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白色古堡
    十一月末,壁炉里的火燃烧着,发出“噼啪”声。

    场内的九人坐在一起,互相观察对方。坐在首位的是一个高大的外国青年,黄发梳在脑后,翘着二郎腿,不屑地打量着他对面的一男二女。

    他身后同样跟着一女四男,全是和他一样的外国人,这样一来,坐在他对面的三个人就显得有些弱势。

    聂王警惕地看了他们一眼,和同伴交换了个眼神,没有理会这种挑衅。

    对面的人叫做克拉克,是世界树初级组织里顶尖的那一拨,尤其是克拉克,据说即将升到中级任务者。

    克拉克平日行事自大张狂,和其他组织关系也不好。现在他们只有三个人,却遇到了克拉克六人,这次的任务恐怕不轻松。

    正想着,古堡的大门被缓缓推开。开启的门缝中冷风一起跟着飞了进来,打着旋钻进人的身上,让屋子里的人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克拉克一行的一个暴躁男怒吼道:“还不赶快关上门。”

    得益于世界树的一些设置,他们就算语言不互通也可以交流。门外的人应该是听到了,连忙应了声好,忙手忙脚关上了大门,向他们走了过来。

    聂王这才看清楚那人的模样。

    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还好,是国人。来人看起来二十刚出头,穿着白色牛角扣大衣,毛绒绒的帽子戴在脑袋上,露出的脸颊白皙透亮,脸上还有微微被风吹过的粉色。

    青年双手捧着手机,好奇地看着他们:“你们也是古堡主人邀请过来的吗?我叫江笑白,是个主播。”

    江笑白捧起面前的手机到众人眼里,眼睛微弯,未语先笑,看起来极为讨喜。

    吸引其他人的却是他的手机。

    克拉克好奇勾唇:“任务?”

    江笑白愣了一下,目光在他们身上转了两圈,笑了出来:“对啊,任务是让观众老爷们满意,对不对啊?”最后一句他是冲着弹幕说得。

    【对对对,白白我们一定要好好逛逛这里】

    【呜哇白白我好想你啊,你那天突然消失都吓死我了】

    【白白这次来的是白色古堡?听说那里挺阴的】

    聂王旁边一个马尾女孩怜悯看了他一眼:“那你也太惨了,居然还有这样的附加任务。”

    江笑白仿佛没有听懂,乐呵呵说道:“都是为了工作嘛,生活所迫。”

    他这么乐观得在愁云密布的任务世界倒是少见,就连自视甚高的克拉克一行人都看了他好几眼。

    众人再怎么说也不熟悉,叹了两句就不说话了。江笑白也不是热络的人,于是在整个古堡一楼逛了起来。

    他是被古堡的人接送的。白色古堡建立在山顶,更难得的是这山顶居然有一片湖泊。那主人索性就将古堡建立在了这里。整个古堡临湖而建,景色优美。如今已是十一月末,山上比较冷,来的时候树上挂了一片霜,银装素裹,极为美丽。当然,这个环境也很适合杀人抛尸。

    江笑白在古堡中移动着,时不时和观众互动一下。

    “这里油画还挺多的。什么样的都有。”

    “旁边那些屋子还不能进去啦,得有主人同意才行,晚上主人说了禁忌以后,能去的地方我肯定不会瞒着你们的。”

    “谁骗你们了,我不是最宠粉主播了吗?”

    走着走着,江笑白在一幅画前停了下来。那是一幅非常著名的画——《最后的晚餐》。

    当然,这不可能是真迹,那副画远在国外,这不过是一副劣势的临摹罢了。这幅画很粗糙,和其他油画比起来就像是一个初学者所做,然而这个时候,挂在整个大厅最明显的地方,那么他自然是意义非凡。

    毕竟《最后的晚餐》里有位著名的叛徒——犹大。

    江笑白看了一眼他们的人数,目前十个人。要是再来三个那么这幅画代表的意义就更加耐人寻味了。

    “你也看出问题了对吗?”身旁走过来一个人,江笑白抬头一看,克拉克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身边,正两手插兜打量着这幅图,“你说我们中是不是也有一个犹大呢?”

    江笑白睁大眼睛,看起来傻傻得反驳道:“应该不是吧,先不说我们只有十个人,就说这里要真是有问题,会这么简单地表现给我们吗?这也太傻了吧?”

    克拉克被他逗笑了,不知道是因为他的傻话还是他天真的表情。

    “这只是一个初级副本罢了,没什么特别难的,就算遇到了特别难的地方,你也可以过来和我求助哦?我是克拉克,也许你听过我的名字?”克拉克颇为自得地扬起下巴,看起来对自己的身份很是得意。

    江笑白眨眨眼睛:“对不起,我玩游戏比较少,所以有些孤陋寡闻。”

    【哈哈哈哈哈哈,白白你笑死我了】

    【这个老外是在撩骚吗?谢谢,俺们白白不吃这一套】

    【克拉克是什么很厉害的人吗?没听过诶,说起来我们白白经过上次的直播人气暴涨啊,来了很多新粉】

    【裴大佬,裴大佬,你在哪里!我cp还没开始就已经be了吗?呜呜呜呜】

    江笑白望了一眼屏蔽,下意识反驳:“哪有这么巧呢,碰巧遇上裴哥。”

    【嘿嘿嘿,你居然只注意到裴大佬这条,你完了】

    克拉克被他无视,脸色黑得像是煤炭,却还是说道:“不认识很正常,不过我要升级中级任务者了,你要是有危险可以过来找我。”

    江笑白本来有些无聊了,听到他的话来了点兴趣:“这么说的话,克拉克你对游戏的了解更深一些了。”

    “当然,我们是比你们这些新人了解多一些的,而且我们也有接触到更资深参与者的渠道。”

    “好厉害。”江笑白捧场说道。

    克拉克刚才受损的自信心终于被弥补了一些,故作谦逊说道:“这不算什么,比起那些高级甚至是顶级玩家,我还有很大的进步。”

    江笑白得到了一些想要的信息,连忙打开备忘录用特殊符号记录下来。

    克拉克见多了他这种大惊小怪的新人,完全没有怀疑他别有用心。再加上江笑白有心引导,很顺利从他那里得到一些游戏的信息。

    而且江笑白发现在他没有威逼利诱的情况下,这种无意识的信息透露似乎更安全一些。上次他应该是查找世界树信息的时候被反击了,这会却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这就有意思了。

    两人看似相谈甚欢,惹得其他人不由得关注起他们。

    聂王一起的另一个女生小声骂道:“还以为能拉到我们这一边呢,没想到这么快就去抱克拉克大腿了,狗腿子。”

    单马尾女生说道:“乔颜!”

    乔颜噘噘嘴,握住她的手臂不说话了。

    等了许久也不见古堡的主人进来,最开始喊江笑白不关门的暴躁男不由得骂道:“这是要我们等多久,没礼貌的家伙。”

    仿佛是为了应和他的话,古堡的门再一次被推开。

    江笑白回头看去,走在最前面的可不就是那天送信的西装男人。对方身后还跟着三个人,都是人高马大的青年。而其中一个江笑白非常熟悉,正是分开了一段时间的裴从安。

    注意到他的目光,裴从安也将视线投过来,目光还在他和克拉克身上转了转。

    不知为何,江笑白莫名就有些心虚。
为您推荐