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0 章
    秘境破后,皇帝重回大都。

    御妖司司掌死亡,那疑似魔女的姜采偏活得极好。皇帝刚得知自己的女儿雨归公主在偷偷修道,能在秘境中杀掉一方大妖。

    只是雨归公主颇为崇拜姜采。

    皇帝私下求那真正被他视为仙人的张道长留下,却被张也宁拒绝。

    天下百妖横行,不能没有御妖司。无奈之下,皇帝让雨归公主掌御妖司,重振御妖司。而雨归公主转头怎么与姜采说道,皇帝已经无心管了。

    但姜采承诺帮他们除妖,让天下恢复太平,并非戏弄皇帝。

    --

    深夜之下,月沉云海。

    姜采于都郊山巅观望妖气浓郁之处。

    她开法眼,看完天地间妖气后,因灵气消耗太多而闷哼一声,向后跌两步。她忍着身体之痛,缓缓拉开自己衣袖,看到手臂被魔气侵染后的腐烂痕迹。

    任何人被魔气侵染太严重,都会有神志模糊入魔的危险。这般入魔方式太低级,很大可能成为没有意识的杀人魔物。

    姜采蹙眉忍着此痛时,一道清气落在她身上。她神识短暂恢复清明,也从那阵剧痛中缓过神。

    姜采腾地转身,果然看到立在身后的少年道士。

    张也宁罩衫雪白,着一身天水碧色道袍,立于山颠风扬处。他今夜少了些疏离,多了许多苏雅隽永之气。

    张也宁将一张叠好的帕子递来。

    姜采垂眼望着他伸来的手,迟疑片刻。

    张也宁声音如月下青竹,泠泠肃肃:“怕我下毒害你?”

    姜采撩眼皮,与他垂下的目光对视。他眼神冷淡平静,没有丝毫杀气。就好像秘境沙漠中她当着他面强杀赵长陵那件事,从未发生一样。

    姜采客套:“张道友仙人气度,我不疑你。我只是不知给我帕子做什么。”

    张也宁:“你握剑的手被魔气侵染,已经破损可见白骨了。”

    姜采:“……”

    她将手藏于袖中,另一只手去接他的帕子。二人手指相触时,张也宁眼皮一撩,寸息之间,姜采看到他微微勾唇。

    毫不犹豫,姜采急速后退,藏于袖中的手向下一握。

    下一瞬,青龙鞭飞腾而出,在她向后撤退时,将她整个身子捆住。龙吟声紧随而至,姜采于被捆绑半空中抬起手,玉皇剑金光闪烁,隐隐幻形。

    姜采身子一拧,张也宁手一挥。轰然之巨响下,半片山崖被他削断,乱石腾飞!

    姜采抬头刹那,看到烟云滚滚,山头崩开:“……”

    ——如此暴力,与他清心寡欲的样子实在不符。

    她手向下张,金色剑光隐隐浮现。张也宁玉石般的手伸来,从下向上,握住她的手,五指相扣。

    即将幻形而出的“玉皇剑”被张也宁强行压了回去。

    方圆几丈之内,灵气运转变得艰涩。姜采闷哼,同时愕然地低头看他握住她的手。

    她只迟疑一瞬,另一只抓着帕子的手就抬起,被张也宁同时压制。

    他以强压之态,稳稳压她一头。姜采错愕与虚弱之际,从半空中跌下,又被他向前推行。雪衣飞扬,紫衣明艳,二人四目相对间,交握的手也在别着劲。

    直到姜采被推后按到了一棵百年苍树身上,后背被撞得剧痛,她仍然没摆脱张也宁的强硬。

    她不再反抗后,张也宁强压的法术也回收了,只有绑住她周身的青龙鞭没有收回,好让姜采依然动弹不得。

    姜采警惕他,目中却噙笑:“张道友这是何意?莫不是突然慕上我了?”

    张也宁隽永面容低垂,与她脸庞相挨,二人气息寸息之间。他没有笑,她眼中含笑。二人距离这般近,眼神中对对方,却尽是提防。

    张也宁慢悠悠:“姜姑娘,三尺之内,你无敌么?”

