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完山中学
    所以他们这几天都在这具白骨的注视下上课。

    除了不在教室的齐问,其他人心里都有些发凉。

    江笑白注意到白骨腰部那里压着一本蓝色笔记本,好奇心作祟,他脑袋伸进洞里,将那本笔记本抽了出来。

    “喂,你没事吧?”众人都有些担心,围着他询问。

    “没事没事。”江笑白迅速把脑袋抽出来,然后将手中的笔记本摊开放到众人面前,“我去拿这个了。”

    笔记本是那种很少女心的浅蓝色,上面还贴着各种可爱的贴纸。里面甚至夹带着一枚树叶书签。不过因为时间已久,所以书签周围早已染上了一圈黑色。

    “应该是个女生。”江笑白一边打开笔记本的扣子,一边说道。

    心里给看人家笔记本道了个歉,江笑白开始迅速翻起来里面相关的信息,并且念给所有人听。

    【老师最近又骂夕夕了,唉,我还好,成绩中等,不会被注意但也不会挨骂,可是夕夕就被老妖婆给注意到了】

    【学委最近生病了,听说记忆力开始衰退,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和夕夕想去看看他,却发现原本留下的联系电话根本打不通,询问老师的时候被史老师拒绝了,说是我们现在要好好学习,其他的事情不要管】

    【我服了,张远那人有病吧,天天缠着夕夕说夕夕喜欢她,也不拿面镜子照照自己的样子】

    【校花说这两天身体不舒服】

    【天气好热,玻璃无缘无故裂开了,有一片碎片砸下来的,把校花的脸割伤了】

    【校花转学了……可能那件事情对她打击很大吧,她之后都没有再和我们联系,唉,朋友一个一个都离开了,我只有夕夕了】

    【张远这两天变化好大,瘦了好多斤,整个人看起来还很可怕,不过好在他不会缠着夕夕了】

    江笑白又翻了一页,后面全都是空白的纸张,但是两张纸之间能看到一些撕裂的痕迹。他将垃圾桶里补全的那张纸合了上去,裂痕刚好合在一起。

    考虑到齐问他们都不太清楚这张纸上的内容,他又重新念了一遍。

    “我觉得话里提了这么久的林夕应该是正确答案,应该要在她身上找问题。”齐问首先提出建议,他又再次问道,“真的没有其他内容了吗?”

    “应该没有了吧。”江笑白不确定。

    他拿起笔记本翻了翻,夹层里却掉出来一张照片。

    齐问先一步捡起照片,摊开放在大家面前的那张桌子上。照片正面是四个人的合照。最中间的女生齐耳短发,笑容开朗,正亲密地挽着旁边一个长相清秀的女生的胳膊。

    在他的左边是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生,不过他没有看向镜头,而是看向自己旁边一个长相极为好看的棕发少女。

    齐问感慨道:“这个棕发的姑娘就是校花吧,长得确实挺好看,可惜了,就是毁容了。”

    江笑白死死地盯着这张照片,不仅是他,只要是知道林夕的人都对这张照片处于不敢置信的状态。

    齐问没有注意到他们的不同,将照片翻到了背面,却见到上面正用红色的笔写了四个大字:“救救夕夕!”

    “这个夕夕应该是很重要的人吧,你们对他有印象吗?”

    “有,当然有。”江笑白难色难看说道,“然而问题是,林夕不长这个样子,反倒是和你口中的校花有些相似啊。”

    “啪嗒。”

    寂静的教室里,这一声极为明显。

    风从背后吹过,掠过耳畔,仿佛有人在背后吹气。女学生身体一僵,询问道:“你们刚才谁动了一下。”

    其他人迷惑:“我们没有动啊。”

    女学生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那我背后是谁啊?”

    “是我啊~”一个不属于在场所有人的声音说道。

    众人连忙回头看去。只见那静静沉睡的白骨正一点一点缓慢爬了起来。眼睛中还带着两抹闪过的鬼火。那脑袋赫然躺在女学生的肩膀之上。

    何源捞起手中的锤子用力砸飞怪物的脑袋,大声喊道:“快跑!”

