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等了几个时辰,天都快亮了也没等到烈狐出现。

    季远溪把这归为顾厌在,他说如果藏起来只留他一人的话,说不定烈狐就真的现身了。

    于是决定到下个夜晚再蹲一次。

    许是凌墨觉得季远溪有威胁,特意找了个人来追他。

    凌墨脑子还是有点东西的,他仔细研究一番以前季远溪看上的人,发现虽然都是美人,但都明显是受的一方,受方的美人各种种类的季远溪都见了太多,不是特别出挑的,决不会在短时间被他看中。

    反其道而行之,或许还有点戏。

    凌墨断定季远溪没有被攻追求过,所以直接把清霜宗最帅的大帅比拉了过来。

    大帅比确实帅,但在昨晚近距离感受到顾厌美颜暴击的情况下,季远溪心中毫无波澜。

    而且一看就是天天被追的,一点追人的手段都不会,无趣又无聊。

    大帅比缠了季远溪一个上午,把他快烦透了。

    季远溪终于忍不住了:“我说……你就没有别的事了么?”

    大帅比露出帅气的笑容道:“陪伴你就是我最重要的事。”

    季远溪措不及防打了个寒颤。

    “冷吗?我去给你拿件衣服?”

    生硬且套路的嘘寒问暖。

    虽然但是,大哥,现在是夏天啊!!!

    “不是冷,是被油到了……”

    帅比显然不明白这个油指的是油腻,他耍帅一般撩了下头发,“那我带你去吃一点清淡的吧。”

    季远溪面无表情:“我辟谷了。”

    “我知道有一家店,里面的东西好吃到让很多辟谷的修仙者都愿意去吃的程度。”

    “是吗?”季远溪想到那个怎么也不肯吃东西的顾厌,眸子一下子亮了起来。

    还有能比他的烤肉更好吃的东西?那他一定要拿过来给顾厌试试,让顾厌评价一下,是不是还是他的烤肉更胜一筹——肯定是他的烤肉更好吃!

    “我想去!”

    “那我们走吧,正好快到饭点了,我现在就带你去。”

    “好,快走快走。”

    顾厌有事要找季远溪,刚过来就看见季远溪和一个男人离去的背影,两人看上去兴致勃勃,满身都散发着愉悦和兴奋。

    顾厌莫名感到一丝烦躁。

    他很少有这样的感受。

    他也不明白为何会产生这种感受。

    季远溪和苏云洛每次在一起相处时,两人都是开开心心的,就像他方才看见的画面一样,可之前从未觉得烦躁过。

    顾厌索性凝神,静心调息去了。

    吃东西的店在清霜宗附近一座小镇里,店面不大,来往的客人却是络绎不绝。

    季远溪望着黑压压一片人,惊叹道:“哇,要排那么长的队……”

    帅比不在意的一笑:“没关系,我们有特权。”

    季远溪以为的特权是指他是清霜宗的仙长,在这家店有免排队优先享用的权利。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帅比竟然直接走到队伍最面前,冲正准备进店的小美女璀璨一笑:“美人,可以让我先吗?”

    小美女顿时被这个笑容晃的扶了下旁边的人才得以站稳,声音都娇了:“没……没问题!”

    于是帅比带着季远溪在众目睽睽中进去了。

    ……???这不是就是插队吗!!!

    等上菜的期间帅比看着店外长到不能再长的队伍不仅没有丝毫愧疚,还频频对排队的人抱以阳光的微笑,季远溪忍不住说:“看来你很熟练啊。”

    帅比笑了笑,一点也不见外地说:“熟能生巧,熟能生巧。”

    热腾腾的菜很快就呈了上来,帅比在凌墨的敲打下很懂路子,满满当当点了整整一桌的菜。

    季远溪尝了一口,评价道:“味道不错。”

    帅比从另一道菜里夹了一筷子放到他碗里,“这个更好吃,来。”

    季远溪又尝了一口,点头道:“这个也很不错。”

    “试试这个。”

    “也试试这个。”

    “这个也吃一口试试。”

    帅比殷勤无比,服务周到,季远溪觉得很满意,要是背上没有某些刺人的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就更好了。

    吃饱喝足,季远溪轻微的打了个小嗝。

    帅比去结帐,季远溪掏出灵石打算给他,“多少钱?我来给吧。”

    帅比说:“不用钱,我只是过去让老板娘看一看我的脸。”

    季远溪:“……”

    在学了在学了。

    季远溪把他认为好吃的菜每种带了一点打包回去,虽然味道都很不错,但在他心中,依然认为他的烤肉才是永远的神。

    所以他决定让顾厌来评价。

    找了个休息的借口撇下大帅比,季远溪直接回屋就看到了顾厌。

    “顾厌,你一直在这啊。”

    “嗯。”

    “来来来,你看我给你带了些什么。”

    季远溪从储物戒指里掏出各色佳肴,一样一样放到桌上。

    “给我带这些做什么?”

    “当然是吃啊。”

    “我不吃东西。”

    “别这样。”季远溪期期艾艾地拉起顾厌的手,暗中使了点灵力强行把他拉到桌前,“你就尝尝看,就一次。”

    顾厌微微蹙眉。

    “干嘛用看毒药的眼神看着它们啊,菜菜委屈,菜菜都要哭了。”

    “你为何一直在让我吃东西这件事上纠缠不休?”

    “因为我很喜欢吃,所以想让你也感受一下我喜欢的东西啊。”——然后告诉我,是不是我的烤肉肉更棒!

    顾厌默了瞬,道:“除了吃,你可还有其他喜欢的东西?”

    “有啊。”季远溪笑嘻嘻的,偷换概念道:“多了去了,我还喜欢吃饭吃菜吃肉吃白菜吃青菜吃蔬菜吃鸡肉吃鸭肉吃猪肉……”

    “……”顾厌打断他:“好吧。”

    季远溪紧张的待在顾厌身边,看他蹙眉夹了一筷子放进嘴中,忙伸长脖子道:“快吐掉快吐掉。”

    这句话是顾厌爱听的,他侧头吐掉:“嗯?”

    “都是一样的放到嘴里,这样才能更好更公平公正的评价。”季远溪一脸期待地看着他,“快说快说,和我的烤肉比起来,谁更好吃?”

    顾厌瞬间明白季远溪费了这一番功夫的意思,在他头上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你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季远溪开心到在屋里跑了几圈,因为地方不大跑不起来所以像个摆着屁股学走路的小鸭子一样歪歪扭扭的。

    下午帅比过来找,正准备出声,蓦然触到顾厌那不咸不淡的眼神,抖了一下默默地撤了。

    夜晚到了。

    季远溪大喇喇地坐在窗前椅子上,等待太无聊他甚至很有雅致地画起了画。

    顾厌也没刻意藏,就待在自己屋子里,一直留意季远溪那边的动静。

    月上枝头,顾厌忽然嗅到一丝不对劲,他在季远溪房里现身,幽暗的眸倏然一沉。

    季远溪人不见了。

    顾厌曾在季远溪体内融入一丝他的魔力,故对方无论在哪,他都能轻易找到,但现下,他却无论如何都感知不到了。

    居然有人能在他眼皮底下,堂而皇之不惊动他,悄无声息地掳走季远溪。

    顾厌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眼眸深处渗出丝丝寒意,那寒意中交织着无穷无尽的疯狂。

    “很可以,废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