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8 章
    骆凡琛侧头,眼带探询。喻一航一时卡壳,他就是听化妆师说骆凡琛也没睡好,所以想来问问,但是看骆凡琛现在这幅有烦心事的模样,为什么没睡好昭然若揭了。

    心情不好,失眠。

    喻一航在骆凡琛的凝视下卡了几秒,最后只冒出来一句“吸烟有害健康。”

    骆凡琛:“只偶尔抽。”

    喻一航:“……哦。”

    喻一航:“那个什么,我先回去了,第一场戏就是你的,骆哥也早点回来。”

    喻一航转身要走,骆凡琛却直接掐灭了烟头,道,“一起走。”

    喻一航跟着骆凡琛一起往回走,想关心的话顶在嗓子眼了,可就是没办法问出口。

    问话就要触及对方隐私,喻一航自觉不是那种可以随便问骆凡琛隐私的亲密朋友。

    回到剧组的时候,喻一航发现剧组有不少人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但是也没多想,直到一个相熟的剧组人员偷偷来问他是不是对柳心欣有意思。

    喻一航:?

    一问之下才得知,柳心欣回到剧组就开始嘤嘤嘤的哭,动静不小。大家都是同事,不少人都看在面子上过去问她怎么了,是不是受欺负了呀?

    一开始柳心欣无论如何都不说,后来才半推半就地抽抽搭搭表示,她进组之后一直担惊受怕,先是进组第一天就在酒店被喻一航跟踪,刚刚又遇到了色狼,差点被色狼欺负。

    “……”

    “真的假的?”

    “当然是假的,我跟踪她做什么,那天我和骆哥约了饭,赶巧在骆哥门口碰上了!她怎么不提今天被色狼欺负是我解围的呢?”

    接下来三五不时地来人问喻一航,都是和喻一航关系处的不错,不相信喻一航会是跟踪女孩子的人。

    同一件事喻一航愣是一会儿又要讲一遍,自己都觉得烦。

    骆凡琛在和宋景致演对手戏,小米和喻一航猫一块儿,他都跟着听了三遍,此时笑道,“柳心欣也是精,先开口给你盖了跟踪狂的帽子,你再开口的话可信度一下子就降低了。”

    喻一航:“我能开口说什么?你看这事儿是我主动提的吗,我跟骆哥都没说。”

    小米:“你不是说那个色狼看着眼熟吗?既然是熟人,那就不一定单纯是性骚扰,万一你说点什么,有心人再一深扒,是吧?有些人做贼心虚,自然要防范于未然堵你的嘴。”

    小人之心。喻一航无语望苍天,一副想死的表情。

    小米打趣:“现在是不是特后悔多管闲事?当时你悄摸摸溜了多好。”

    喻一航还真正儿八经想了一下,然后挺丧气的表示,“那她今天要出了事,我得自责一辈子——唉,心地善良的小可爱就是难做人啊!”

    小米乐呵呵地揉了揉小可爱的头发以示安抚。

    说到这里,喻一航调转了话题,压低声音道,“骆哥今天怎么了?我看他好像不怎么开心。”

    小米:“你也看出来了?骆哥常年情绪不外露,我还以为就我这种一直跟着他的人才看得出来他心情不好。”

    喻一航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抓着他抽烟了。

    小米:“咱们这关系,我要是知道也不能瞒着你,可我真不知道,我早上去接骆哥的时候,他就这样了。”

    喻一航叹了一口气,正巧那边导演喊“卡”,小米过去给骆凡琛送水。

    喻一航自己拿出手机打发时间,先微信回了几个消息,然后打开微博刷了刷首页,等他点开的热搜的时候,愣了。

    热搜46:#商蕊脚踩两条船#

    之所以不是热搜第一,是因为这条才刚刚上,这会儿热度涨得飞快,这词条在热搜榜蹭蹭往上爬,第一是迟早的事儿。

    喻一航看了看热搜,又看了看今天心情不大好的骆凡琛。

    所以是……被劈腿了?

    要看和骆凡琛有关的八卦,喻一航还有点心虚,都没敢在剧组内点开,溜到卫生间打开的。

    点开之后内容更加超出他的预料,他原本以为商蕊脚踩两只船,最起码有一条船会是骆凡琛,结果点进去才发现,热搜上的两条船都另有其人。

    其中一个是圈外富二代,另一个是最近在某综艺小火了一把的说唱新星。

    喻一航粗略围观了一下,是说唱新星自爆说他和商蕊谈恋爱,又爆了商蕊在和他谈恋爱过程中多次出轨,最近的一次出轨就是这个富二代,遣词用句极其难听,夹杂着“母.狗”“婊.子”之类的侮辱性用词。

    热搜内容和骆凡琛无关,但喻一航敏锐地点开了骆凡琛的微博,果不其然,骆凡琛最新那条微博下的最新评论已经涌入大批路人评论“商蕊不配”“我磕过繁花似锦,我有罪,对不起骆哥”之类的言论。

    毕竟几天前商蕊探班骆凡琛才上过一次热搜,往日“恩爱”场景历历在目。

    喻一航关了手机,心情复杂。

    骆凡琛今天心情很不好,是不是跟这个事儿有关?

