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完山中学
    裴从安跳着躲开校长袭来的攻击。

    黑暗中看不见校长的表情,然而裴从安却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浓浓阴气。见到一击不成,校长低吼一声,身体如同一个发面馒头一样迅速膨胀起来。空气中传来无数个小泡泡鼓胀又破烂的声音,腐臭味仿佛贴在脸上。

    裴从安看着枪上的能量槽。

    已经用去了二分之一,要是在剩下的二分之一能量用尽前不逃出去那就麻烦了。

    消耗战并不是一个聪明的选择。裴从安当机立断,转身打向大门的把手。

    打出去的攻击撞上一层厚厚的黑气,被反弹回来。裴从安侧身躲过,白光反射到一个红眼学生身上,那学生凄厉惨叫一声,消失在众鬼面前。

    大概是同类死亡的场面太过惨烈,其他学生瑟缩了一下,齐齐向后退了一大步。

    校长厉声说道:“你们在害怕什么?我们是鬼,他是人,而且我们鬼多势众,他很快就坚持不住了。”

    校长长年积威,学生们不敢不听他的话,继续开始向裴从安发起攻势。

    四面八方的鬼魂扑了过来,裴从安毫不手软,枪.口对准向他飞来的鬼魂,身体在档案室中游转,寻找可以逃跑的契机。

    校长此时已经膨胀成了一坨烂泥的模样,他的身体庞大到让人无法忽视,脑袋甚至已经顶到了天花板,他的身躯上长出无数张脸,每一张脸都是一个怨魂的模样。当校长攻击时,他身上所有的鬼面都会发出咆哮,怨恨地在校长身上起伏,却又无法摆脱他,到了最后只能受到校长趋势,将所有怨气全都撒到了裴从安身上。

    “杀了他!”

    “杀了他!”

    异口同声的话语伴随着他们的攻击,连绵的精神攻击足够扰乱大多数人的行动。

    好在裴从安心性坚定,并没有受到干扰。

    即便如此,双方的战斗也陷入了胶着之中。

    门外,江笑白转来转去,时不时透过门缝想要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什么都看不到,里面漆黑一片,甚至连人影移动的痕迹都没有。

    沈颖有些着急:“怎么老大还没出来?”

    何源拿出自己的工具箱,往手上套了两个拳套:“实在不行,我们进去看看?”

    帮工惊喜地眨了下眼睛,却听旁边的男老师说道:“算……算了吧,要去你们去,我可不敢去。”

    帮工气愤地看了他一眼,眸中戾气转瞬即逝。

    江笑白握着手中的吊坠也拿不定主意。按理来说要是裴从安出事他的黄符应该也灭了才是,可是现在黄符那边他没有丝毫感应,也就是说裴从安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可是他能明显感觉到现在的校长室早已经阴气十足,里面恐怕危险重重,裴从安这么久没出来肯定是遇上了难以解决的危险。

    右手放到门把手上,江笑白做好随时进去的准备。

    “小江,你这是干什么?”何源发现他的动作,急忙走到他身边。

    江笑白脸色惨白,忐忑说道:“裴哥这么久没出来我有些不放心,再等一分钟,他要是还没有出来,我就开门去找他。”

    沈颖握着刀说道:“我们去就好了。”

    “没关系。”江笑白说道,“我运气比你们好,也去过一次校长室,而且你们可以跟在我后面接应我。”

    真要让这两人跟去了,他就算有东西也不好施展。骗过身边的人的眼睛容易,骗过镜头也容易,但两者同时做到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

    最中间巨大的怪物吐出一口脏污的黑血,裴从安躲过,一枪打在鬼面脸上。咆哮的鬼面立即碎裂成数块,于空中化成齑粉消失得一干二净。

    他横过枪身,上面只剩五分之一的能量槽让情况更加严峻。

    敌人人多势众,而且很难全部消灭,死了一批就有一批跟上来,他光是对付校长就有些吃力,更不要说这么多的鬼魂时不时的攻击。

    眼看着裴从安穷途末路,校长夸张大笑一声,身上鬼面也跟着“嘎嘎”大笑。

    不打算继续和面前的猎物过多周旋,校长发出最后攻势。一个个鬼面拖着恐怖的面容与细长竹筷一样的身体飞出,四面八方化作细长鬼影扑向裴从安,就要一举将他杀死。

    裴从安打掉最接近自己的鬼面,然后鬼面实在太多了,不是他一个人所能消灭。无数的鬼面蜂拥而至,在裴从安周围形成一个漆黑的半圆形屏障,将他扣在其中。

    眼看得鬼面成功,越来越多的学生也成为了那个黑色大圆的一份子,他们冲上去,想要将这个胆大包天的人类一举绞碎。

    校长微笑着欣赏这一幕,已经想象出到时候要将裴从安砍碎成数块,拼成舞台角色的那一幕。

    就是现在!