    姜采眸内一缩,火光微微一跳,却被她强行压下。

    姜采似笑非笑:“这么凶?你做山神重明时,对我分明很热情。”

    张也宁面无表情:“我生来无情,那时候,我是装的。”

    她噗嗤一乐:“我想也是。”

    张也宁没笑,下敛的长睫闪着银光:“这般对我,你太张狂了。”

    既然受制于他,姜采便调整姿态,放松地靠在树上。二人衣袂相缠,气息也如此。她微勾眼,眉尾痣轻轻一荡。

    她用温柔的语气说着威胁的话:“这般对我,你太放肆了。”

    姜采微笑:“我当着你面算计你,杀赵长陵,是你本事不如我,你能奈我何?”

    张也宁伸手,在她目光惊愕之下,他冰凉手指握住她下巴,用一种男人俯视女人的态度俯眼看她。姜采眼神凶意微现,张也宁瞥她,他竟然笑了一下。

    唇角笑涡一闪而逝。

    远不如重明那般可亲。

    他更是笑得姜采一肚子火气。

    张也宁:“今夜输给我,我若真想杀你,此时杀之,你历练半分好处都捞不到,我还为赵师弟报了一仇。你又能奈我何,姜道友?”

    姜采眉目凌厉抬起。

    张也宁:“剑元宫鼎鼎有名的首席弟子姜采,不群君的风采,不过如此。”

    他说:“你不要告诉我,你没有恢复记忆。”

    姜采沉默半晌,也微微笑,算是默认。

    她坦然:“不愧是你。”

    他回敬:“不愧是你。”

    姜采与他对视。

    寒月之下,月辉流在他眼中,有情似无情。姜采怔望着他,脑中恍惚地想到前世他抱她离开那时候的事。

    万箭穿心,周身是血。那时她身上无一寸完好之处,心脏处的痛意更是早已麻木。

    她不恨所有人,也不怨任何人。她知道自己是对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只是……她也会痛。

    那带她离开送她生路的人,她记他一辈子。

    姜采目光专注地盯着张也宁,波光粼粼,星河摇落。张也宁微愣,见她释然地闭上眼,这一瞬,她不复往日的骄傲强势,竟有些乖顺听话。

    姜采闭目挨着他怀抱,声音虚弱似梦中呢喃:“我技不如你,悉听尊便。日后你别落到我手里。”

    张也宁与她交握的手一紧。

    她什么也没等到,只听到张也宁极轻的呼吸声。

    他的手从她下巴上移开,捆着她的青龙鞭收了回去,连贴着她面的气息都远离了。

    姜采听到他在耳边说:“我对你生了些误会……”

    ……他原先来凡间,竟以为她对他生情,想断了她的情念。但如今他早已知道,驼铃山她对张也宁的诉情,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也不会是情。

    姜采睫毛轻轻颤抖。

    她睁开眼:“什么误会?”

    张也宁:“不重要。重要的是下不为例,我不是你能招惹、还平安脱身的人。”

    说罢,他不再多看她,转身看向山巅上的明月。

    他徐徐向山崖的方向走去,衣袖宽大飘动,与乌发在风中缠绕。他踏步向崖外,稳稳地踩上虚空,继续向前走。

    衣扬如飞,他向着天上的皓月走去。

    姜采凝望着他的背影,心中知他要离开凡尘,回修真界去了。她一时心绪起伏,乱极燥极。

    在他的背影即将和月色相融时,姜采如同没话找话一般:“张也宁,你真的不杀我一次,毁我道体为赵长陵报仇么?我以为你来此一趟,定要杀我,方能解恨。不杀我,小心你道心有瑕。”

    张也宁的声音散在清风中,高邈遥远,清和淡然:

    “你被魔气玩死,我也心中无瑕。姜道友顾好自己吧。我之道,何必与你说?

    “天意如刀,无有逆天。”

    姜采仰着头,静静地看着天地间徒留下的皎白月光,以及那融于月中的人影。半晌,她微微一笑,从腰间摸了一壶酒来喝。

    她自己开玩笑:“我真了不起,竟然从他手里捡回一条命。”

    ……天意如刀,无有逆天么?

