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已经很久没有人对魏轻语说过“晚安”,也很久没有人对魏轻语这样好过了。

    季潇阴晴不定,纨绔骄纵,是魏轻语在跌落人生低谷后第一个将她按入地狱的人,却也是第一个向她伸出手来的人。

    季潇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一次,魏轻语在心中打上了一个问号。

    赶在中秋节放假前一天,刘美娜跟刘主任的处理结果下来了。

    刘美娜被留校察看处分,有季青云压着,刘家根本没有办法做手脚,这个污点将要永远的印在刘美娜的档案里。而刘主任作为一枚刘美娜母亲的一枚夫家毫无用处的弃子,被学校革职查办,永远的开除了教师队伍。

    清晨的阳光穿过窄长的落地窗,将明媚跟温柔的洒进室内。

    季潇坐在餐桌前看着手机,长腿蹬在桌腿上让椅子前腿悬空,整一个玩世不恭的大小姐。

    她还在看昨天校官网的通报,扁圆的眼睛笑的弯弯的。

    这样大快人心的事情,无论是看几遍都不会觉得厌烦。

    这时,不远处的楼梯间传来了脚步的声音。

    魏轻语穿着一条浅青色长裙,从楼上走了下来。

    乌黑的长发柔顺油亮的垂在胸前,一枚小巧的银色胸针影影绰绰的出现在乌发之下。

    她依旧是面无表情的,细密的睫毛低垂着,将青绿色的眼瞳遮住,分辨不出神情。

    魏轻语在这个家几乎没有存在感,吴姨看到她理都没理继续干着她的活。

    季潇却发现她肩上挎着一个包,似乎是要出门。

    “喂,大中秋的,你要去哪里?”季潇靠在椅背上,看向略过自己的魏轻语。

    “扫墓。”魏轻语淡淡的回答道。

    季潇怔了一下,顺口“哦”了一声。

    她好像记得书里是说,魏轻语从来不过中秋节,因为她妈妈的阴历生日就在中秋节。

    今年是魏轻语妈妈去世的第一年,也是她第一次给她妈妈扫墓过生日。

    中秋原本是阖家团圆的一个日子,魏轻语却要去冰冷的墓碑前祭拜自己的父母,想想就觉得鼻头一酸。

    a市的墓园都在郊区,虽然开车走高速十几分钟的事情,但是要从市中心坐车到那里,就得绕远加倒车。

    这大过节的,魏轻语中午能到就不错了。

    季潇轻揉了下鼻子,招手道:“今儿我心情好,我让司机送你去。”

    魏轻语换鞋的动作轻怔了一下,而后她不着痕迹的接着换下了另一只鞋,冷淡的拒绝道:“不用了。”

    季潇就知道魏轻语要这么说,也习惯了魏轻语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

    她将语气放得骄纵了些,严声道:“我说了让司机送你就让司机送你,这么多废话干什么!”

    说罢季潇就不再给魏轻语拒绝的机会,道:“吴姨,去叫司机准备一下,开车库里最好的车去!”

    “是。”吴姨毕恭毕敬的答道,赶忙放下手里的活去联系了司机。

    清晨的中秋马路上都是回家团圆的车辆,在这熙攘的车流中一辆迈巴赫landaulet飞驰而过。

    耀眼纯白的车身瞬间就让所有开车的司机默默的给它让开了路,所有司机跟乘客都向这辆豪车投去了炽热新奇的目光,却只在后排窥见了一小张精致的侧脸。

    魏轻语安静的坐在舒适的后排座椅上,对现在发生的一切依旧感到意外。

    她看着视野里不断后退的高楼大厦,别墅区的季家早就不见了身影。

    季潇将家里最好的车派给自己,仅仅是出于她今天心情好吗?

    车子驶上了大桥,湖面反射这明媚的阳光,波光粼粼迷乱了魏轻语的眼睛。

    她想不明白,干脆合上眼睛就此作罢。

    有豪车buff做依仗,不到十五分钟,魏轻语就来到了墓园。

    这也是时隔半年她第二次来这里。

    魏轻语从车上下来,湛蓝的天空没有一丝要下暴雨的迹象。

    记忆中的狂风暴雨与现实中的晴朗明媚交替,魏轻语踩在干净的石板台阶上,脚下犹然还记得那日泥泞难行的感觉。

    少女捧着一束爸爸妈妈都很喜欢的风信子来到了墓碑前,双膝并拢,缓缓跪下。

    在她看到石碑上的父母照片时,青绿色的眼眸中含上了滚烫的泪水。

    魏轻语看着墓碑上母亲那永远温柔的面庞,伸出葱白的手指替他们掸去照片上的灰尘。

    她紧抿着唇瓣,勾起一抹笑容,带着颤音轻声道:“妈妈,生日快乐。”

    “我过的挺好的,你们不用担心我。”

