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含情脉脉(含入v通知)
    为了哄老太太高兴,大嫂林氏虽然带着病容,但依旧最后来了,尽心尽力的讲着家长里短,替大家猜字谜,她是长嫂,不能像端敏郡主那样,身子不适就光明正大的躲懒。

    “百里挑一两倾心。”林氏说完看了芸娘一眼。

    在此之前,芸娘已经猜到很多字谜了,这次她也是稳操胜券道:“是‘皆大欢喜’的‘皆’。”

    林氏笑着点头:“是这个字,弟妹,你再选一盏灯吧。”

    侯府的灯盏各式各样的,有走马灯,有美人灯还有琉璃灯,她选了一盏美人灯,灯上画的是昭君出塞,画上的王蔷十分美丽,戴着兜帽,冒着风雪。

    她送给了林氏:“大嫂,这盏灯送给你。”

    “嗯?怎么会送给我,我看你从前面就一直盯着这盏灯不放啊。”林氏还疑惑。

    却听芸娘道:“我第一次见到大嫂就觉得大嫂有落雁之美,小时候一直在江南,总觉得北边的美人儿会是什么样的呢?见到大嫂才知晓。”

    林氏还从未被人夸过美,她有些惊讶,她这个年纪有儿有女,从前在娘家,庶妹性子活泼,她被要求端庄,有嫡女风范,要柔顺,要贤惠,这样才不至于像她娘一样,除了嫡妻的名□□份,什么都没有。

    所谓的美貌,比不得嫡妻和世子夫人的身份重要。

    可现在她却被同为女性的弟妹夸美,她看着昭君,忽然能意会到芸娘的意思,昭君因不贿赂画师毛延寿,虽然没有被皇帝宠幸,最后却出使塞外,是大义女子,做了草原上的焉知,让人敬佩。

    这也同时说明林氏虽然不一定讨世子喜欢,但是她日后也一定有自己的一番天地。

    林氏举杯,对着芸娘示意一番,芸娘颔首。

    戏台上咿咿呀呀唱着合家欢的戏码,世子姗姗来迟,他面色无异,只是对林氏格外温存,端敏郡主冷笑一声,又默不作声。

    在如此热闹的场景下,芸娘似乎都听出她那声冷笑听起来像是桀笑。

    大家的脸上都带着笑,只是心底都笑不出来,真正应该高兴的端敏郡主看起来也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兴。

    “太太,元淳元凤要睡了,我们先带孩子回去了。”世子温煦的说着。

    芸娘想如果她不知道的话,真的以为世子多好。

    林氏人前也给世子面子,只可惜夫妻二人回去,就再也无言以对了。

    “竹筠,是我不好,可是我真的没想到那个人居然不是你啊。”

    说起来世子还觉得自己很冤枉,他作为姑爷上门,当时喝了点小酒,微醺,虽然也有点意识,那时候天也黑了,哪里知道跑来他怀里的是林氏的小妹妹,可惜他怎么解释林氏都不听。

    林氏别过脸去,“可她肚子里的孩子呢?”

    这……

    世子当然不想要了,可侯夫人却觉得不成,不管如何,到底是穆家的子嗣,穆家下一辈子嗣稀少,庶房的那是一个也没有,苏姨娘生的那两个年纪还小,端敏郡主肚子里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再者郡主一向傲气,她做婆婆的也不想多说什么。

    世子叹了一声,“我也不想留下,你知道的,太太那儿想留下来,二弟夫妻成亲多年都未曾有子,若是给他们了,倒也好。”同时,林氏的妹妹也还是要出嫁的,她妹妹给自己做小,说出去也不像话。

    给二房?

    林氏勉强能够妥协,但她不会为此再耿耿于怀了,她气的什么劲儿呢,她只是早早看透了这家人就足够了。

    她不哭不闹,世子反而对他愧疚非常,日后竟然断了外面的女人,当然这是后话。

    再说回芸娘这边,世子夫妻走了之后,端敏郡主神情恹恹的,她本来就是有身子的人,生怕肚子有什么闪失,也告退了。

    剩下的人中,芸娘没什么事情也不好提前就走,侯夫人在跟老太太窃窃私语,老太太担心的问着侯夫人,“林氏的妹子那儿,你们是怎么想的?可万万不能传出去。”

    “您放心,一应诸事,我已经与亲家商量好了。”侯夫人要在世子夫人和她妹妹中间选择,那肯定是选世子夫人林氏了。

    林氏自从进了穆家,上上下下就没有说她不好的。

    作为婆婆,她对儿媳妇也很满意,再者林氏生了一对龙凤胎,更是有大福气。

    老太太又仰着脸沉浸在戏中了。

    那边姚氏似笑非笑的对芸娘道:“弟妹,我听说你们院子里又来了位新人,是不是呀?还是从南边请过来的。”

    本来这事儿正常人就是知道也不会提起,但姚氏和旁人不同,她不痛快了,当然也不想别人痛快。

    李姨娘给的那个紫晶,滑不溜秋的,一点把柄也抓不到,穆节虽然大部分时候都歇在她这里,可是为了子嗣计,她也不能独霸着穆节,也要做点样子给长辈们看,所以穆节真的去了紫晶那里,她心中又不痛快了。

    她不痛快了,为什么还管旁人?

    凭你夏氏多么高超的手段,凭你生的多美,还不是妾侍环绕着,和我们一样受苦,你有什么可了不起的。

    芸娘痛快的承认,不欲盖弥彰,:“是啊,孙姨娘送了人过来伺候我们三爷。”

    “哎,弟妹啊,你这新婚燕尔的,我真是替你不值得呢。”姚氏幸灾乐祸的很,好歹她是过了三年多长辈才赐人下来的,人呐,看到比自己过的还差的人,总会安慰自己,也会痛快些,觉得自己的日子好像也还挺好的。

    “二嫂,弟妹我多谢你的好意了,我们三爷和二爷到底不同,他这个人呀,要做什么不做什么,我管不着,既然我管不着,我又何必去生什么气呢?您说是吧。”

    姚氏皱眉,不懂她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但穆莳那个人,夏氏也确实管不了,不过她新婚就说这样的丧气话,可见她这日子比自己可是惨太多了,真是可怜呐!

    这么一想,姚氏心里居然还高兴了几分。

    等老太太面色倦了,大家才散,芸娘和姚氏一道出去的,甫一出门,就看到了穆莳,他提着灯笼,身上好似还熏了香,好像还专门等着她。

    姚氏似笑非笑道:“哟,三弟这是来接弟妹的么?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穆莳含笑颔首,心道,这可真是我表现的机会,我怎么可能不来呢?他似花孔雀般走上前来,含情脉脉的看着芸娘。

    芸娘往后看了一眼,没人呀!再看看那含情脉脉的眼神,好像是对着自己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