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准备
    宋招娣让二姐带大姐在校园里走走,她去大学管理处打听圣诞市场的事。

    1997年时圣诞节在g市、海市已经高度商业化,高级酒店会办圣诞大餐party,百货商店有店员带着圣诞老人的小红帽招呼顾客。

    在中大西门外和音乐学院之间的小广场还有圣诞市场,卖食物饰品和各色小玩意,节日气氛很浓,不止附近的大学生喜欢来逛,好多市民也来。

    宋招娣到了管理处一问,一个四十几岁的女老师说,“哎唷,你怎么现在才来?两周前申请就截止了!”

    宋招娣大失所望,她以为11月初离圣诞节还早呢,没想到摊位早租出去了!

    看来,春节花市的摊位得赶快定下来,不然肯定也抢不到。

    她垂头丧气走出来,忽然有人喊:“小宋——”

    她一回头,“黄阿姨?”

    黄阿姨提个保温壶,笑眯眯的,“怎么好久没见你啊?”

    那当然是因为在躲着你啊阿姨!

    宋招娣勉强扯个笑脸,怎么怕什么来什么?没去黄阿姨管的宿舍楼还是遇见了!

    她还没答话,管理处那位女老师推开门,“哎?黄阿姨,你们认识啊?”

    黄阿姨把保温壶递给女老师,“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小宋,要没遇见她,我们就被阿财坑死了!”

    “那你得帮帮她呀!”女老师说,“她想申请圣诞市场的摊位,早没了!你表亲不是管那个的嘛!找她想想办法呀。”

    黄阿姨这才想到,为什么那天她叫住两姐妹要给她们红包,两人吓得脸都白了。原来是在宿舍楼卖小东西。

    这么一想,黄阿姨越发觉得小宋这孩子心肠好,冒着暴露自己的风险提醒她别买老千股。

    她拉住宋招娣的手,“来,阿姨帮你这个忙!”

    什么叫县官不如现管?

    黄阿姨的表亲林老师是大学行政上的,圣诞市场的摊位、校园里的商店,全归她管。

    黄阿姨带宋招娣找到她,说明来意,林老师取出圣诞市场的摊位图看看,“确实都租出去了。这样吧,我看靠近厕所这边还有些空位,给你临时加个摊?行么?”

    怎么不行!她们又不卖食物。

    宋招娣万万没想到一句话结的善缘,竟然会给她这么大回报。

    她连连向两位阿姨道谢。

    她们笑,“人嘛,不就是你帮我,我帮你。”

    林老师大笔一挥在摊位图纸上加了个摊位,可这个摊位只能是暂时的,到了圣诞节前说不定有哪里的领导要检查安全通道什么的,那就得撤下来。

    宋招娣连忙点头,“行的行的!”

    她本来也不能天天摆摊啊。

    “林老师我明白的,我就摆一天,绝对不给您添麻烦。”

    林老师问:“你要卖什么啊?”

    宋招娣赶快从包里拿出发夹盒子,“都是我和姐姐做的。”

    林老师翻看活页夹上的发夹,“好靓哦,样式也新奇。”

    黄阿姨又问,“你是哪里人啊?多大了呀?”

    宋招娣老实说了,又跟黄阿姨道歉,“阿姨,你前面问我,我都支吾过去了,我是怕呀。”

    她在菜市场卖了几年菜,自己都熬成一个大妈了,很知道人情世故,又擅察言观色,跟两个老阿姨说了自己身世,家里有个宝贝弟弟,姐姐们低人一等,大姐姐是个老实疙瘩,出来打工七八年,每个月工资都寄回家,结果现在要结婚了,爹妈不给钱!出去打工又被骗!怎么办?只能靠自己多赚钱。平时在工厂站流水线,休息日来卖自己做的发夹。

    讲到自己成绩很好可爹妈硬不给念书,哪怕姑姑愿意出学费也不给这一段,宋招娣是真心难受,两个老阿姨也听得泪汪汪。

    “市场12月初就开了,但是第一周人气不旺,最后一周学生们都忙着备考,人也不多,圣诞节前一周最旺了,就是今年12月13、14号这两天。”林老师叮嘱,“你哪天来都行,来了先到这里找我,我带你去。记得不要把货也背过来。”

    宋招娣忙记下来。

    她到了中山像,两个姐姐早在那儿等着了。

    “怎么这么久?”

    “摊位怎么说的?”

    宋招娣一说情况,二姐又喜又忧,圣诞节的摊子只是试水的,春节花市才是重头,这万一准备了半天,租不到摊子怎么办?去年那几个工友是怎么租到的摊子?