    是啊。凡是已经发生的事,那便是发生了,不会改变了。

    --

    姜采和魏说等人盘腿坐在御妖司的堂舍中研究四方妖物时,雨归从外而来,带回一少年。

    雨归不装了,她柔声细语:“师姐,我将那‘海市蜃楼’的主人找到了,是只小妖怪。”

    海市蜃楼,指的是他们之间落入的薄膜秘境。因鸣鸟在半空中撞到一法器,他们才被迫卷入秘境中。

    被扯进来的少年嚷道:“我不是小妖怪,我是万年大妖!我还有人类名字,我叫贺兰图!”

    屈膝挨着主座,姜采青衫素带,发落腰际。听到这把声音,她心情五味杂陈,一手握紧手中卷轴,一手撑额,缓了好一阵子。

    一旁魏说:“老大?”

    姜采缓缓地抬起,看向那被雨归带回来的少年妖怪——

    少年身长腰窄,目光清澈,肤白唇红。他生得极好,面孔纤尘不挨,朱唇宛如花瓣,眼尾有一片绽开花瓣般的妖纹。

    少年瞪大的瞳孔映出淡淡金芒,似妖非人,美艳至极。

    而姜采凝望他,是因在她重生前,贺兰图不是旁人,正是她的小师弟。

    贺兰图不是她带回山门的,她那时一心求道,经常外出。只记得有一次历练后回山门,得知师父收了一个妖怪当亲传弟子。

    姜采太忙了,她没有一日照拂过小师弟的功课。而她师父太闲,专心教导师弟。姜采偶尔回门,见师弟嘴甜人勤,在师父身后跟前跟后地忙,倒也颇为欣慰。

    然而后来、后来……

    师父陨了,小师弟也失踪了。

    那时候剑元宫传说,小师弟与师父有些不清不楚,害了师父的名声。

    如今,这一世的姜采,久久凝视着早早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小妖怪贺兰图。

    这个眼神乌黑清澈的少年,因雨归的胡乱插手,她与他早于前世相遇。她自进入海市蜃楼,便知这可能是她的小师弟。但是,她不知该拿他怎么办。

    既怕他辱没她师父的英名,又怕此生他与师父依然被她连累而死。

    少年贺兰图不服气相貌娇弱的雨归,被不情不愿地拉进来时他仍在抗议。但是他抬头,看到屈膝而坐的姜采,呆了一下后,目中金芒更亮。

    这位姑娘的气度和别人都不一样。他凭妖的直觉,知道她就是他想等的人。

    贺兰图向前一步,他紧张地吞唾沫,大声道:“仙子,你是修士吧?你能不能带我去修仙?”

    姜采沉默片刻。

    她试探道:“若我要你的‘海市蜃楼’呢?”

    ——她知道,海市蜃楼这件可开启一小秘境的法器,是贺兰图死去的母亲留给他的法宝。这件宝物保护了他许久,贺兰图是舍不得的。

    姜采妄图劝退贺兰图……跟着她,不算什么好事。

    贺兰图呆呆地望着姜采,他纠结许久,低下头。姜采以为他放弃了,她低下头重新看图纸,听到贺兰图极轻又极坚定的声音:

    “……你想要就拿去吧。”

    姜采猛地抬头望来。

    少年害羞地别过脸,别别扭扭道:“反正,我要去修真界,我要修仙!”

    姜采盯他许久。

    她的目光锐利,连雨归和魏说都觉得她太严肃了。贺兰图警惕后退,见姜采手撑着额,缓缓笑叹:

    “天意如刀,无有逆天啊。”

    ——该发生的事,总会到来。

    姜采垂目微笑:“好,你跟在我身边,我考察你些日子。若是合格了,我带你一同回修真界。”