    不用他提醒,其他人跑得一个比一个快。前面的人拥堵在一起,只能容两人进出的教室门却反而被堵住。江笑白早有准备拉着裴从安先从前门跑了,齐问几人尖叫着互相怒骂,终于在白骨爬起来前顺利逃了出去。

    齐问一跑出来就寻找裴从安的身影,想也不想跟着他一起跑开。裴从安能力强,还有能对付鬼魂的武器,怎么看都比他们靠谱。

    其他人也有样学样跟了上去。

    裴从安带着江笑白奔跑,时不时躲开走廊墙壁上伸来的无形鬼手。其他人却没有他那么灵活,时不时就发出一声哀嚎,继续捂着自己手上的胳膊逃跑。

    女学生跑到一半忽然摔了一跤,不等她继续站起来,后面追逐的白骨已经追上她,捏住她的衣领让她逃跑不得。

    “救命!”她放声惨叫,求助其他人。

    其他人回头看时却已经晚了。白骨手指划过女学生细嫩的肌肤,继而高高扬起手臂,用力向着她的脑袋划下。

    鲜血飞了满天,有一段甚至喷到了旁边的墙壁上,留下一段深深的痕迹。墙壁上的鬼影像是尝到了难得的美味,一部分不再追逐裴从安他们,而是像狗一样舔舐着墙面上的鲜血。

    女学生脑袋躺在地面上,犹带恐惧的双眸依旧静静盯着其他人离开的方向。

    众人却没有时间停下来为她默哀了,后面的鬼影追了上来,尝不到鲜血的味道就誓不罢休。

    “艹,这鬼东西。”沈颖削掉鬼影伸过来的脑袋,求助道,“老大,咱们往哪里跑啊?”

    裴从安低头看怀里的人,江笑白一脸若有所思,应该是正在思考关键的问题。他一脚踢开飞过来的胳膊,沉声说道:“等你五分钟,五分钟以后没要求我们就下楼。”

    江笑白没有听见他的话,此时他的大脑正在飞快运转。

    为什么林夕的长相和校花一模一样。

    很明显短发女孩和她挽着的那个女孩都没有棕发女孩好看。校花身份落不到两个人身上。校花是个外号的说法也可以排除,后来校花脸颊受伤以后女生的惋惜也是真实的。

    而且短发女生挽着的人,和林夕的发型分明一模一样。

    “我们现在得先找个办法将照片上的所有人都对上号,是不是得抓个学生询问啊。”江笑白抓了把头发,苦恼不已。

    裴从安:“去校长室。”

    江笑白迷惑:“为什么去校长室?”

    裴从安耐心解释:“那天我看到校长室和档案室连着,他们现在高三,档案室肯定会有相关的身份证明的。”

    江笑白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糟了,我家蠢白白是文化沙漠的事情暴露了】

    【白白看书明明挺多的,常识问题怎么这么缺乏啊】

    【呜呜呜别骂了别骂了,都是我的错,是我早年丢下白白让我的好大儿只能吃百家饭长大】

    江笑白抓住他胳膊:“那要是碰到那个校长怎么办。”

    裴从安拍拍他的头:“早点抢完,早点跑路。”

    没想到他在这种时候还能开玩笑,江笑白心情忍不住放松下来,回头冲其他人喊道:“我们要去校长室,不怕的可以跟过来。”

    何源和沈颖自然是跟上来的,至于齐问等人还想抱大腿,自然也跟着过来。

    校长室就在楼下,几人越接近那里,周围的鬼影越少,甚至有不少鬼影在见到他们跑向校长室的时候,飞快地逃走,再也不敢追他们。

    “这是安全了?”男老师一直很安静,这会忍不住开心询问。

    其余人表情凝重,没有他那么乐观。

    那些鬼影那么容易逃离,要么就是已经离开了他们的狩猎区域,要么就校长室里面的东西很危险,就连它们也不敢造次。

    “裴兄弟,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齐问一句话,就把他们划到了同一阵营。

    刚才裴从安护着江笑白的那一幕众人有目共睹,心里又酸又嫉妒。人家怎么就那么幸运,一下子就抱到了裴从安这个大腿呢。

    他们刚才多多少少都受了点伤,就裴从安和江笑白无事发生。裴从安还要战斗呢,江笑白直接都不用动弹就有人护着。

    裴从安:“进校长室,拿档案。”

    “进校长室!”齐问声音微扬,“有必要吗?我们不是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身份?”

    江笑白:“要确定一下林夕和校花的身份,这样才能捋清故事脉络。”

    齐问复杂看了他一眼,像是在看祸国殃民的妖妃。在他看来,裴从安是脑子昏了头才会听他的这个建议,那校长室这么危险,去了不就是送死吗?

    他摇头说道:“先说好,我是不打算去的,我也建议你们不要冒险。今天收集到的东西够多了,我们还是回去比较好,而且还有半小时就到十二点了,你们也不想栽在这里吧?”

    裴从安没有理他,安排两个下属:“沈颖,何源,你们看好小江,我拿到东西就回来。尽量离校长室远一点,我怕有危险。”

    沈颖和何源点点头。他们以前也是这样,一些比较危险的情况会由裴从安探路,他们负责接应。毕竟很多时候不是人多力量大,他们两人加起来都不一定是裴从安的对手,留在那里可能还会成为拖累。

    商量好之后的情况,裴从安就要独自前往校长室。

    江笑白:“等一下,裴哥,我有东西给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