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养崽第二十天
    020.

    事实上玩家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就闻阙那一身气势,他还当真不敢肖想。嘴上说说可以,真要上去这不是把自己的脑袋送上去吗?

    在看到齐苻明往闻阙胸口贴的便签以后,立马收回目光,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

    闻阙垂眸看着那便签,微微一拧眉。目光刚一抬起,便先注意到了正认真注视他的小人鱼。小人鱼长得很可爱,小脸跟个包子似的,又白又软,圆润的尾巴卷起,他好奇的问:“叔叔也是papa的朋友吗?”

    “对啊对啊,也是你papa为数不多的朋友哦,你们可以叫他一声闻叔叔。”齐苻明指了指闻阙,“闻叔叔也是来帮忙的,对不对啊闻叔叔?”

    话虽然这么说,但齐苻明的心中还是很担心闻阙这冷脸吓到小人鱼和白檀,连忙眨着眼睛示意闻阙:给个面子,两只崽还是小孩呢,你不能甩脸色。

    闻阙仿佛没注意到齐苻明的神情,他的目光划过小人鱼黑色的鱼尾,脑海中不受控制地再度回想起那天青年躺在床上,大片白皙的肌肤裸露,非要给他看看鱼尾巴却最终什么也没看到的画面。

    眸光轻轻一闪,他淡淡应了一声。

    “叔叔你长得好高啊,比papa还要高!”安安似乎很喜欢闻阙,他仰着脑袋,黑葡萄似的眼睛里藏着浓浓的羡慕,“安安以后也会长这么高吗?安安要是像叔叔一样,一定能保护papa和哥哥。”

    精灵少年闻言,眼底流露出淡淡的笑意,伸手摸了摸小人鱼的脑袋,“安安只要健康快乐的成长,哥哥会保护安安的。”

    闻阙沉默一瞬,语气冷淡:“可以,只要你多多锻炼,别跟你爸一样成天躺着。”

    话音一落,齐苻明便忍不住噗了一声。

    别说,还真有点道理。

    齐苻明捂着嘴笑了一阵,揉揉小人鱼的脑袋,见到对方略显迷茫的神情,一本正经忽悠他:“要长得像你闻叔叔一样高呢,安安首先每天要游泳十公里,锻炼身体。然后不可以吃零食,要吃有营养的食物,快点长高高。”

    安安皱起小鼻子,小声嘟囔:“安安可以坐在小鸭子身上淌十公里。”

    齐苻明:“?”

    …

    今天的摆摊相当成功,有齐苻明和闻阙两位保镖在,根本没人敢来闹事。再者两位帅哥搭配两只可爱帅气的小崽,令不少玩家为了饱饱眼福而花钱买水果。

    齐苻明坐在椅子上,颇感不可思议。

    像以前,闻阙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浪费时间?闻阙平时其实挺忙的,进入游戏也只为了发泄。一般发泄完了就走了,像今天一样一待一个下午的情况少之又少。

    或者说,根本不会出现。

    他碰了碰闻阙,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今天吃错药了?在这儿待多久了。”

    闻阙只扫了一眼,并未言语。

    或许是为了方便进出,简池将屏蔽罩给关掉了,此刻位于深渊六层的玩家能轻易看到里面的一切,包括人造海洋、包括果园,也包括那座价值不菲的城堡。然而闻阙的目光只在这些震撼人心的建筑上一扫而过,随即便落在了海面上。

    他的视力远比人类好,只一眼便能注意到半躺在小乌龟游泳圈上,白金色的鱼尾挂在海水中,闭眼休息的简池。平心而论,那条鱼尾确实要比通话故事里美人鱼的尾巴还要好看。

    它强壮有力,抬起时薄纱卷起海水簌簌落下,晶莹的水珠在光线的折射下宛如钻石,耀眼又美丽。重新落回海面轻易翻起巨浪,肆意又张扬。

    闻阙偶尔扫一眼鱼尾,一晃神竟是一个下午都过去了。

    令人更不可思议的是,这整整一下午的时间,他内心深处的暴虐情绪好似都被压在了最深处,根本没有要作恶的意思。

    很奇妙的感觉。

    闻阙收回思绪,便见到一身休闲装的青年打着哈欠扯了扯宽松的衣服迎面走来。简池看上去有些恹恹的,黑发凌乱地搭着。他眯着眼睛走到小摊子前,顺手就抱起了小人鱼,目光转回来时才注意到这里还有个新面孔。

    他缓慢地眨了下眼睛,“是你呀。”

    简池对闻阙的印象还是蛮深的,主要是对方长得太好看了。事实上在深渊的时候,他见过不少化形之后好看的面孔,但没有比闻阙更能吸人目光的。这个男人年轻俊美,眼眸狭长,眉眼间像是冰封的雪原,处处写着冷淡,却有种莫名的吸引力。

    简池看向男人的胸口,好奇的问:“你也来帮忙?”