    --

    姜采这一呆,便在人间留滞了长达十年。

    雨归早已对姜采的历练放弃了,她天天巴巴地跟着姜采,抓紧机会喊着“师姐”,妄图给姜采留下好印象。

    贺兰图傻一些,懵一些,却也是姜采走到哪,他跟到哪。

    姜采答应皇帝为人间除妖,这些年,她便带着魏说等人天南地北地忙碌。害人之妖,她杀;不害人的妖,被魏说领进“海市蜃楼”中,建立一个新的无人类干扰的妖国。

    十年后,人间河清海晏,还剩一些小妖物,却是连御妖司都能轻易扫除。姜采为留在人间的妖制定了新规矩,让魏说守着“海市蜃楼”。毕竟,不是所有的妖都能去修真界。

    这时,姜采感到神海越来越清明,修为隐隐有提升之感。

    终是到了她离开的日子。

    临去前,姜采问起《封妖榜》的由来。人间皇帝对她又敬又怕,说不出所以然,只会支支吾吾。于是,当姜采提出要带走《封妖榜》那册书时,皇帝非但不阻拦,且迫不及待地将书送给她。大约皇帝以为,这书不在,人间无妖作乱,天下便能太平。

    自然,雨归公主也辞别皇帝,要随姜采一同修仙。

    魏说等弟兄依依不舍,拉着姜采的袖子十里相送:“老大,有机会的话,你回来看我们……”

    姜采莞尔:“自然。你我都是修行之人,自有重逢机会,不必在此哭哭啼啼。弟兄们,保重。”

    魏说等人立在城外相送,眼睁睁看着姜采带着雨归与贺兰图一步步向远离他们的方向走。那三人的身影越来越朦胧,踩在地上,却似随时会登云而去。

    魏说心里怅然,只知今日一别,日后也许再不会相见了。

    老大是何其了不起的人物,恐怕在高手如云的修真界也有一袭之地。那般人物,岂会再记着他这样的小人物?

    但是没关系。他会一直守着“海市蜃楼”,无论此生会不会再次见到姜采。

    --

    蒲涞海如黑云覆灭,平静无波,深处却诡谲万分。

    姜采三人立于海边。

    姜采凝望着海水出神,琢磨自己此次真正的历练未曾完成,不知真正修为何时能恢复,自己又该如何回修真界。

    身后一道轻笑声凉澈:

    “师妹这般胸有成竹,怎么到了蒲涞海前,就发起了愁?”

    姜采回腰而望,海风吹拂发丝,一道白色光向她迎面打来。

    她未曾躲闪,任由那道道法击中自己。随着自己周身被笼入其中,她混沌的灵智一点点清明,封印了许多年的灵力开始疯狂攀升……

    四方云雾乱绕,劲风尽飞向姜采,周遭灵气亦如此。

    贺兰图震惊地看着这一幕,被雨归小心拉到一旁,不要打扰姜采。

    良久,姜采眉心金白色的光华一闪,周身光亮暗下。

    她睁开眼,手一张,轻而易举的,“玉皇”剑到了她手中。此时她虽与之前一模一样,但分明已有了很多不一样。

    定定神,姜采缓缓向雨归颔首:“雨归师妹。”

    ——被蒙蔽的记忆和修为彻底恢复,知见障被消除,她彻底恢复了。

    这便是人间历练的知见障——历练中,姜采记忆中和历练此事有关的修士记忆都会被刻意封印,例如雨归。哪怕姜采凭借前世记忆判断出雨归应该是她的某位师妹,她此时才完全恢复有关雨归的记忆。

    雨归欢喜地捂嘴笑。

    姜采抬目,看向那不远处的青袍青年,与他身后为他撑伞的面具黑衣女郎。青袍青年芝兰玉树一般立着,腰佩翠琅玕,腰带被海风吹得飘起。

    海风迷眼,他眨眨眼,一双桃花眼幽幽望来时,带着许多漫不经心的美。

    姜采微笑:“大师兄。”

    她目光在谢春山身后的面具黑衣侍女面上停留一下。

    那侍女恭敬俯身:“百叶见过姜师姐。”

    谢春山手一扬,侍女手中的伞落入他手中。

    他把玩着伞,“哎呀”一声,将姜采上下打量一番:“为兄已经在蒲涞海等你历练结束许久了,可怜我整日风吹日晒,为你受尽了委屈。师妹不奖励我一下么?”

