

    没有人不喜欢漂亮的事物。

    她也是个俗人。

    宋羡迅速修好图,发给袁红,袁红刚到家,才坐下就接收到宋羡的修图,她打开,手上动作明显慢了,眼底闪过惊艳。

    她当然看过江柳依,昨晚还和江柳依一起吃饭呢,但猛打开图片,看到照片时,还是有种被电击的错觉。

    太好看了吧!?

    不愧是宋羡拍出来的,美编每次都说,和宋羡合作特别好,因为每次都能有心动的感觉,是对照片里的人,以前袁红还笑美编太夸张,刚刚打开这组图片,她承认不是夸张。

    她还真的心跳加速几秒,虽然很快趋于平静,但刚见这些图片带来的惊艳感,是没法抹去的。

    真会拍!真会修!长得真好看!

    袁红高兴的把照片发给美编,果不其然,那端发来炸开屏幕的啊啊啊啊啊啊,都刷不到底。

    【救命!!!!这真的太好看了!!!!!每天臣服于宋羡那双手!!!!!】

    确实很厉害,就连袁红不懂拍摄都能get到其中精髓,她给美编发:【好好排,你别给我掉链子。】

    美编:【那怎么可能?袁姐你信不信,就是这样啥都不排放上去,都能畅销!】

    袁红戳她头像:【别说有的没的,快去修。】

    美编:【好的袁姐,遵命袁姐。】

    袁红被她逗笑,转头给宋羡发:【辛苦了,效果很好,我发给小李了,她夸你拍的好。】

    宋羡刚吃完蛋包饭,看到这条消息一顿,回复后划过去,屏幕还是显示白烨最近的行程消息,她看了几眼,关掉手机。

    江柳依披睡衣走出房间时就看到宋羡刚吃完饭,她走过去:“晚上就吃这个?”

    宋羡转头:“醒了?”

    江柳依揉揉头发,嗯声走到宋羡身后:“吃饱了吗?我等会再点一些吃的?”

    宋羡放下勺子:“吃饱了。”

    江柳依哦一声。

    她转身进卫生间洗漱,出来宋羡已经将桌上的饭碗都收拾好了,宋羡吃完了,江柳依也不是很想独自点餐,她去厨房里下了碗泡面,煎荷包蛋时探头看坐电脑前的宋羡:“你吃荷包蛋吗?”

    宋羡头也没回的说:“不吃。”

    江柳依:……

    她默了默,自己吃。

    宋羡还对着电脑忙活,江柳依问:“你工作还没结束吗?”

    宋羡抬头,看向她,淡淡的说:“结束了。”

    只不过她这组照片太好看,何小英托她做成电脑壁纸,原本是美编就可以做,但小李忙着排版,没空,所以何小英就找到她了,她做完一张发过去,突然又被其他同事敲,所以还没歇下。

    江柳依不解:“结束了你还做什么?”

    宋羡拉动图片,说:“在做壁纸。”

    江柳依捧着泡面碗走到她身后,看到宋羡正在用自己的照片做电脑壁纸,选的是一张侧面照,还p了图,看起来像是眺望远方,意境很不错。

    她没想到宋羡居然会用自己的照片做壁纸,江柳依耳根莫名有些发烫,宋羡转头问:“怎么样?”

    还问她意见。

    江柳依压下奇怪的感觉,清了清嗓子:“还行。”

    宋羡说:“我也觉得还行。”

    她说完保存,江柳依说:“你也给我发一份吧。”

    宋羡不假思索的点头:“好,就这张吗?”

    江柳依问:“还有其他的?”

    宋羡将刚刚做好的几张都给她看一遍,江柳依脸上添了燥意,热烘烘的,她说:“那就都发给我吧。”

    她说完捧着面碗离开,神色如常,但脚步略微凌乱。

    宋羡将做好的几张图全部发给江柳依。

    江柳依洗好碗后坐在厨房的流理台边缘,习惯性漱口咬着含片,清凉的含片瞬间在舌尖蔓延,凉飕飕的,也压下那阵燥意。

    她一抬头,刚好看到宋羡还在电脑前忙活,江柳依托着手机,林秋水给她发消息说今天的事情抱歉,她顿了顿,没回复,心头有淡淡的不舒服。

    再下面一条,是赵月白的消息:【柳依,帮我看看哪套礼服好看?】

    她过生日穿的,以前赵月白这样的消息都是发在群里,江柳依想到群进去看眼,赵月白和钱申吵了一架后就没有再说话了,就连要过生日这样的事情都没说。

    江柳依在红白色之间选了个红色,赵月白立马发:【我也觉得这套不错,那就这套了,你干嘛呢?一下午没消息?】

    江柳依回复:【睡觉。】

    赵月白:【真把你能的。】

    江柳依捏着手机,突然发几张图片过去,赵月白:【?】

    她发:【帮我选一张电脑壁纸。】

    赵月白:【用自己的照片做壁纸,你骚不骚?】

    江柳依:【我老婆做的。】

    赵月白:【……】

    末了赵月白给她选了三张,还说比自己选礼服还要困难,江柳依看她选过来的壁纸眉眼弯起,赵月白问:【听说你今天和余白又见面了?】

    江柳依带笑的神色僵住,慢慢敛起,她好半晌才回:【工作需要。】

    赵月白:【呐,工作需要归工作需要,我觉得你还得和你老婆说一声,你老婆那么爱你,如果知道你们私下见面,肯定会伤心的。】

    江柳依突然就想到今天回来宋羡哭的样子。

    她沉默几秒,看到宋羡合上电脑不由走过去,两人齐齐坐沙发上,宋羡揉揉脖子,听到江柳依问:“结束了?”

    宋羡点头:“嗯,结束了。”

    江柳依犹豫了会叫她:“宋羡。”

    宋羡侧目,江柳依说:“今天中午本来是秋水约我,但我过去的时候,秋水有事走了,所以我和余白一起吃的午饭。”

    余白?宋羡皱了皱眉,怎么又提到她前女友了?

    难道又想要安慰吗?

    算了,饭饱思淫||欲,她懂,宋羡主动伸出手看向江柳依,启唇:“抱我回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