    宋招娣也想到这个了,“别急,我问过林阿姨了,她说下次咱们来摆摊的时候介绍个人给我们认识,是个小老板,春节花市的摊子有一半是他租下的,我们再跟他租就行。”

    因为这几周宋招娣一直在帮忙调试新流水线,做的发夹数量有限,今天一共赚了六七百元,几乎是前两次的一半,但也足够宋秋凤大开眼界。

    去银行存钱时宋改凤又说大姐,“你也跟我和小妹一样办个银行卡吧,能在自动取款机上取钱,还能在商场刷卡,比存折方便多了。”

    宋秋凤立刻就同意了。

    宋招娣捏着自己的身份证和新银行卡,微微感慨,这只是第一步,要想成功改名还不知道要费多大劲呢。

    重生前她看到一篇“一个名叫招娣的女孩想要改名”的文章,也萌生了改名想法,可文章里的“招娣”改名几经刁难,家人、村公所、派出所,重重阻挠,全国户籍系统联网后改名很麻烦,谁也不想管。

    她和二姐会不会也遭遇同样的刁难?

    二姐小声叮嘱她,“可得收好了,补办起来太麻烦了。”

    宋招娣微笑。

    不管多困难,她们总要去试试。

    办好银行卡,姐妹们没再去批发电话卡。开学两个月了,电话卡的需求明显没那么高了。

    姐妹三人在大学附近闲逛,又带着大姐去麦当劳开了次洋荤。

    宋秋凤来g市六七年了,这几年的见闻加起来也没今天一天多。

    从前改凤说要留在城里,她总叫她不要异想天开,老老实实在厂子里做工就好。可今天她亲眼看到了,哪怕离开工厂,只要肯动脑子肯吃苦,她们只会过得更好。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她要是一直呆在工厂里——或者回到村子里,再过上二三年,恐怕她和两个妹妹见面都没话说了。就像她们现在跟李桂香无话可说一样。

    回厂前三姐妹商量,摆摊的日子已经订好了,接下来最重要的是请假,要是能请下来两天最好;其次就是货量得充足,别摊子摆好了,货没备齐。

    从这三次去学生宿舍推销的情况看,主打商品还得是发夹,再去小商品城批发些礼盒包装纸,到时卖“圣诞礼盒”。

    但要在哪儿做发夹呢?

    在宿舍里难免又有人说闲话搞破坏。

    宋招娣想到二姐厂子里有个为了应付检查搞的“职工活动室”。那里连风扇都没,所以没人爱去,可桌椅都是齐备的。从前当梦碎文艺青年的时候她和室友处不来,就喜欢躲在这地方写些矫情的日记再流流泪。

    “行!再不成咱们去附近的旅社搞个房间,现在是淡季,一天也就三十。”宋改凤认为这都是成本,小钱不花,大钱难赚。

    “先去活动室试试,不行咱就去定旅社。”

    三姐妹说好每三天聚一下通通气,做好的发夹交给改凤存放。她们厂的员工储物柜特别大,管理也松。

    今天宋招娣回到寝室的时间比往常外出时要早不少,她一开门,林娇手忙脚乱从桌上抓了一把东西放在自己床上,警惕地笑:“你今天回来好早啊!”

    “嗯,挺累的就不逛了,早点回来休息。”宋招娣放下包,假装没发现林娇刚才在做发夹。

    接下来的几周充实平淡。

    到了休息日,三姐妹一起在二姐厂里的活动室做发夹。

    为了加快速度,姐仨也搞起流水线,三人一起剪好材料,二姐分类发料,小妹做最重要的步骤,大姐负责粘贴整理,再交给二姐收纳。

    宋改凤自己去了小商品城一趟,批发了许多礼品盒,米白丝光纸盒上是烫金花纹,简单大方又漂亮。盒子里加内衬的话每个要多一毛钱,改凤没舍得花这个钱,在厂里买了一大卷黑色尼龙丝绒布,姐仨自己裁开贴好,比卖的看起来还上档次呢,包装纸和塑料彩带也有了。

    宋招娣对二姐这审美天赋真是服了。

    十一放假她们去小商品城时又搜罗到一些杂志,一些是一两年前的日本杂志,连字也看不懂,二姐如获至宝,整天翻,还记笔记。

    要是能帮二姐找到一个系统学习的机会就好了。

    很快到了十二月一日,四星电子厂的新生产线试运行了,工厂进入了一年中最繁忙的季节。

    机器嗡嗡轰鸣,厂房彻夜灯光通明,一转眼就过了两周。

    12月13号星期六,三姐妹和徐山平提着几个红白蓝大编织袋进城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