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告白(21)
    “你现在不是很害怕我们,是吧?”他凑过去,用人类这张招蜂引蝶的皮囊若有若无的引诱,“贺砚寒可以,那么我也能拥有你。”

    “你都那么纵容他了,能不能纵容我?”

    面前人就像幼儿园吃不到糖的小孩,别人有的自己也想要。

    喜欢不是这样的,喜欢是想给对方更好的,而不是一直让占有欲和嫉妒作祟。

    他不想跟他们任何人在一起。

    得不到回答,段丞就和他僵持着,大有他不回应就不准走的架势,言轻仰着脖子太酸了,沉默地低下头。

    “你们……不太一样。”

    段丞的眸色瞬间冷下来。不过马上一阵铃声惊扰了两人。

    言轻发现是自己的手机,一下子站了起来。电话来的太及时了,打电话的人上辈子一定是天使!

    接通以后,才发现是医院里打来的。

    “我想接个电话。”言轻用眼神示意段丞,希望他让开点。

    段丞沉默着没有动作,言轻只能礼貌道:“我想出去接电话,可不可以麻烦你让一下?”

    段丞见他不似作伪的神情,慢慢地让开:“那好吧。”

    “是季远医院打来的?”

    言轻:“嗯嗯。”

    段丞没说话,而是看着某一处角落,不知道在想什么。

    言轻趁机躲开他,立刻走到门外,对电话那边的护士说:“对,季远是我同学,电话是我当天留的。”

    那边松了口气,说季远昨天晚上从楼梯上摔了下去,现在情况很严重,医院找不到季远家属,希望他能来一趟。

    言轻答应了,背后有关门的声音,回头发现是段丞离开了宿舍。

    言轻挂了电话后,愣了好一会儿,才犹犹豫豫道:“不会是让我过去签知情同意书的吧?”

    “……”0126说:“你想多啦,知情同意书不会找你去签。”

    言轻唉一声:“季远真惨。”宿舍里他们还有三人,季远可只能一个人对抗校花。

    这是季远摔的第二次了,不知道他有没有保住他的脖子。

    “你也可以不去。”0126说,“季远一开始都想杀你,你完全可以不管他。”

    言轻:“你说的对。”

    他安静了一会儿,然后问:“唉,我这样算不算见死不救?”

    0126摸了摸自己光滑的头:“看你怎么定义了。”

    好听点叫明哲保身,难听点才是见死不救。

    很显然0126的话并没有安慰到他,他一上午都有些坐立不安。

    0126算是了解他的性格,他比一般人还要不记仇,何况季远就目前为止还并没有对他造成实际伤害,真让他见死不救,季远死了他估计得内疚好一阵子。

    言轻踌躇了很久,还是试探着,给季远打了个电话。

    他心想,如果季远不接,那他就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如果季远接了,他就告诉季远自己手里的证据,让他知道,主动自首才是康庄大道。

    电话嘟嘟响了老久。

    电话响了快一分钟,言轻以为季远不会接了,正准备挂断。

    “……喂。”

    言轻一愣:“……季远。”

    季远等他说话,电话里只能听到清浅的呼吸声,言轻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总不能一上来就说自首的事吧,总得要点引入话题,不然季远分分钟挂他电话。

    “你怎么了?”他想到护士对他说的话,问了一句。

    “被推下去了。”季远语气仿佛是吃了餐饭那样平淡。

    “……那你现在还好吗?”

    季远低低笑了一声:“不太好,护士不是给你打过电话了吗?”

    “噢……”言轻迟疑道,“其实昨天晚上,我们也碰到了很多事。”

    季远冷淡道:“能猜到。”

    言轻心想该说自首的话题了吧,再聊下去天都黑了,不过没曾想季远先提到了这个话题:“校花是我推下去的,你知道了吧?”

    “……”

    “她想找我做替死鬼。”季远说,“但很可惜,她两次都没有成功。”

    “言轻,你现在到我身边来。”他的语气一下子重起来,“你必须来医院找我。”

    言轻:“可是……”我还没说完我要说的话题。

    季远恶狠狠打断他:“我知道你不想来!”

    “校花必须要亲手弄死我,如果我自杀,她就只能找其他替死鬼,那就是你。”季远慢慢道:“如果你拒绝,我就自杀。”(小朋友不要模仿危险行为!)

    “你自己想想,要不要冒这个风险。”

    季远的确足够理智,也足够有办法,狠起来连自己都会利用。

    言轻被威胁般说了一通,眉头皱着,低声道:“我也没说不来啊。”

    “可是季远,我已经知道了很多真相。”言轻踢了一脚脚下的石头,“我知道了招鬼游戏最开始的目的,以及你很想将我灭口。”

    电话另一头呼吸一窒。

    “你在害怕我?”季远低声道,在另一边露出一个讽刺的笑,“不用担心,我现在只能躺在病床上,什么也做不了。”

    “我只是想让你到我身边来。”

    言轻挂掉电话后,随手打了一辆车,他觉得有些困惑:“难道我能带给他安全感吗?”