    至少从探班那天看来,骆凡琛确实和商蕊很亲近,反正自己是没胆子去捂着骆凡琛的眼睛玩“猜猜我是谁”。

    喻一航心情忐忑地回到剧组,骆凡琛正坐在一边看剧本,剧组大多数人都还在自己忙自己的,根本没时间看手机。

    喻一航心道,也是,想必就算是有人看了,也跟自己一样,不会去当事人面前戳穿提醒。

    这个想法才刚刚冒出来,就出现了一个不识趣的——柳心欣。

    她拿着手机直奔了骆凡琛的所在,然后直接用一种格外气愤的语调询问骆凡琛,

    “骆哥你看热搜了吗?商蕊太过分了,她怎么能这么对你!”

    柳心欣解锁自己的手机给骆凡琛看,点开热搜词条,进入爆料rapper的微博,“这女人居然脚踩两只船,不,三只船!她以为她是谁?把我们天秤放在哪里?我们求而不得,她居然不懂珍惜你!”

    柳心欣义愤填膺,惹得不少人往这边看。

    她以天秤自居,说来说去,翻译一下就一个意思,商蕊那个垃圾不配,我很心疼你,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安慰你。

    看到柳心欣已经在颇有暗示性地表示,如果骆凡琛心情不好,收工后自己可以陪他去喝酒了,喻一航实在忍不了,插了一句,“我昨天就和骆哥约了晚上一起吃饭。”

    柳心欣一愣,再次看着喻一航的时候,眼底含恨。

    这眼神几小时之前喻一航刚刚见过,那个骚扰柳心欣的男人当时也是这么看着他的,觉得自己坏他好事。

    喻一航弯唇,礼貌地棒读道:“先来后到,麻烦下次早一点预约。”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约失恋的人出去喝酒,一男一女,她是打算明天剧组就开始传影帝绯闻吗?

    为了演戏演全套,收工之后喻一航还真和骆凡琛一起走了。

    毕竟他早上就看出骆凡琛情绪有些不对,现在坐实了理由,他也不知道自己能怎么劝,只能多点了两瓶酒。

    骆凡琛自律,那酒他没动。最后还是喻一航打开,给自己和骆凡琛倒上,“一醉解千愁,不管什么烦心事,醉了睡一觉,第二天爬起来就好了!来,我陪你!”

    骆凡琛看着喻一航,没接话。

    喻一航先一步拿起酒杯,就等着骆凡琛也拿起来跟自己碰杯了。

    治失恋嘛,这事儿他熟。

    高中大学的同学好友失恋,他都是这么陪过来的,他千杯不醉,其他人都醉得走不动道。带上他除了因为大家关系好,还是因为都指望着他善后。

    骆凡琛拿起酒杯,和喻一航碰了一下,喝了。

    喻一航打开话匣子,拿出自己珍藏的好友们失恋经历讲给骆凡琛听,力图证明,失恋嘛,都是小事,风一吹就过了。

    其中夹杂一条大学广为流传的轶事,说是他有个哥们儿,对朋友不错,但是就是太花心了,大一的时候遇上个真爱,本来说要收心,结果收到大三的时候没忍住,又和一个校外的妹子悄摸摸谈上了。

    正牌女友心思敏锐,发现了这个事,但是又舍不得三年的感情,就打算自己去找小三谈判,结果谈着谈着,俩妹子在一起了。

    校外那个不知情,是“被小三”,而且是个双,现在俩人已经国外领证定居了。

    至于渣男,喻一航陪他喝了两个月的酒,天天哭天抢地,据说后面是重新做人了,不过至今也没找新女友,说是除却巫山不是云。

    这事儿喻一航当乐子讲给骆凡琛的,不过骆凡琛重点有点跑偏,“性向是天生的,哪有那么容易改变,你确定不是在讲故事?”

    喻一航:“性向是天生的,可是很多人天生都是双性恋,只不过社会教化让这部分人以为自己是直的。”

    骆凡琛:“那她们挺幸运的。”

    喻一航:“所以你看,遇到渣男渣女不可怕,他们都是为自己找到真爱而出现的垫脚石。”

    骆凡琛笑了一下,很浅,甚至带着三分轻嘲。

    他已经有了五六分醉意,没上脸,全盛在眼睛里,笑起来那醉意仿佛轻摇慢晃的暖融春水。

    喻一航愣了一下,甚至怀疑自己心跳停了半拍。

    骆凡琛收工之后卸了妆,现在的脸就是最原本的样子,好看到锋利,原本他的眼应该是薄情且伤人的模样,现在却在醉意之下显出三分平时没有的蛊惑人心。

    喻一航干咳了两声,把自己的注意力收了回来,“谁不珍惜你就是谁吃亏!国民老公谁不想要?”