    门外,江笑白感受着黄符化为齑粉的动静,直接破门而入,径直走向校长室连接着档案室的那扇门。

    门内,耀眼夺目的红色光芒刺碎外面的黑色大圆,仅仅是缝隙中流出的一两道细碎光芒便刺得校长睁不开眼睛。

    他捂着眼睛,却挡不住红色光芒的攻击。在那种压力之下,校长无所遁形,只能让光芒一寸寸割伤腐烂的身体,在地面留下一摊摊黑水。

    终于,鬼怪形成的包围被红光刺开,持枪而立的红色少年头扎双髻,身披红绫,将面前妖邪扫射一空。

    “啊啊啊啊啊——”校长咆哮着后退,躲在陈列架后面,想要避开那无孔不入的红光。

    红色虚影闪烁两下,消失无踪。裴从安面前鬼怪早就已经四散逃离,他握着看起来颜色都淡化了两分的挂饰,正要找办法离开,外面的门却被人一把推开。

    江笑白苍白着脸,握住他的手腕拔腿就跑:“裴哥,快走!”

    裴从安来不及多想,只能跟着他一起离开。

    校长碍着刚才那一幕,只能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无能狂怒。

    两人逃出们的那一刻,整个校长室的玻璃在校长的怒火下全都碎掉,掉到地上化为齑粉。

    江笑白喘着气,来不及多说,直接招呼其他人:“东西到手了,快跑!”

    众人迅速向楼下冲去,只有帮工不甘地看了一眼校长的方向,最后也跟着一起离开。

    此时时间已经是十一点五十五,他们要在五分钟内进入宿舍。临逃跑的时候却出了意外。

    齐问紧跟在他们身后:“不行,我们今晚必须一起行动。”那些还握在江笑白和裴从安手里的资料不说,光是想到保安室的保安,今晚齐问说什么也是不愿意回去的,还不如跟着裴从安他们一起离开,这样还安全一些。

    裴从安也没有拒绝。学校的情况越来越危险,按照他的想法,最好就在今晚内找到学校里发生的问题,越早解决越好。

    人多力量大。

    “沈颖也一起过去,今晚很不安全。”裴从安看了一眼天上的毛月亮,终于理解江笑白那句猛鬼出没是什么意思了。

    今晚确实非常危险。

    众人达成共识,一起向宿舍赶去。

    宿舍的灯在十二点会准时熄灭,然而众人穿过长长的宿舍走廊时,却并没有感到任何的轻松。在每间宿舍都悄无声息的情况下,那惨白的灯光不仅没有安神的效果,还一直在提醒他们,很可能每一个宿舍的每一间窗户后面,都有一双双垂涎的眼睛正在注视着他们。

    “裴哥之前在陈列室遇到了离开的学生,他们晚上都会去档案室,而且很多都被裴哥打伤了,所以宿舍里的那种东西没你们想得那么多。”

    来的路上裴从安简单说了一下自己遇到了什么危险,光是听着江笑白就知道他不是很轻松。幸好走之前给了裴从安那枚黄符,不然到时候要救人还真的麻烦了。

    “抱歉,黄符可能被我毁了。”裴从安掏出挂饰,在他指尖流出一些灰烬。挂饰的颜色也浅了很多。

    裴从安不打算隐瞒他遇到的情况:“这个挂饰确实很厉害,当时我被鬼怪淹没,这个挂饰闪出了虚影,将那些鬼怪全都震飞,之后你就来了。”

    “没事没事,你闯进去是为了给大家找出路呀。”江笑白不在意摆摆手,拿出他的弹壳吊坠,“这个也可以物归原主了。”

    裴从安打量了一眼,又把东西塞回了他的手上:“先压在你这里,我认识一个朋友,他也认识一些道观的人,等这次回去我找他帮忙,看能不能画出差不多的黄符。要是实在找不出这个质量的,我会尽量给你多找几张。”

    江笑白眨眨眼。

    认识道士的朋友,看起来他之前还真的没有猜错,裴从安他们那里确实有与道门有关系的人,而且很可能就在他们武器制造部门。

    应该不是认识的人吧。

    希望不会翻车。

    “好啊。”他笑眯眯地收起吊坠放在衣兜里,“那等出去了,裴哥我们加个好友啊。”

    裴从安当然是答应的,点头应了下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