    0126咳嗽一声:“你之前救过他,所以大概是某种……依赖的情绪。”

    季远也知道,另外两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只有言轻,现在还愿意记得他,打电话给他,关心他一句怎么样。

    明明单纯的地像张白纸,现在却是人在危急关头,最愿意抓住的温暖。

    言轻很快来了医院,在他进医院的时候,好巧不巧下雨了,天色变得阴沉,路上的人尖叫着找地方躲雨。

    他很快问到了季远所在的病房。病房里季远安静地用着电脑,脖颈用固定器支住了,眼眶下面一圈青黑,精神差到了极点,但即使这样,他也皱着眉头,聚精会神地在电脑上输着什么。

    言轻看了一眼,好像在处理论文,于是就不打扰他了。

    他自己担忧地看向窗外。

    不会下一晚上吧,他可没带伞。

    电脑的冷光在季远的眼镜片上反射,视野里几乎一片白色,他似乎写到了最终阶段,绷着的一口气终于放松下来。

    “我现在要出院。”他突然说。

    言轻正在看天,耳边冷不丁听见这句话,下意识点了点头,然后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

    “医生应该不会批。”言轻视线落在季远的固定器上。

    季远把论文写完,发了出去,他没有告诉言轻自己在这个实验室的工作全部结束了。

    “你不对我说些什么吗?”他问。

    言轻立刻道:“你去自首可以吗?”

    0126被他惊到了,言轻直接的时候果然不会丝毫弯弯绕绕,直接把要求怼脸上。

    但他说的很认真,一双漂亮的眼睛清澈透明,让人联想到小动物,的确很难以让人拒绝。

    然而0126没想到季远会答应,而且答应地这么快。“好。”

    言轻:“这个要求对你来说可能有点难……哎?你说好?”

    季远藏在银丝镜片后的眼睛沉沉如墨,没有任何情绪,仿佛刚刚说话的不是他。

    “但是我想现在就出院。”季远缓缓开口,“你可以带我回去吗?”

    言轻没有理由说不好,季远都这么诚恳了。

    也许是他觉得医院不安全,所以不想一个人再呆一个晚上。

    但是“你昨天才摔下楼,脖子都套上固定器了。”言轻委婉道,“宿舍的环境……会加重你的病情。”

    “有什么关系。”季远并不在乎。

    “那……好吧。”言轻点点头,问了一下护士就打算帮他办出院手续。其实他并不认为自己能成功,先不说季远的情况,他根本不是季远家属,估计很难让医生点头出院。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他居然拿到了出院单。

    这个医院是不是不太负责?他感到迷惑。

    言轻站在大厅里,冷光灯惨白的光线投落下来,映照着外面天气更加阴沉,大厅里的人越来越少。

    偶尔经过几个护士,脸色在冷光下都白地过分。

    言轻感到了一丝不舒服,匆匆加快了脚步。

    楼梯间,走廊里,甚至病房里,人越来越少。

    问诊台的护士昏昏欲睡,言轻有些紧张,停在问诊台前,窗外的雨已经倾倒下来,偶尔出现一道闪电,让走廊的灯都暗了暗。

    随着闪电砸下来的雷都没让护士清醒,言轻放弃了搭话,他本来是想找个护士一起走,他现在的经验告诉他,自己一个人很容易出事。

    “这还没到晚上呀。”他站在灯下,摸了摸自己露在外面的手臂,空调有点冷。

    0126:“也许……进入人鬼对抗阶段后,阴天的白天也不安全了。”

    言轻有什么办法,只能赶紧把季远这个拖油瓶领走了。

    不过万幸的是,手机看上去还有信号,他试着给季远打了个电话,对面发出“喂”一声,他放下心来。

    “没事,我帮你办完出院手续了。”他边走边道,“你还在房间里吗?”

    季远淡淡嗯了一声。

    “那我马上过去……”言轻犹豫了一会儿,多嘱咐了一句:“你自己小心点。”

    一路上灯光忽明忽暗,窗外雷雨交加,加上医院冷冰冰的氛围,都容易让人联想一些不好的画面。

    眼见季远所在的病房就在走廊尽头,亮着暖黄的灯,他松了口气。

    0126催促他:“咱们赶紧离开医院吧,我总有很不好的预感。”

    言轻:“我也有,唉,今天出门应该看天气预报的。”

    早知道下这么大的雨,他说什么也不会来。

    0126安慰他:“阴天你呆在学校也有危险,在医院里至少季远还是个货真价实的人。另外两个舍友……说句不好听的,你就当他们已经是个死人了吧。”

    言轻突然压低声音道:“嘘别说话了。”

    他双手交叉抱着系统,手心有点冒汗:“你有没有看到前面那个人,他什么时候出现的?”

    灯光闪烁了一下。远远的,一个人影突兀出现在闪烁的灯光下,灯光再次暗下来,人影又消失了。

    言轻硬生生刹住了脚步,背后汗毛炸了起来。

    他好像看清楚了那人是谁。

    灯光再次闪烁,人影鬼魅般出现在了离他更近的地方,眉眼分明,身边黑气缭绕,一双瞳孔里死气沉沉。

    仿佛里面埋伏了一只野兽,带着浓烈到深沉的贪欲锁住他。

    “真不乖。”

    贺砚寒对他露出一个笑,眼中无悲无喜。

    “你没有想过,如果再被我抓回去,我会怎么对你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