    魏轻语讲着,素白的小脸上带着令所有父母看到都会安心的笑意。

    只是那双眼睛愈发通红。

    两句话结束,周遭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风轻轻的吹拂过风信子的花瓣,一颗滚圆的泪珠清澈的坠落在了花蕊之中。

    少女单薄的身体剧烈颤抖着,她将自己的脸埋进手臂里,拼尽全力的不让爸爸妈妈看到自己这副失控样子。

    风落在她的背上,撩起她的长发,轻柔的落在她的后背,仿佛在拥抱着她。

    “轻语,我就知道你今天一定会来的。”

    忽的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魏轻语的头顶落下,魏轻语忙擦拭掉了自己脸上的泪痕抬头看去。

    季青云站西装革履的在一旁,高大的身躯遮挡住了大片的阳光。

    魏轻语心中一惊,“季叔叔……”

    少女的眼尾抹着一抹红,看的季青云分外心痒。

    他微微笑着,将手中的鲜花放到魏轻语母亲的墓碑前,“曼琳今天生日,我也来看看她。”

    “嗯。”魏轻语回答着从地上站了起来,不动声色的同季青云保持着距离。

    “走吧,快到中午了,叔叔带你去吃饭吧,中秋节嘛,就要一家团圆。”季青云说着就要去拉魏轻语的胳膊。

    魏轻语却假若无意的拿出手机,躲开了季青云的手:“那我给季潇发消息吧,让她也过来。”

    季青云的手落了空,悻悻的收了回来,疑惑的问道:“你跟潇潇关系又变好了吗?”

    魏轻语没有回答他,而是真的给季潇发去了消息:【季叔叔要带咱们去吃饭,你准备一下。】

    而后她看着季青云,道:“我们去哪里?”

    季青云看着魏轻语给季潇发的消息,尴尬的笑了一下,又道:“不着急,咱们先去你以前的家看看吧,下周就要走程序拍卖了。我托了几个朋友,得到了这个机会,今天不去就作废了。”

    魏轻语原本平静的眼瞳瞬间充满了震惊。

    她知道因为季青云的构陷,她家的房子迟早会有一天被拍卖掉,只是没有想到居然会这么快。

    她不愿与跟季青云独处,但是无奈只有季青云能带她进去。

    云沉沉的飘过太阳,挡住了大部分的光。

    魏轻语沉默的看着给自己打开车门的季青云,坐进了她开来的车。

    那个有着她们一家最美好回忆的地方,她一定要去看最后一眼的。

    魏家在a市虽然说不上是多么顶级的豪宅,但却是韵味氛围感最漂亮的一幢。

    红砖白瓦,门前的香樟树枝叶繁茂,魏轻语站在爬满蔷薇藤的院墙后,只觉得过去自己跟爸爸妈妈生活在这里的日子,还是昨天。

    魏轻语站在客厅里环视四周,这里的一切都还保持着自己当初被赶出这个家时的样子。

    只是有一股很奇怪的味道,不像是发霉了的味道,也不像是信息素,让魏轻语闻着皱起了眉头。

    “轻语,你瘦了。”季青云站到了魏轻语的身旁,打量道。

    “季叔叔……”魏轻语警觉的后撤了一步,跟季青云保持着距离。

    “轻语,叔叔真的想好好疼疼你。”季青云眼神真切,一副真心实意的样子,“你不如就跟着叔叔吧,叔叔什么都给你。”

    “不用了……我不需要。”魏轻语听着只觉得恶心,后退着将手伸进了裙摆口袋里。

    “只要你愿意,这幢房子我会拍给你的。”季青云利诱着,伸手便要拉住魏轻语。

    “我不要!”魏轻语皱着眉头喊道,那只抄进口袋的手紧握着一支打开的便携式抑制剂,朝季青云挥去。

    锋利的针头猛地划过了季青云意图不轨的手臂,霎时间一道血痕就绽了开来。

    季青云吃痛的捂着自己的手臂,表情痛苦,鲜红的血顺着他的手缝流了出来。

    魏轻语看着棕红色的地板上的血迹,大脑嗡的一声,慌张的抬起腿朝楼上跑去。

    屋子里那奇怪的味道愈发浓重起来,魏轻语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对劲。

    喘息开始变得吃力,脚步开始变得沉重。

    魏轻语看着视线里近在咫尺的房间门,手搭在上面费尽全力才打开了门。

    原来季青云早早地就在这个屋子布下了陷阱,只等着自己自投罗网。

    光感开始在魏轻语的视线中涣散,劣质麝香的味道从四面八方席卷至她的身体。

    天地都在旋转,魏轻语吃力靠在房间门上,颤抖着手锁住了这不堪一击的门。

    她的五感被放大,清楚的听到楼梯间传来的季青云的脚步声。

    每一下都踩在她的心脏上。

    窗棂将天空分割成几分,魏轻语望着金灿的阳光嘴角翘起一抹悲凉的笑。

    她在这个时候唯一能想起的人,居然是季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