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罗勒青酱
    回去后洗澡,看了会书,盛无隅又和盛磊磊说了几句话,便打发他去隔壁房子睡了。

    盛磊磊倒是仔细看了下房内的各种设备,也暗自佩服施寄青果然是小叔一流的秘书,各方面都弄得十分妥帖,再加上禤晓冬这样一个能干人,小叔一个人在这乡居生活,应该没问题。他和盛无隅道了晚安,走出房门,闻到一阵清香,转头果然看到那束桂花已插在了门口矮柜上的花瓶里。

    他酸溜溜地出了房门,到了自己房间,看到禤晓冬正在替他铺床,连忙上前笑道:“不必了不必了,我自己来,谢谢禤先生——小叔在这里,多承您照顾了。”

    禤晓冬道:“没事,盛先生很安静,而且他自理能力很强,我只是做三餐罢了。”

    盛磊磊低声道:“之前在城里,都一个人住,轻易不让家人探望,天天忙着公司的事,如今能在你这里休养静养,真是太好了。他在你这里,倒像是有了人气……之前我就算惹他生气,他也只是批评几句……”不像今天,还会开玩笑一样的惩罚自己,这才是亲人的样子。

    禤晓冬看盛磊磊神色,知道他是真心关心盛无隅,不然之前也不会故意为难自己……如今只怕心里还有着迁怒,不过是碍于盛无隅在这边休养,面上只得客气。

    更何况对方可是实打实的警政司的警官,他并不想和盛磊磊交谈太多,便只是客气笑了笑,又交代了他浴室和生活的一应设备,便也回了房。

    乡间睡得早,到了半夜,忽然三人都被警铃大作给吵醒。

    禤晓冬起了身推门出来,看到对面的盛磊磊也已推门出来,一声断喝:“站住!”就往菜园子里扑了过去,身势凌厉,乌泱泱的菜地里陡然一亮,房顶上的相思树顶的探照灯忽然雪亮大亮,菜地里顿时亮如白昼,只见一个男子慌慌张张正要往菜地的篱笆架翻出去,结果瞬间抖了下仿佛被电了下,直接翻下地来。

    禤晓冬看盛磊磊已经扑上去一个漂亮的擒拿动作,将那菜地里一个男子反剪双手,跪压在泥地上,咔嚓一下从腰间摸出了一副手铐,熟练铐了起来。

    禤晓冬有些无语,转头看盛无隅也起了身推门在廊下,看着菜地里盛磊磊将那男子提了出来,一路往前拖着摔到天井里,他眼尖已看到旁边骨碌碌滚落着一桶塑料桶,想了下从天井墙上挂着的塑胶手套拿过来套上,伸手捡了起来。

    只见那男子唉声叫着:“饶命饶命,误会误会!都是乡亲,都是乡亲!误会!”

    禤晓冬走过去看了眼,依稀眼熟:“你是谁?”

    那男子看着大概只有二十出头,哀声道:“晓冬啊,我是隔壁村的李阿甲啊,我今晚喝多了,路过看到你家菜好,顺便就想摘几棵回去,怪我忘了时间,喝多了,喝多了……”

    禤晓冬拎起那桶液体,打开盖子闻了闻:“除草剂?”洒在菜地里,菜基本全部都要毁——听说邻村有人养鱼被人倒农药在鱼塘里毒死人家要卖的鱼,倒没想到菜地也能用这招,自己却又是碍了谁的眼?

    李阿甲脸色微微一变:“这个不是我拿来的,是本来就在地边的啊,我不认得啊。”

    盛磊磊笑了声:“查一下指纹就知道了。”

    李阿甲一听有些慌,却想起禤晓冬拿着呢应该也有指纹,再一眼看到禤晓冬居然手上套着手套!他这下慌了神:“真的不是我啊!可能我刚才掉下去的时候摸到了……晓冬啊!你这怎么装着电网?我记得镇上警察局宣传过不许安装电网的啊!我这浑身都发抖,一定是被电坏了!”