    骆凡琛轻道,“多的是人不想要。”

    很多人都不想要。

    喻一航当即拍桌子叫板:“我要!”

    骆凡琛弯唇道,“是吗?”

    如果知道我和大部分人不一样,甚至知道我喜欢你也还想要吗?

    喻一航正打算说话,却突然听见手机响,他先拿出自己手机看了看,然后才发现是骆凡琛的,他们俩都是默认铃声。

    喻一航远远瞟了一眼,发现备注是“商蕊”。

    骆凡琛拿过来准备接通,喻一航一把夺过,给人挂了。

    骆凡琛看着喻一航,喻一航抬起头的时候一晃神,觉得这人好像没醉,吓了一跳。

    这人演技是真好,醉意说藏在眼睛里,就真只藏在眼睛里,不上脸,也不发酒疯。神情都近乎是维持着原有的淡漠。

    喻一航:“……”

    喻一航不是对商蕊有意见,他是怕骆凡琛喝醉了,接电话说了什么不该说的示弱的话,回头自己后悔。

    被劈腿分手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体面!

    喝醉酒的时候不要做任何决定,也不要去触碰任何敏感的事。

    喻一航拿着骆凡琛的手机尴尬,好在骆凡琛没和他计较,拿回手机之后也没有回拨。

    这顿饭吃完,骆凡琛已经从五六分醉意到了□□分,自己走路都困难。骆君雅的事是他心头过不去的坎儿,他确实心里难受,否则也不至于在烟和酒的问题上放纵。

    喻一航艰难地把骆凡琛带回了酒店,从他身上翻出了房卡把人送了进去。

    要说骆凡琛的酒品是真的不错,没说胡话没发酒疯,表情管理都还尚且在线,喝醉了也是醉倒的男神。

    喻一航把人送上床,帮人脱袜子,松领口。

    骆凡琛躺在床上,抬起手臂放在自己额头靠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

    喻一航:“难受吗?难受就告诉我。”

    骆凡琛慢半拍的摇了头。

    喻一航叹息,“房卡借我,我去给你买醒酒药。”

    这模样是不能指望骆凡琛待会儿帮他开门了,他拿了房卡正准备出门,结果又听到手机响,这次还是骆凡琛的手机,还是商蕊。

    唯一不同的是,这次骆凡琛没有力气自己接电话了。

    喻一航帮忙挂掉,但对方居然又打来了,这次喻一航直接接通,“喂?”

    商蕊:???

    商蕊:“小鱼?不是,这个时间,凡琛的手机怎么在你手里?”

    喻一航心说,查岗?

    热搜的事情还没解决,她居然好意思查我老婆的岗?

    她怎么敢?

    喻一航换了个严肃的语调,“商女士。”

    商蕊听着这个称呼一顿:“……昂,是我。”

    喻一航:“你不觉得你很过分吗?你怎么能这么对他,把我们天秤放在哪里?我们求而不得,而你居然不懂珍惜他!”

    商蕊:????

    啊?

    喻一航遣词文明的教育了商蕊了一通,然后挂了电话,商蕊听到那边挂断电话的声音,懵逼了两秒,然后切了微信,给商逸铭发了个大红包赔罪。

    商蕊:我在此真诚地为我前几天的莽撞道歉,你说得对,他们俩肯定有一腿!

    喻一航挂了电话,打算把手机放回去,结果转头发现骆凡琛正看着自己。

    喻一航:“……”

    骆凡琛伸手,喻一航近乎乖巧地把手机放进骆凡琛的手心,“咳嗯,那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用谢。”

    骆凡琛:“不论如何都会永远喜欢我?”

    喻一航:“……”

    喻一航刚刚和商蕊打电话的时候说的,单独被老婆拎出来还有点小羞耻。

    喻一航:“我是觉得,世上女人千千万,实在不行咱就换,比商蕊女士好看的人虽然不多,但也不是没有……”

    骆凡琛:“可我喜欢男人。”

    喻一航:“……啊?”

    骆凡琛:“很惊讶?”

    喻一航:“有,有点,但也还行,这么说商蕊和你不是一起的?”

    骆凡琛几乎怀疑喻一航是没听懂自己在说什么,这反应和他预想的不太一样。

    于是他朝着喻一航勾了勾手指,似乎还要和喻一航说更秘密的悄悄话一样。

    喻一航觉得自己那一刻仿佛被蛊惑了,几乎带着点鬼使神差的意思,听话地凑过去,附耳靠近。

    然后便是“啾”的一声轻响。

    落在喻一航的侧脸,骆凡琛身上带着酒气,嘴唇湿润且柔软,落得很轻,像是被猫猫的鼻尖亲昵地碰了一下。

    喻一航僵硬住,骆凡琛开口,温热的呼吸略过喻一航的耳廓,“这种喜欢。”

    “还说得出永远喜欢我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