    闻阙嗯了一声。

    “谢谢你们。今晚请你们吃饭吧。”简池冲闻阙和齐苻明招了招手,带着两人走进了白色城堡。一回到家,安安便迫不及待地扑进了柔软的沙发上,白檀拿起毛巾将小人鱼鱼尾上的灰尘都轻轻擦拭去,动作小心又温柔。

    而齐苻明和闻阙则是在偌大的城堡内转了一圈,前者扯了扯后者的衣服,忍不住感慨:“我第一次知道咱们设计的游戏可以这么玩。这算什么?种田经营?”

    闻阙虽未开口,但眼中的意思也很明确——

    简池的一系列操作确实有震惊到他。

    “简池啊。”齐苻明回头去看端着盘子从厨房里出来的青年,仔细盯了一眼才发现竟是色香味俱全的红烧排骨,他用力嗅了两下,立刻对简池竖起了大拇指,“没想到你还会烧菜呢,这看起来也太好吃了吧。”

    简池沉默一瞬,认真道:“虽然你夸我让我觉得很开心,但游戏商城里这玩意儿只要两块钱。”

    齐苻明的头顶缓缓冒起一个问号。

    他呐呐问道:“那你干嘛要从厨房里搬出来?”

    简池理直气壮:“饭菜不从厨房里搬出来难道从厕所吗?这是仪式感。”

    齐苻明头上的问号顺利变成一排排的黑线。

    等所有饭菜都上了桌,齐苻明觉得简池应该还是挺注重这次请他们吃饭的,看上去每一份菜品都相当美味,三个大人肩挨着肩坐,小人鱼安安坐在白檀的身侧,鱼尾巴甩呀甩,看上去十分悠闲。

    简池热情地招呼他们:“你们多吃点。”

    齐苻明头也没抬,含糊得应了两声好。

    别说,这游戏系统搞出来的饭菜竟然还挺好吃的,真不愧是咨询过五星酒店大厨的。

    等吃完了饭,两只崽进行饭后活动,简池招呼着两位保镖去了城堡边边上,他在附近的草坪上造了一个亭子,在白檀的帮忙下藤蔓缠着白色的亭柱子往上爬,浅浅的淡紫色小花偶尔会被风吹落,散一地。

    齐苻明如同简池一样懒洋洋地靠在长椅上,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好像要松散掉了。他将手臂搭眼皮上,心想简池这日子难怪过得这么颓废,舒服是真的舒服啊。

    他迷迷糊糊地快要睡过去,另一旁的简池也差不多。

    他毫不在意地横躺在长椅上,神情愈发困倦。支起脖子看了眼不远处的安安和白檀,确保两只崽都安安全全,他才继续躺下。趁着最后一分清醒,简池眯着漂亮的眼眸,对一旁的男人道:“你随意。”

    闻阙:“……”

    吃了睡,睡了吃,真是咸鱼本鱼。

    但或许是当下气氛真的很好,再□□的情绪也能稳定下来,闻阙便没有离开。他难得放松的靠在椅子上,随手打开玩家论坛去看各种帖子。作为《厮杀》这款游戏的开发公司老总,闻阙偶尔也会看看玩家的意见。

    但今天打开论坛,大部分人都在讨论煎条鱼。

    闻阙的目光划过几个帖子,十之八.九在感慨煎条鱼为什么这么有钱。

    他没多在意,继续看帖。

    忽然,闻阙察觉到有什么东西似乎触碰到了他的大腿。隔着一层布料,那感觉不是很明显,但也足以让闻阙发现。他缓缓抬起眼,只见青年的双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化作了鱼尾,裤子散落在一旁。长椅长度不够,但即便在睡梦中他也要找一个最舒适的姿态。于是白金色的鱼尾便一蹭一蹭慢慢挪到了他的腿边。

    然后啪叽一下,搭在了他的腿上。

    非常嚣张且肆无忌惮。

    闻阙:“?”

    简池睡得很沉,梦中似乎察觉到尾巴搭在了什么地方,有点硬,但带着细微几乎不能察觉的温度。他转了个身,漂亮的鱼尾也啪一下重新拍在了闻阙的腰腹间。

    男人垂眸,神情冷淡。

    他伸出手,骨节分明且修长的手指缓缓捏住那几近透明的薄纱,还未用力将鱼尾巴扔下去,却陡然感觉到他指腹下的鱼尾似轻轻抽搐了一下,而躺着的青年发出了一声浅浅的呻.吟。

    简池忍不住蜷了蜷尾巴,却将自己更好地送进了闻阙的掌心中。

    闻阙:“……”

    像是为了确认什么,闻阙的手掌轻轻附在了白金色鱼尾上。与刚才的情况及其相似,当闻阙看向简池的脸时,青年瓷白的肌肤染上红霞,弥漫至耳根。

    他轻喘着往闻阙怀里挤了挤。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