    好一个乡村泼皮。

    盛无隅站在上头冷眼看了下,微微抬了抬下巴对盛磊磊道:“都装有监控,一会儿把监控拷了,带着人去警察署。”

    有监控?

    李阿甲立刻瘫在地上熟练打滚:“啊!我全身都被电坏了,走不得路了!死人了啊!有人在菜园子违规装电网啊!晓冬你这样也是要坐牢的啊!你要赔我!”

    声音在漆黑夜里传出去老远,若是村里怕是这时候早已起床围观一群人,可惜禤晓冬这却是半山,四下全无人住,他这般表演一番,却只是白费劲,嚎了几下李阿甲发现没用,又渐渐小了声音。

    盛无隅轻轻笑了声:“这是智能电子围栏,监控感应,弱电流,自动报警的,电流强度比电蚊拍还弱,脉冲电网是完全合法的。”

    谁会在家里菜园子装电网?李阿甲看盛磊磊过来熟练拎起他来往院子中间天井的晒衣杆上一挂,手铐锁上,他立刻就变成了背着双手佝偻着身子,站不直蹲不下的情况,脚脖子开始发抖。他张了嘴嚎了一声,刚想要叫禤晓冬继续求情,盛磊磊已眼明手快从旁边拿了块抹布塞进了他嘴巴里:“老实呆着,天亮再送你去警察署,咱们先睡觉。”

    禤晓冬知道这是警察常用手段,现在离天亮还有三四个小时,这人这么拷上一夜,心理防线就会崩溃,到时候方便讯问,便也没说什么,只过去推盛无隅进去睡觉,一边笑道:“倒是多谢施秘书考虑如此周到,之前我看她装让人装电网,还觉得奇怪,没想到今晚用上了,保住了我的劳动成果。”

    盛无隅道:“乡间多是亲帮亲,这人泼皮成性,这般有恃无恐,怕是乡里有人护着,你多加小心。”

    禤晓冬道:“好,明天我送他去镇上的警察署。”

    盛无隅却转眼看了眼盛磊磊:“磊磊开车一起送去。”

    禤晓冬道:“明天你们就出发了,不必劳烦了……不过是乡村小贼,今晚这么教训他一次,想必再不敢来第二次。”

    盛无隅打断他:“盛磊磊是警政司的,他身份压着,这边不敢徇私,不狠狠杀鸡儆猴,你在村里不安宁——若是真的来了什么你不得不卖人情的亲戚什么的,你要饶了对方,卖人情也卖得值,不要让人泼皮赖了去,下次还变本加厉。”

    禤晓冬沉默了下,心里却知道短短几日,对方似乎就已洞悉了自己脾气软弱拒绝不了人的本性,只能点了点头。

    盛无隅指挥着盛磊磊将监控拷下来,果然三人各自回房睡觉,那李阿甲在天井里挂了几个小时,全身瘫软,无精打采。凌晨天才亮,盛磊磊便出来开着车,将他和禤晓冬送去了镇上的警察署,报了案,送了监控和物证。

    警察署其实认得李阿甲,三不五时报警,但是都是些小偷小摸,对方家里又是乡里有名的霸道人家,亲戚多,很快报警的又来撤案,因此看到他原本也不太放在心上,结果看这次他被整得垂头丧气,哭得眼泪鼻涕都在流,仔细看身上一点伤痕没有只有一些皮毛擦伤。

    报警人身旁的朋友亮了警官证,明显在一线做过多年,老辣之极,随便说几句,什么私闯民宅,投毒杀人的罪名都扣了出来,虽说只是除草剂,但是除草剂若是淋在了菜地里,对方第二天一大早就拿来做饭,的确是有可能会中毒,对方明明知道农场主人种菜是自己吃的,又是成年人,完全可以预见对方可能会中毒的后果,仍然还下此毒手,应当严惩。

    这种罪名可轻可重,毕竟没有得手么,一般在村里这些事最后都是不了了之稀泥一和完事。但这次对方不仅当场抓了现行把人都拷来了警局,拿出来的监控录像和物证都齐全得紧,又是静海市警政司的警官,警衔还很不低。警察署面面相觑,只能先按程序拘留拿口供,却都知道这次李阿甲是踢到铁板了——谁知道一个荒山上的小农场里能装有电子围栏,装有监控呢?谁又知道这小小农场里怎么会冒出来一个静海市警政司的高级警官呢?