    他手中青伞向她一递,眼波微扬,动人潋滟。

    他向来不正经,搭手的动作像是邀请恋人,而世间女修总吃他这一套,谁让他如此俊美。

    姜采略有些眷恋地眼皮抽一下。

    她唇动了动,最后压下前世记忆带来的千丝万缕的影响,道:“你想试试玉皇剑?”

    谢春山扭头与侍女轻柔耳语:“师妹好凶啊。”

    百叶冷冰冰:“请公子正常点。”

    谢春山啧一声,手中伞化为清风,在侍女头上一敲。

    同时,姜采情绪恢复正常后,她戏谑地向旁一努嘴:“这里有只金鼎龟。”

    谢春山吃惊望向姜采身后茫然无比的贺兰图,他“哟”一声,笑了:“师妹捡到了宝贝。”

    ——金鼎龟是世间唯一能自如穿越蒲涞海、而不必担心陷入魔窟的生灵。

    ……虽然眼前这只小龟,自己都未必懂得自己的珍贵。

    --

    贺兰图变回原型,在姜采声音清润的指点下,踏足蒲涞海。姜采等人随后,坐于它的龟壳上,由它一路前行,带他们回修真界。

    海水涨退,星辰铺照。

    连行三日。

    烟波海上,谢春山舒舒服服地坐着,由侍女百叶为他准备精良食物,再亲口喂饭;姜采盘腿坐于龟壳最前,一路修行;雨归紧张地挨着姜采而坐,一直试图与姜采说话,却又不敢打扰师姐。

    许多个时辰过去,闭目的姜采忽然睁开眼:“到了。”

    她遁光而走,海水边空气发生微微波动。

    谢春山懒洋洋地坐好,再优雅无比地擦干净手指。他仰头看着前方雾气缥缈的仙山,对身下的坐骑金鼎龟介绍:

    “小王八,看清了,这就是剑元宫。”

    百叶:“公子,那孩子不是王八。”

    谢春山舒服地靠着百叶,摆摆手:“不重要。”

    众人上岸,贺兰图变回人形。

    少年妖怪顾不上说话,他被仙门气派惊得合不拢嘴。

    他仰着脑袋,看到山峦起伏,云雾荡开,一片宽广新天地在他面前徐徐铺开画卷——

    姜采悬足立于半空中,衣袂微微扬起。万道剑光明灭间,从四面八方骤起,徐徐升空。剑气合成的山门禁制触动,正是十杀大阵。

    贺兰图脱口而出:“小心!”

    却见姜采动也不动,神海中的神剑便凌空飞出,悬于高空。

    四方轰然,万千剑光被玉皇剑罩住,消磨干净。姜采抬步一迈,山门禁制为她退让。

    --

    一座剑元宫,七十二座峰,乃世间剑修之圣地。

    姜采落地,进入山门外门。她抬头凝视着自己熟悉的“剑元宫”山门,无数天上飞的、地上走的师弟师妹们全都落了下来。

    众人聚在山前,人越来越多。他们恭恭敬敬、欢喜而仰慕:

    “二师姐,果然是好久不见的二师姐。”

    “首席回来了!”

    “恭迎师姐!”

    万剑齐出,天地大亮,剑修们纷纷垂首,持剑于手前,恭迎天下最强剑“玉皇”回归。

    姜采一步步向前走,两边弟子们一步步为她让路。

    她一步步登顶,身上凡间的衣物消失,凡尘累赘得以解脱,灵台愈发澄清。丝丝混沌云气罩下,属于剑元宫的紫色首席弟子服,一件件披于她身。

    长冠、羽袍、腰封、罩裙、云靴。

    三千青台,大道无锋。云鹤在天上飞过,剑光来来去去,仿佛向她顶礼膜拜。登山道两侧,众弟子齐呼,声震日月:

    “恭迎姜师姐回归!”

    姜采深吸一口气,抬步迈向她该走的路——剑元宫。

    前世今生,多少弯路,她终于走回来了。

    ——第一卷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