    盛磊磊和禤晓冬惦记着盛无隅无人照顾,交接了那小贼,也就转回头回了山上,才进门却看到盛无隅一个人坐在轮椅上,在菜地里摘罗勒叶。

    禤晓冬大感意外:“盛先生在做什么?”

    盛无隅纠正他:“无隅。”

    禤晓冬改口:“无隅……”他有些不习惯:“你摘这些嫩叶是要做什么呢?我来替你做吧。”

    盛无隅微微一笑:“看你昨天不太相信我会做家务的样子,所以我今天做个罗勒青酱拌面。”

    禤晓冬一呆:“我没有不相信你……不过你们马上就要出发了,还是我来做吧,你说怎么做就好,我来做。”

    盛无隅将膝盖上放着已经摘好的罗勒叶嫩叶递给他:“好。”盛磊磊一怔,从前盛无隅只要坚持自己做的事情,他们从来都不敢上前插手,没想到现在却欣然让禤晓冬来做。

    禤晓冬拿过嫩叶走过去开了井水,飞快洗干净,拿进去,看盛无隅坐在轮椅上指挥他:“先把面煮了,放点虾仁,煮熟捞出来过凉水,我刚才烧了水,现在应该开了。”

    禤晓冬将面依言放入水中,烫过后捞了出来,浸入冰水里过滤后又捞出来放着,然后看盛无隅继续指挥他:“拿料理机过来,把罗勒叶放进去。”

    “大蒜烤一下,烤黄就行,扔进去。”

    “加点松仁,干奶酪,橄榄油,胡椒粉……再加点醋,别放多了,还有糖。”

    “打碎,好了,加点盐和糖,行了,拌面进去就好。”

    碧青色的罗勒松子青酱拌入面条,果然咸鲜香,味道很不错,盛无隅却仍然有些遗憾:“改天订点松露来,味道会更好。”

    禤晓冬却剥了个水煮蛋递到盛无隅嘴边:“蛋白质还是少了点,你再多吃个蛋吧,一会儿车上怕不舒服。”

    盛磊磊目瞪口呆看着从前绝对不会让人喂他的小叔张嘴吃了一口蛋,安之若素,坦然自若。

    吃完饭,盛磊磊又看着禤晓冬忙前忙后,后备箱塞好东西,推着轮椅上车子,替小叔系安全带,杯子里还装了冰镇柠檬薄荷茶,然后关上门,挥手告别。

    车子启动,盛磊磊一路开下山,偷偷转头看了下山上,轻声道:“这禤晓冬,挺会照顾人啊。”

    盛无隅闭目养神没搭理他,但盛磊磊偷眼看去,看到后座平时冷漠如高山冰雪的小叔,嘴角微微翘起,仿佛含着笑。

    西溪离静海本来就不远,虽然盛磊磊开车极尽小心稳当,不多时也回到了静海市,很快开入了别墅区内,盛磊磊看盛无隅仿佛睡着了,开得很慢。

    却见对面开来一车,车窗摇下,却是褚若拙对着他挥手,这些日子褚若拙春风得意,得了他家老爷子带进带出,和盛磊磊也算熟识了,盛磊磊摇下车窗笑问:“褚少?哪儿去?”

    却见对面后座车窗也摇下,露出一张清俊非凡的脸,双眸含笑,气质非凡:“盛少,好些年不见,有空请你吃个饭。”

    盛磊磊一怔,却已认出对方:“林亦瑾?你什么时候回国了?也不提前说,给你接风。”

    林亦瑾微微一笑:“忽然做的决定,来日方长,这次准备长居国内了,明儿得空我请客。”

    盛磊磊一笑:“好,就去碧菩山庄吧,说好了。”

    两车交会而过,秋风飒飒,河堤杨柳婆娑摇曳,竟像是个多事之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